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向「非手機、非中國」策略發展 聯發科如何左踢高通、右打博通 再拉攏英特爾及超微合作?

朝向「非手機、非中國」策略發展 聯發科如何左踢高通、右打博通 再拉攏英特爾及超微合作?

近來受到美國制裁華為的衝擊,聯發科5G手機晶片出貨華為暫時受挫。不過,昨(9/3)日聯發科宣布推出5G無線平台晶片組,針對5G用戶終端設備、固定無線接取(FWA)、行動熱點等非手機設備發展。

今(9/4)日又宣布推出適用美國市場的5G旗艦型系統單晶片天璣1000C,將與美國5G電信系統業者T-Mobile合作提供服務。下周三(9日)則將聯合廣達、宏碁、Google台灣等公司,共同推動Chromebook產業鏈整合並推動「台灣教育數位轉型計畫」。

聯發科目前產品線有半數仍是手機晶片,至於客戶結構也以中國企業為主,如今以打進歐美一流客戶為目標,努力擴大「非手機、非中國」的業務,這是降低營運風險的重大嘗試,也是聯發科能否成為世界一流企業的關鍵一步。

聯發科3日宣布的5G無線平台「T750」晶片組,是針對疫情帶動遠距上班的趨勢下,市場對智慧手機的需求下降,反而是筆電、5G相關行動熱點及連網設備需求大增。

也就是說,未來平板電腦或筆電都可能處於「5G常時連網」的使用狀態,已擠身全球5G晶片雙強之一的聯發科,自然要把銷售目標從智慧手機轉移至筆電、平板等其他移動裝置上。

其實,聯發科早在去年11月就宣布要從手機跨入PC領域,並牽手重量級大廠英特爾,研發適用筆電的5G數據機晶片。今年8月初,聯發科推出第一款筆電5G數據機晶片「T700」,並預計2021年初,首波搭載英特爾CPU及聯發科數據機晶片的5G筆電就可以上市銷售。

如今,在英特爾已確定成為聯發科攜手結盟的對象後,另一家近來聲勢愈來愈大的超微,也正與聯發科密切接觸中,合作模式與英特爾應該很類似,預料雙方談成的機會也很大。

另外,聯發科與廣達、宏碁、Google台灣等公司要宣布的計畫,是以Google推動的Chromebook平台為核心,由品牌宏碁、代工廠廣達共同形成的上下游產業鏈,聯發科則是供應Chromebook處理器與電源管理晶片的供應商,為聯發科在筆電及平板電腦市場再打下新的灘頭堡。

除了前述PC市場外,未來聯發科若能再跨足到網通設備領域,吃到更多5G終端設備、固定無線接取、行動熱點等產品市場,等於是入侵了傳統上屬於另一家網通IC大廠博通(Broadcom)的禁地,這對聯發科分散非手機產品及非中國客戶的目標,也將大有幫助。

歷年來優異成績 全球前10大IC設計台灣入選3家

日前,拓墣產業研究院公布全球前10大IC設計業者2020年第二季營收及排名,其中聯發科位居博通、高通、輝達之後,以22.59億美元排名第四位。

此外,今年擠進全球前10強的公司中還有兩家台商公司聯詠及瑞昱,也就是說,全球營收前10強除了7家歐美商外,台灣企業也佔了3家,這是歷年來台灣很少見的優異成績。(見表一)

在智慧手機晶片市場中,目前聯發科最大敵手當然是高通,但是,高通近年來與客戶一直處於專利授權爭議與官司訴訟的緊張關係,已經讓產品向來是物美價廉的聯發科形勢大好。

8月11日,高通在舊金山美國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贏得一項反壟斷訴訟,得以繼續維持其獲利豐厚的專利授權業務,也不需與智慧手機業者重談專利授權協議。這項裁判推翻去年加州聖荷西美國地方法院的判決,當時高通被認定不當利用其優勢地位,嚴格控制智慧手機產業,被法院下令要改變做法。

高通過去對晶片客戶收取不合理的授權費,去年這類授權業務為高通賺進46億美元營收,這不僅讓許多客戶如蘋果、三星很反彈,還引來美國、中國、韓國及台灣等各國政府公平會的官司訴訟或是處以重罰。對於高通的作法,蘋果執行長庫克還曾經形容,「像是在賣沙發時,基於房子價格來定價。」

違反「王道文化」 蘋果、華為不想被高通綁架

如今,這個最新判決看似對高通很有利,但是這種不合理的收費模式若持續存在,官司訴訟又沒完沒了,只會讓客戶永遠處於被脅迫之中,對高通反而沒有好處。

高通的問題,其實就是長期與客戶為敵,完全違反宏碁創辦人施振榮先生常講的「王道文化」理論,如果一家供應商老是想佔客戶便宜,而非追求雙方共同利益及成長,這種供應商一定會被客戶唾棄,就算短期內不得不採用,長期也一定想辦法擺脫。

與高通生意往來頻繁的蘋果CEO庫克、華為總裁任正非,顯然心中都是這麼想,兩家公司也都努力朝自製晶片發展,不想被高通綁架。在高通與客戶關係沒有釐清前,正是聯發科大舉進攻新市場及新客戶的好機會。

更進一步看,聯發科與台積電向來都是台灣半導體產業之光,不過雖然兩家公司都是龍頭廠,但在產業競爭地位與客戶結構還是有些不同,其中聯發科客戶比重以大陸最多,但台積電美商客戶約占六成,此外聯發科一直面對一個強大勁敵高通,但台積電已經明顯遙遙領先對手三星。

有關聯發科與台積電的對比,在這次的美中科技戰似乎更加突顯。美國大力封鎖中國半導體業,對兩家公司帶來程度不同的衝擊,以銷售中國客戶及市場為主的聯發科,終究要面對客戶太集中的壓力測試,這應該就是近來聯發科努力朝歐美客戶及市場發展的主因。

所謂「天下大亂、形勢大好」,今年以來似乎就是如此,新冠疫情擴散把大部分公司的發展計畫完全打亂,但我採訪許多科技公司,卻發現不少行動積極的CEO,不只沒有停下擴充腳步,反而利用這次疫情進行數位轉型及體質改造,趁其他公司還處於兵荒馬亂時,趕緊進行過去多年難以展開的改革行動。

聯發科若能利用今年的機會,將客戶結構從原本華為、小米、Oppo、Vivo等陸商,再分散到歐美大廠如英特爾、超微甚至蘋果等一級客戶,聯發科的轉骨動作就可以算完成,這將是值得台灣半導體產業熱烈期待的大好消息。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