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強結盟爭霸 台商哪家壓對寶?DRAM股價飆漲 背後正醞釀超完美風暴

作者:林宏文

DRAM產業如今正掀起「超完美風暴」,由於需求激增、供應面又增加有限,股價欲小不易,只是,投資人在追逐DRAM熱潮時,仍須注意企業競爭力的消長,這才是決定長線股票投資報酬率的關鍵因素。

近來,全球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股票漲勢驚人,意味著產業景氣已走出谷底,迎向獲利復甦的一年。

不過,經歷這波金融海嘯後,DRAM產業不論是全球或台灣,都出現全新的變化。首先,從需求面來看,隨著經濟復甦,筆電及PC銷售恢復動能,DRAM需求也明顯上升,即使時序進入聖誕節傳統淡季,但DRAM價格竟然還能反彈,也可以看出需求面的強勁,已明顯超出預期。

Win 7 推升DRAM股股價

這波DRAM上漲,主要推升力量還是來自微軟的作業系統 Win 7,這個產品採六十四位元設計,較過去三十二位元明顯升級;是微軟近十餘年來較成功的產品。微軟上一波掀起熱潮的作業系統,已要回溯至一九九五年推出的 Win 95,它讓DRAM步入史上獲利最好的黃金時代。

事實上,由於微軟在上一代的 Vista 實在太失敗,讓電腦產業很失望,DRAM的成長預期也落空。儘管這次微軟對外一直強調 Win 7 無須硬體升級;但事實上,大部分電腦原本配備四GB(十億位元組)記憶體,目前大部分都已提高到八至十六 GB,Win 7 實際上是一頭「吃DRAM的怪獸」,這是需求暴增的另一個原因。

此外,從供應面來看,更是決定此波景氣復甦的關鍵因素。在這波不景氣淘汰賽後,到底全球DRAM的供應面有何變化?

首先也最重要的是,全球DRAM大廠已從五個集團變成四個,最大輸家當然是被淘汰出局的德國奇夢達。至於最大贏家,依然是南韓三星,○九年第三季,三星已有四成的產出都採五X奈米(五十到五十九奈米的製成技術,文章後面的四X、六X意義也相同)世代的技術,並且已進入四X奈米的試產;這個速度已明顯領先其他廠商,龍頭地位更加確立。

至於剩下的三個集團,實力也已清楚分出高下,美光在這波調整中取得最大利益,把海力士及爾必達明顯拋到後頭。

為何美光能夠拉開領先差距?主因是美光在這次景氣最壞的時刻,從奇夢達手中取得南亞科與華亞科股權;從過去沒有台灣的代工盟友,到如今取得台灣財務基礎最雄厚的台塑集團資金協助,不論是在資本結構、資金動能、技術開發及量產速度,都已明顯領先。

未來,美光的研發加上南亞科及華亞科的製造,讓美光集團如虎添翼,在產業中實力大增;另外傳統上美光擁有美國政府及英特爾等半導體巨擘的支持,等於取得最佳戰鬥位置,有機會緊咬並牽制持續坐大的三星。

聯盟美光 台塑幫未來可期

由於美光研發及投資速度最快,也讓南亞科及華亞科的製程及量產進度超前,一○年將全力轉進5X奈米,到第四季甚至可少量投產4X奈米,在國內DRAM廠中進度最快。

依據進度,南亞科及華亞科於一○年二月,全部轉換為六五奈米與五○奈米製程。依目前機器安排及安裝速度,六月前十台五○奈米製程新機器可全部安裝完畢,且六至八台可正式投產。

南亞科預計一○年第二季時,旗下月產能三萬片的十二吋廠,全數以五○奈米製程投片,第三季所有產出都是五○奈米產品;至於 DDR3 產品比重,將由目前的三成至四成,至一○年第一季末提升至五成以上。

其中,南亞科又比華亞科要好,主要是華亞科未來的角色是代工廠,在景氣好轉後收的是代工費,沒有太多增值(upside)空間;南亞科則擁有華亞科股權及產能,又與美光共同擁有四○奈米的開發技術,未來DRAM上漲,南亞科獲利會最大。

至於海力士與爾必達,目前都遇到困境,但海力士的情況比爾必達好。海力士○九年底已有四成的量產是以五○奈米為主,並開始試產四○奈米技術,這個進度只比三星晚大約一到兩季。

○一年曾陷入財務危機的海力士,在這波金融海嘯中,受惠於韓元貶值,財務狀況比日商爾必達稍好,但資本結構仍不太健康。○一年韓國政府協調三大借款銀行以債做股,但並沒有實質資金流入海力士,導致後來依然大幅增加借貸,負債依然比股本大,資本結構仍不健全。

此外,由於三星一直將海力士視為勁敵,想盡辦法排擠海力士。因此原本海力士與茂德結盟,並計畫授權五X奈米製程技術給茂德;但三星利用政治力量,在韓國政界運作,通過《敏感性科技保護法》,限制海力士把技術移轉給茂德,讓自身難保的海力士,同時失去茂德這個台灣盟友。如今茂德倒向爾必達陣營,對海力士其實也不是好事。

此外,海力士目前在DRAM及快閃記憶體(Flash)都投入研發與量產,其中 Flash 的投資及開發進度速度較慢;以海力士的體質,未來能否同時兼顧兩大事業部,或是選擇退出 Flash,只聚焦在DRAM產業,還值得觀察。

最讓人關注的是日商爾必達。因爾必達在台灣的盟友包括力晶、茂德與華邦電,占了台灣DRAM產業半壁江山,因此,爾必達到底有多少能耐,也代表台灣這些盟友未來有無前途。

但事實卻相當殘酷,在經歷這次金融海嘯後,日本各大企業都明顯落後韓商,在DRAM產業也是如此。爾必達在金融海嘯中一度出現財務危機,只得向日本政府申請紓困;後來雖取得日本政府支持的銀行貸款,但仍以借款為主,並非股權挹注,在資本結構上也呈現債比股大,與海力士情況類似。

更致命的是,由於爾必達在金融海嘯期間缺乏資金,因此在研發及量產進度已出現落後,只能進行六X奈米的微縮製程,在五X奈米世代則無力投資。即使如今景氣回升,但未來新的一年爾必達宣布將投資六億美元,這個金額與其他大廠相比也是偏低,顯示爾必達繼續投資的動能還沒全部恢復。

雖然爾必達社長坂本幸雄多次強調,六X微縮技術仍有很強的成本競爭力;但因其他競爭同業已把製程推向五X及四X世代下,爾必達壓力將愈來愈大。

爾必達技術落後連累台商

工研院ITIS產業分析師彭國柱表示,台灣DRAM產業此次陷入危機,主要有四個原因,一是需求不如預期,包括高估 Vista 上市帶動對DRAM的需求,以及高估北京奧運帶來的消費榮景。二是供給擴張太快,期待在十二吋晶圓廠世代交替完成前以優勢產能逼退對手。第三則是低估三星確保DRAM產業龍頭的決心,在情勢最危急時,三星「 kill Taiwan(幹掉台灣)」的策略幾乎快得逞。

至於第四點、也是最關鍵的原因,就是技術的失誤。像韓國政府限制海力士技術移轉,讓原與海力士合作的茂德中斷技術來源而奄奄一息;而奇夢達的 Trench 技術在關鍵期垮下來,不僅本身因此黯然退出產業,也讓南亞科與華亞科出現技術空窗期。

至於爾必達在製程技術的發展落後三星,也讓原本氣勢最盛的合作廠商力晶及瑞晶,跟著出現落後的狀態。

由於國內目前除了南亞科及華亞科與美光結盟外,其餘廠商包括力晶、茂德與華邦電,都已成為爾必達陣營的成員;在爾必達量產進度落後下,相關的聯盟成員,技術推展的壓力也是未來最大的問題。

至於在DRAM模組產業部分,反應速度向來比製造廠更快,因此,在製造廠還處於明顯虧損時,模組業者的獲利就已快速出現。例如從○九年的第一季起,包括創見、威剛、勁永等業者,都已明顯轉虧為盈,每股稅後純益分別為二.三元、二.一一元及一.二元,之後也每一季都獲利;其中創見及威剛,全年都有大賺一個股本的機會。

模組產業向來與DRAM製造廠關係密切,必須從DRAM廠取得充分貨源,巧婦也才有米炊煮;只是,如果台灣DRAM製造業實力每況愈下,DRAM模組業的生存空間也將被壓縮。韓商向來喜歡自己掌控產業上中下游,未來台系模組廠商必然更加辛苦。台灣沒有趁這波金融海嘯完成產業整併,未來要付出的代價一定不小;只是現在模組廠股價拚命漲,恐怕也沒人管兩年後才會發生的事了。

DRAM產業歷經金融風暴後,如今內部也已掀起一個「超完美風暴」;未來兩年,由於需求激增、供應面又出現大變動,產能增加有限,DRAM股價欲小不易。只是,投資人在追高時,仍須注意企業競爭力的消長,這才是決定長線股票投資報酬率的關鍵因素。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