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專利布局 創新專利實力,幫助科技產業突破困局

最近 6 年,台灣每年投入研發 5000 億,卻要付給國際大廠的權利金介於 1100 億元至 1900 億元間,顯示台灣產學研每年投入龐大研發經費,不僅無法建立足夠的技術實力,甚至讓台灣長期都難以擺脫「技術入超國」的窘境。

文 / 林宏文

近 6 年來國內大學院校專利品質惡化,含金量不佳,加上政府與民間企業每年投入 5 千億元的研發經費,但至今台灣每年要付給國外的權利金仍高居千億元以上,台灣要如何擺脫技術入超國,並提升創新創業的動能,將是科技業能否轉型升級最重要的關鍵。

根據孚創雲端公司日前發表的研究顯示,台灣目前有 156 所大學院校,總計 4.7 萬名教師,6.4 萬名碩博士研究生,每年投入超過 90 億元研發經費,但是近 6 年來,台灣大專校院在美國專利的申請數量及品質都有惡化現象,而且多數專利均無法透過授權或技術移轉而將成果化為收入。

例如,以這 6 年來年說,台灣大學院校每年大約申請美國專利 1000 件,但 2013 年已下滑至 823 件,專利申請有逐年萎縮的情況。

若以 2010 年至 2013 年的平均值計算,台灣各大學每位教師每年平均產出 0.07 件美國專利申請,每位研究生每年平均產出 0.03 件美國專利申請。至於台灣各大學所申請每件美國專利平均約投入新台幣 860 萬元的研發經費,2013 年則上升至 1140 萬元。

至於在專利的品質上也有下滑情況,例如雖然專利被引證數有一定水準,但透過授權、技術轉讓、侵權訴訟及質押擔保等模式,將成果化為收入的效率也不佳,其中 6 年來除了有 5 件技術授權外,其他包括侵權訴訟、質押擔保等項目都掛零,也讓這些專利的轉換成金錢報酬的「貨幣化率」低於 1.5%,顯示台灣各大學的專利難有實際的含金量。

表 1:台灣 2009-2014 年教師與研究生專利產出比較
統計 2009 年到 2014 年各校所申請專利數量,依據各校師生(碩博士研究生)進行產出計算,取出前 15 名進行統計。

200920102011201220132014
台灣 TOP 15 專利申請學校專利數                 1,073                 1,124                 1,045                 1,023                    823                    295
教師專利產出0.1030.1010.0890.0940.0720.024
研究生專利產出0.0490.0550.0490.0280.0200.012

品質優先,數量其次

根據統計,2011 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每位教師平均產出 0.45 件美國專利申請,每位研究生平均產出 0.012 件美國專利申請,2011 年研發支出約 6.9 億美元,美國專利申請數量為 458 件,平均每件專利約投入新台幣 5000 萬元的研發經費。

從這些數字顯示,MIT 的教師申請專利件數明顯較高,但研究生申請件數較少,但從研發經費來看,每件專利所投入的金額將近是台灣平均值的 5 倍左右,顯示其對專利申請的作法是「品質優先,數量其次」。

另外,若觀察含金量部分,從 2009 年至 2014 年間,MIT 申請的美國專利貨幣化率約為 6.5%,至於全美大學的統計值也大約在 3% 上下,分別是台灣大學平均值的 4 倍及 2 倍左右。

此外,在此研究中也發現,這些專利在產業的分布上以資通訊硬體為大宗,其中半導體數量最多,約為軟體的兩倍。至於醫藥產業為第二大,以藥物製劑專利數量最多 ; 醫材產業以手術及醫療器械專利數量最多,但整體遠小於醫藥產業。也顯示產業分布與台灣發展新興產業政策不符,難以支持創新與創業的發展,更難以支持產業升級轉型。

表 2:全美大學研究經費與產出報酬率
觀察全美專利申請前 15 名學校,從 2009~2014 年投資報酬率約 4%。

年度200920102011201220132014
總贊助研究經費(單位:十億 USD)53.559.16163.765.162.8
聯邦資助研究經費33.339.1406039.137.9
企業贊助研究經費44.344.14.54.61
其他贊助00018.900
總收入2.32.42.52.62.452.4875
定期權利金1.61.41.51.91.61.6
現金股票0.02440.06340.06460.0640.0540.061
其他收入0.3620.4320.4490.4610.4260.442
報酬率4.7%4.2%4.3%3.4%4.2%4.0%
註:單位:10 億 USD。資料來源 AUTM(2013-2014 孚創雲端整理)

提升學研單位的專利營運效率

至於在台灣各大學的美國專利申請代理人(或事務所)的分析上,統計報告的結論是,台灣各大學所使用代理人皆非長期耕耘於特定技術領域的專業團隊,大多數僅是代為送件,而非實質處理專利申請案件。相較美國各大學所使用的專利代理人(或事務所)皆為長期耕耘於特定技術領域的專業團隊,並全程實質處理專利申請案,而且在該領域亦有甚多知名企業客戶,確實有很大不同。

孚創雲端公司董事長、也是國內最資深的專利律師周延鵬說,大學院校的老師沒有實戰、實務及實作的國際化經驗,專利合約、訴訟、標準專利等都是很專精特殊的領域,而且大部分學校都沒有引進專業人才,也沒有建立專利申請及產學移轉等事項的制度化管理,當然導致大學院校的專利品質及含金量等問題日益嚴重惡化。

既然問題如此嚴重,要如何解決呢?周延鵬建議,未來台灣大學院校應針對「嚴選研究題目」、「控管品質並慎選代理人」、「建立貨幣化機制」等三個面向,加速改善專利品質,才能提升學研單位的專利營運效率。

首先在嚴選研究題目部分,學術單位做自己想做的題目,不了解國際市場及產業界的需求,當然更無法配合國家產業政策,如此對產業發展及國家競爭力都有不利影響,因此周延鵬建議,未來學術單位的論文及申請的專利需嚴選題目,參考文獻也應涵蓋專利文獻,並透過專利文獻的分析瞭解產業發展趨勢,才能有助於產學合作與接軌。

至於在第二及第三個面向,周延鵬分析,專利即使有技術含量,但也有可能無法有效貨幣化,一方面是提交的專利說明書無法正確的保護技術內容,導致無法提升專利授權及貨幣化的機率,另一方面是學術單位缺乏專利營運人員與專業資訊,很難形成一個正向循環的回饋機制。

周延鵬認為,要解決第二個面向問題,建議學術單位要慎選合格的代理機構做為長期合作夥伴,運用美國的專業品質機制,確保申請美國專利的品質與價值。至於第三個面向,則建議導入來自美國太空總署(NASA)採用的技術成熟度(Technology Readiness Level,TRL)流程機制,並結合專業智慧財產的管理人員,將專利能夠真正發揮商業化價值。

外在境境惡化 博士班學生數下滑

除了大學本身管理的問題外,外在環境的快速變化,也成為大學專利品質無法提升的原因,國內博士班人數 5 年來明顯下滑,就是其中關鍵因素之一。

以最具指標的台大電機系為例,5 年來大學部學生維持不變,大約在 800 人左右,至於電機研究所學群的研究生人數,從 1100 人增至 1181 人,有微幅增加,但是居研究主力的博士班學生,5 年來從 757 位降至 478 人,少了近 300 位。

台大電機資訊學院副院長許博文說,近幾年來博士班的報考人數明顯愈來愈少,兩年前,台大電機資訊學院的博士班報考人數竟然少於招生名額,當時他非常緊張,趕快向別校詢問,結果沒想到還有學校報考人數掛零,才讓他了解,原來全台灣都是如此。「沒有博士班,學校的學術研究將產生重大危機,台灣產業的高級人才也會出現斷層。」他憂心的指出。
許博文提出七個原因來解釋這個現象,一是少子化的趨勢,預期明年報考大學將少掉兩萬人,10 年內將縮水 7 萬人。二是優秀高中畢業生流向美、港、星、中等大學,第三是國內學生就讀博士班的意願下降,四是國內薪資偏低,出國工作及留學不歸人數逐年上升,五是大學教師薪資偏低,不易聘請到優秀師資,第六是紅潮來襲,併購挖角興盛,七是韓國及紅色供應鏈的競爭。

不過,對於博士班學生逐年萎縮的問題,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倒是建議,少子化及國外大學搶學生等外在環境因素,對大學的衝擊已是多年累積的問題,但台灣的大學還是應該好好想出創新一點的辦法,例如到印度去找優秀學生來台灣就讀,也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之一。

擺脫「技術入超國」的窘境

除了大學本身面臨的困境外,產業界對專利技術的不重視,也是大學院校要接受的另一種挑戰。包括成功大學技轉育成中心主任張志涵、台大產學合作中心主任胡文聰等人,都認為台灣企業對於技術授權相當保守,因此在國內往往很難找到買主,通常是授權給國外企業才有較高的金額。至於為何會有這種現象,可能原因是台灣企業並非用全球市場的觀點在看技術的價值,或者有些企業本身就以代工為主,在轉型與技術升級上並非特別積極。

如果把問題範圍擴大到全台灣,目前台灣政府每年花在研發投入上超過 1000 億元,但年回收只有 30 億元上下,至於全部企業界每年更投入超過 4000 億元的研發支出,可是若計算這 6 年來,台灣要繳付國際大廠的專利及商標等權利金卻一直居高不下,每年都介於 1100 億元至 1900 億元之間,顯示台灣產學研各界每年投入龐大研發經費,不僅無法建立足夠的技術實力,甚至讓台灣長期都難以擺脫「技術入超國」的窘境。

周延鵬說,根據他的了解,自從 4G 開台後,台灣付給國外的權利金又大幅攀升,由於不少交易為了規避國內權利金要課稅 20%,因此就以國外公司直接付出去,這些是央行統計不到的數字,估計這樣的金額也在 1000 億元左右,因此若加到去年檯面上的數字 1236 億元,台灣一年對國外付的權利金高達 2200 億元以上。

專利權讓給廠商,再分配利潤

前工研院院長李鍾熙說,不論學術界或研究機構,專利實力要強,一定要有突破性的創新發明,要在產業鏈的上位做出高價值的創新,因此,若研發出的專利技術只是樹枝而非樹幹,那麼你的專利實力就不可能被重視。

也因為這樣的認知,李鍾熙在 2002 年起的工研院院長任內,積極推動院內朝向國際上沒有的技術或發明,經過多年的深耕,近幾年工研院陸續獲得全球百大科技研發獎等重要獎項。「創新需要長時間的累積,不能只是都注重短期的實用技術,還是要有人去做全新的東西,才能累積專利實力。」李鍾熙說。

此外,李鍾熙也認為,一般專利可以分成三類,第一類是用來攻擊之用,第二類是為了讓做生意可以有自由度(freedom to operate),因此會談交互授權,讓產品可以順利推出上市,第三類則是做為防守之用。他認為,台灣大部分的專利都是防衛性的,因此確實很難有含金量。

不過,累積多年與產學界接觸的經驗,李鍾熙覺得,很多大學雖然投入研發也申請了專利,但由於經費不夠,也沒有專家負責,許多專利都不知道怎麼用,確實很可惜。

另外,他也建議,很多學術機構與產業界談合作時,經常要把專利權緊緊抓在手上,但這並非最好的談判策略,因為廠商若沒有取得專利權,常常不知道怎麼談,也很難充分發揮專利的價值。「學術界最好的合作方式,是將專利權讓給廠商,再與廠商談一個分潤比例即可,這樣對產學合作的雙方都將是最圓滿的結果。」

企業透過購發,有時比研發更有效

從產業創新的技術源頭來看,美國大學一直扮演重要角色。例如 Google 的搜尋技術來自史丹佛大學,MIT 的多媒體實驗室培養出許多新創公司,10 月中旬美國法院宣布,蘋果公司因為侵犯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微晶片專利,賠償金額高達 2.34 億美元。這些例子都顯示,大學產生的專利技術不僅對創業有幫助,也能攻擊侵權者並成為創造高回收率的投資。

美國柏克萊大學教授 Henry Chesbrough,曾提出一個開放式創新(open innovation)的概念,意思是企業不一定要從頭開始做研發,透過併購去外面買到好的專利與技術,對公司的轉型與升級有更大的幫助。也就是說,透過購發(Acquire & Development),有時候比研發(R&D)更有效。

透過開放式創新的模式,讓企業不斷成長茁壯的企業有很多,例如思科、戴爾電腦、IBM 到寶鹼(P&G)等公司都是如此,有的是透過收購,有的則與外部研發單位連結合作,讓企業可以從外部取得更多創新資源,此時大學及科研單位的專利技術,就成為企業轉型升級最好的彈藥庫。

積極推動產學大聯盟、小聯盟

科技部也積極推動產學「大聯盟」與「小聯盟」,前者是邀請大企業提出前瞻性技術發展需求,由學界提供解答;後者則由擁有技術的教授主導,邀請中小企業參與產學聯盟,兩者都希望推動產學更緊密的互動,讓學界蘊藏的能量可以有更多發揮。

目前產學大聯盟共有 5 項計畫,至於產學小聯盟則有 106 項,連續兩年取得績優單位的交大電子工程系教授郭峻因團隊,由於研發出目前最夯的「先進駕駛輔助技術」,成為無人駕駛及半自動駕駛等趨勢下的重要技術驅動力,目前已與近 80 家廠商有技術交流,並吸引國內 IC 設計、系統設計、平台設計及研究單位等投入這個產學聯盟,去年更與 11 家公司有實質技術轉移與產學合作,累計授權金額已超過 2000 萬元。

交大郭峻因教授說,參與產學小聯盟的中小企業,只要繳交年費 20 萬元,參與門檻不高,有興趣的企業都可以參與,若真正對教授團隊的技術有興趣,可以談更深入的產學合作或技術授權等,這也讓產學小聯盟的交流與合作變得更具體且可執行。

連結矽谷的創新生態圈,走向國際

此外,近年來政府在鏈結矽谷的動作上也開始積極,希望透過矽谷的創投、加速器及科技社團的連結,讓台灣的創業團隊可以快速進行商品化,其中也包括推動台灣矽谷科技基金,預計 3 年內將有 90 億元的資金挹注。

一向被尊稱為「矽谷華人創投教父」的漢鼎亞太創投公司董事長徐大麟說,30 多年來,矽谷的成功模式在世界各地被複製,從新竹、首爾、班加羅爾、深圳、中關村、張江等地,但如今再回頭來看,美國不僅沒有沒落,如今矽谷不僅是創新的發源地,也仍是對全世界創新貢獻最多的地方。

徐大麟認為,台灣科技業要尋找下一波的機會,一定要連結矽谷的創新生態圈,只有走向國際舞台,與一流的人才同台競爭,才有機會走出困頓的局面。「台灣企業不要一直藏在台灣,這樣是拚不過別人的,也不要怕走到虎穴,入虎穴才能找到虎子,台灣若能在現有的基礎上,再充分利用矽谷的人才、環境與資源,我覺得未來仍是大有可為。」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