英特爾做晶圓製造很諷刺?張忠謀的感嘆與創新的障礙

台積電(2330)創辦人張忠謀今天應經濟日報大師論壇之邀進行演講,他提到稱霸世界半導體數十年的英特爾(Intel),如今宣布跨足晶圓製造服務,回憶當年他創辦台積電時,還曾爭取英特爾投資沒有成功。產業發展至今,他也覺得相當諷刺。

張忠謀說,早年他加入德儀(TI)時,當年英特爾創辦人諾宜斯、摩爾還在快捷半導體公司(Fairchild)工作,有一次他們去參加在華盛頓召開的國際電子元件會議(IEDM),那時他們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晚上一起喝啤酒,大家都很慶幸加入IC這個快速成長的產業,還一路唱歌走回旅館。

但是,當張忠謀於1987年在台灣創辦台積電時,諾宜斯、摩爾早已從快捷離開,並創辦了舉世聞名的英特爾,另外摩爾也在1965年發表了知名的摩爾定律。不過,當張忠謀去請英特爾投資時,他說或許是景氣不好、時機也不對,被他們拒絕了。但當時他的感覺是,「英特爾覺得晶圓製造做不大,對台積電是相當看不起的。」

如今,張忠謀講到這段歷史,可以說是既理直又氣壯,不只英特爾龍頭地位已大不如前,股票市值多年沒有增加,甚至還只有台積電的一半不到。另外,對比摩爾現在身體健康不好,至於諾宜斯、葛洛夫等人都早已離世,接近九十歲、身體很硬朗的張忠謀,還可以站著演講一個多小時,確實是相當不容易。

張忠謀談到台積電與英特爾這段小插曲,如今看起來也有許多值得玩味之處。當全球半導體嚴重缺貨,歐美日韓及中國積極投資半導體的當下,英特爾喊出要加強投資晶圓製造重振美國半導體產業時,確實有了一番新的時代意義。

其實,台積電創業之初,不只吃過英特爾的閉門羹,在業務擴展上也面臨很多挑戰。今年初,全球車用晶片缺貨,包括美、德、日等汽車大國都致函台灣政府,希望台灣晶片廠可以增產協助。

當時我寫了一段小故事,提到台積電最初的總經理魏謀(Kraus Wiemer)是德裔美國人,因此透過關係找到西門子半導體總部,希望能夠做西門子生意。結果雙方開會不到半小時,台積電的人就被趕出來。當時從台灣搭機到慕尼黑大約要20小時,結果,大家只好沮喪地再搭機回台灣。

台積電與西門子這個故事,很可能只是當年台積電吃過眾多苦頭的其中之一。如今德國政府要求台積電等晶圓製造廠優先供應他們晶片,從最初的看不起,到如今向沒有邦交的台灣政府請託,整個情節也與英特爾的故事有許多相似之處。

不過,這就是創新創業的常態。從這些例子可以看出來,任何創新都是困難的,每一個想要改變現狀的想法,都要面對嚴格的質疑與強力的挑戰,即使是像張忠謀這樣的人也一樣。

當年張忠謀從美國回台灣,已經擔任過TI、通用儀器(GI)等大公司總經理或執行長,擁有世界級企業專業經理人的光環,但張忠謀想做一件創新的事,仍要面對各方的奚落與瞧不起。

因此,這個故事讓大家理解,到底創新有多困難,又要面對多少考驗。而且,這種現象不會只出現在台灣,任何社會應該都是如此,創新的初期必然被冷處理、被拒絕,甚至被唾棄。

所以,許多目前正在創業的人,真的不必有太多抱怨,因為你創業時,很可能沒有當年張忠謀的光環,張忠謀56歲創業時都要受這種鳥氣,那你憑什麼要大家就立刻接受你?什麼創投基金都看不懂、什麼社會對不起年輕人,這些話就少說了,還是努力做出一些成績吧!

創業家只要想一想,若有一天,等到你的對手都倒下去了,你還可以站在講台上,告訴大家「我成功了,你們都看錯了!」就像今天張忠謀站在那裡,白髮蒼蒼卻中氣十足,我感受到的是一個相信自己信念,一直堅持努力,不曾被打倒的巨人身影。對每個創業家來說,光是這樣的榮耀,就值得你為自己的信念好好拚一回。

我認為,創新是如此不易,要讓大家接受創新也相當困難,尤其是對那些可能被革命掉的對象來說,更不可能接受創新帶來的改變,就像英特爾、西門子這種已在半導體業取得巨大成就的公司,不會接受台積電的晶圓代工創新一樣。

但是,那些可能被改變的企業可以不改變,但社會卻不必要如此。只要大家對創新抱著更寬容、更默許的態度,創新的力量可以發揮出來,這個社會還是會保有活力,依然可以繼續往前走。

最近一周,剛好虛擬貨幣市場也出現一個值得關注的新聞。一周來暴漲四倍,單日又大跌近三成的狗狗幣(Dogecoin),成為許多主流媒體批判的對象,例如說這些虛擬貨幣被少數人把持、是大戶對散戶割韮菜,又創造許多投機炒作的歪風等等。

但是,對於很多投身虛擬貨幣的人來說,這種批判言之不成理。事實上,狗狗幣在全球市值已達五百億美元,若放在台股企業中則可以排到市值第四位,僅輸給台積電、鴻海及聯發科。能在短短時間長出這種規模,它背後的現象值得一探究竟。

一位研究狗狗幣的朋友說,它不純然只是被炒作,在虛擬貨幣的社群裡,其實是一群中小企業主、慈善組織、創業家及娛樂產業的人士共同支持與使用,應用場景是在許多如Reddit等的社群網路媒體中,用來打賞、慈善捐助,甚至還有獨行俠隊(Dallas Mavericks)老闆開放球迷用狗狗幣購買門票與周邊商品。

對於像比特幣、乙太幣、狗狗幣這種數位貨幣,如今社會上不認同的人還是很多,即使就算狗狗幣市值再漲10倍到5000億美元,不相信的人還是會很多,因為這個世界就是大家都活在自己的同溫層裡,看不懂的還是看不懂,而且還要忍不住批判一番。

可是,虛擬貨幣背後當然有其非常重要的社會創新意義,別忘了,比特幣2009年橫空出世,原因正是當年華爾街搞出一個把全世界弄得烏煙瘴氣的金融風暴,比特幣目標就是要「去中心化」,對全世界央行毫無限制地灑錢印鈔,成為一個旗幟鮮明的反動力量。虛擬貨幣這個對抗力量永遠不會停下來,就如同想要改變的年輕世代,會不斷嘗試做出各種新東西,這種情況也一樣不會停止。

或許,今天很多排斥或不理解虛擬貨幣的人,可能就像三十多年前,摩爾及諾宜思看待張忠謀的台積電一樣。只能說,先知永遠都是寂寞的,而大部分人都不是先知,但至少不要讓自己變成那種排斥改變、畏懼創新、永遠食古不化的人。

張忠謀在演講的結論說,除了台積電外,台灣要找到另一個「護國神山」會很難,因為,要找到一個對全世界重要、且台灣又有高市占率的行業,而且台灣又要擁有潛在優勢,又是創新產品或商業模式,還要經過多年經營及努力,這些條件都要全部達成,他直言是「很難」。

要找到新的護國神山,當然很難,如果革命這麼容易,這個世界就每天都要動盪不安了。台積電這座神山實在有一點太大了,我覺得,或許現在檯面上的許多機會,像電動車或生物藥代工,不見得可以成為一座巨大的神山,但能夠建立起幾座小山丘或山嶽也不錯,這有待每個行業的人,都努力效法學習張忠謀的創新精神了!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