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跑六公里,就能跑二十一公里」我的交大單車之旅

文 / 林宏文

「你們交大人真是一群瘋子啊!」第一次跟太太提到,我想和交大校友一起去騎腳踏車的想法時,這是太太給我的第一個反應。

農曆年前,一次北區校友會聚會時,就聽到交大為了今年八月落成的台南校區光電學院,希望發動一次校友騎腳踏車募款,而且行程是從台北騎到新竹,再從新竹騎到台南,全程超過四百公里。

跑新聞這麼多年,我從沒看過一個募款活動,可以這麼新鮮有趣,又兼具環保、健身甚至自我挑戰,而且,活動還是由母校主辦,一時間,我就開始心動,自己要不要參加?

對我來說,雖然平日有跑步或游泳的習慣,但卻很少騎腳踏車,通常只會帶著小朋友到公園騎幾圈,就回家了。一上路就要挑戰這種長途的行程,心裡面當然很猶豫,擔心自己無法完成。

但是,內心一股渴望參與的衝動,不斷地在腦中反覆盤旋,大學時代爬山的回憶又全部回來了。記得大四快畢業時,與幾位登山社同學去爬山,一下子就愛上那種人跡罕至、完全不受污染的原始美景,短短幾個月就瘋狂地爬了十座百岳。之後畢業了,大家各分東西,工作、結婚、生子,緊湊的生活,讓我很難再抽空參與這種活動。

但是,完成一個挑戰與夢想,仍不斷地在腦中磐旋。最後,我終於還是忍不住,下定決心要參加,並且跟老婆大人說,雖然家裡有老有小,但我還是決定去了。我還回答她說,「交大人確實是一群瘋子,但是如果沒有這群人,每天像瘋子一樣兢兢業業地努力工作,怎麼會創造出台灣電子業現在的奇蹟?! 更棒的是,我還有機會跟這麼一群瘋子,一起騎四百多公里,這會是從學校畢業近二十年來,一件最令人瘋狂痛快的事!」

其間,不少學長不斷打氣與鼓勵,包括 PayEasy 董事長蔡孟峰學長、悅智全球顧問公司董事長黃河明學長、新校區推動小組召集人暨材料系教授林健正、晶泰科技董事長李進洋學長等,都積極邀請校友一起參與,想到他們的年紀都比我大很多,更讓我覺得沒道理不參與。

說服了自己,也說服了太座,於是,我就跟著這群交大瘋子,從台北騎到新竹,接著又從新竹騎到台南,總計騎了超過四百公里,超越自己的極限。沒想到,我真的做到了!

談到自己的運動經驗,去年十二月底,我第一次參加 ING 台北國際馬拉松路跑的經驗,給我一股挑戰自我的信心,也是我決定參與交大騎車募款活動的另一個原因。

平常,我一周大約慢跑二、三次,通常是繞著大安森林公園跑三圈,一次大約六公里,去年初,一位好朋友就跟我說,要邀請我一起去跑 ING,而且他要我報名半程馬拉松,也就是二十一公里的行程。當時我跟他說,我平常最多只跑六、七公里,擔心自己體力不好,可能跑不完。

不過,這位朋友跟我說,「你若能跑六公里,就能跑二十一公里。我自己就是如此,而且已連跑三年了。」我聽了半信半疑,最後想想,若真的跑不完,體力撐不下去,就在半路上攔一輛計程車坐回家。都四十幾歲的人了,沒有必要打腫臉充胖子,家裡老小都在等著我回家,於是,我就跟著朋友的公司一起報名了。

由於工作繁忙,事前也沒做什麼功課,跑步當天,我才問朋友,到底二十一公里的路線是怎麼跑的?結果一聽差點昏倒,原來行程是從市政府跑到仁愛路的另一端,再接中山北路一直跑到大直,然後再轉到內湖,上堤頂大道後跑了一大段,再折返回來,接著下高架橋到基隆路地下道,再轉回市政府。

這麼漫長的路程,連開車都要開很久,怎麼會只有二十一公里?!

果然,鳴槍起跑後,就覺得自己的步伐愈來愈沈重,整個過程真是辛苦萬分,完全沒有平日跑公園那種輕鬆自得的感覺。咬著牙,撐到最後,到了基隆路地下道最後那段上坡時,雙腿已經快要沒有知覺,繞到仁愛路終點前,還聽到警車鳴笛要大家讓開,原來是跑四十二公里的女子組冠軍肯亞女選手已抵達終點線,而且還用跑百米的速度衝線,體力好到實在令人嘆為觀止。

第一次參加半程馬拉松的路跑,我最後用二個半小時完成,朋友還理直氣壯地跟我說,「你看吧!你能跑六公里,就能跑二十一公里啊!」我只能苦笑,這段過程的艱辛,只有自己最清楚。跑完後,我的腿酸了一個禮拜,走起路來隱隱做痛,不過,精神上卻一直保持很亢奮的狀態,逢人就說,我真的完成了一個夢想。

享受過程,其實比追求結果更重要,我做運動的過程正是如此。在 ING 的跑步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有趣的畫面,例如警專學生排成整齊隊伍,行進間還能夠高喊答數 ; 也有特意在造型上裝扮的日本朋友,其中一位還背了一把長劍,我跟朋友開玩笑說,他該不會若跑不到終點,就準備切腹吧!

此外,有些企業員工也充分利用這個場合搞創意,我看到台積電的慢跑社,就做了四個大大的英文字母 tsmc,一個人背一個字,併排地跑,後面還有幾位慢跑社成員準備等著換手。

同樣的,這次與交大校友騎車,過程也是非常有趣,由於參與者的年齡層從二十到五十歲都有,因此行程安排得很寬鬆,中間休息時間及次數都很多,沿途風景又漂亮,休息時還可以找人聊天,因此,雖然這是一段漫長的旅程,但過程卻精彩有趣,一點都不無聊。

在整個過程中,我也有一些小小的體會。尤其是在上坡的路段,雖然捷安特的車子很棒,可以換成省力的小盤,但要往上爬依然是很大的考驗,我的經驗是,上坡時再怎麼用力踩,速度只能稍微增加一點點,但下坡時只要順著風,輕輕踩動踏板,速度就可以加到很快,因此,在上坡時落後的,可以在下坡時努力趕回來。

這個經驗,也讓我想起財訊文化事業社長孫文雄先生說過的話,他一手建立財訊媒體集團,同時也因為投資股票及房地產而成為一方巨富,他在一次的演講中,提供一句非常簡單但寓意深遠的忠告,他認為,投資最重要的原則是:「與時俱進、順勢而為」。

沒錯,「順勢而為」,就是在逆風時,穩健前行,熬過最辛苦的階段後,待順風一起,就可趁勝追擊,擴大戰果。至於「與時俱進」,不論是對個人或企業都一樣,能夠不斷地調整自己,抓緊時代的脈動,精益求精,凡事沒有不成功的道理。

對於即將在今年九月開始招生的交大光電學院來說,這兩句話更是很棒的註解。過去,在台灣資訊業的發展歷程中,不論是在資訊、半導體、光電等領域,交大一直扮演領頭羊的角色,不僅創造出產業的輝煌成就,交大的人才也在各企業成為一時菁英。

而位於南科的交大光電學院,如今更可趁著風勢,讓國內的資訊產業更進一步發揚光大。過去台灣投入相當多的資金在資本密集產業,但是,在此波金融海嘯發生後,我們卻發現,許多產品或技術沒有差異化的企業,面臨嚴重的財務危機及經營困境,深陷在靠殺價競爭的「紅海」戰局中,這是目前台灣不少企業都或多或少面臨的挑戰。

因此,交大光電學院要發揮的是小而美的關鍵力量,在台灣科技業的發展上,展現出另一股創新的力量,讓原本已有基礎的產業進一步升級。此外,環保節能的趨勢,不僅已是時代潮流,其實更是這一代責無旁貸的責任,光電學院在三個新系所的推動下,也有機會讓台灣擺脫紅海戰局,駛向更遼闊的藍海。

結束這段挑戰後,我個人最大的心得是,每隔一段時間,都要給自己設定一個看似達不成的目標,勉強盡力地去完成,也許過程痛苦萬分,但結束後卻有如脫胎換骨,好像完全換了一個人似的。當然,要接受挑戰,平日的鍜鍊是不可或缺的,我想,若我平日沒有保持運動的習慣,這樣的目標是根本沒機會完成的。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很大的潛能,只是沒有機會讓它發揮出來。「你能跑六公里,就能跑二十一公里」,沒錯,對很多人來說,或是站在起跑線的交大光電學院,這都是一句非常適用的話,希望每個交大人,以及每天兢兢業業在自己崗位上的人們,都有勇氣接受挑戰,實現自己的夢想。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