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四郎與魔鬼黨,誰搶到那支寶劍?台灣動畫電影如何重新包裝走向市場

諸葛四郎 - 英雄的英雄

「諸葛四郎與魔鬼黨,到底是誰搶到那支寶劍?」這是羅大佑作詞作曲的《童年》這首歌中一段歌詞,很多人都能朗朗上口,歌詞提到的主角「諸葛四郎」,就是葉宏甲在60多年前創作的「諸葛四郎」漫畫,如今更改編為動畫電影<英雄的英雄>,並在今(28)日於院線上映。

24日晚上,我有幸先觀賞了這部動畫電影的首映,在西門町國賓戲院,數百個大人與小孩一起跟著劇情起伏,笑聲與叫聲不斷。這部漫畫曾是很多三四五年級的共同記憶,後來被紙風車劇團改編成舞台劇,到全台偏遠鄉鎮演出35場,那個晚上,諸葛四郎這位小英雄似乎又復活了,回到更多人的心中。

看完電影,在走回家的路上,心中有不少感觸。我思考的是,台灣的動畫電影有沒有機會呢?一個60多年前曾經活躍過的漫畫人物,想要重新包裝走向市場,被更多人接受,到底需要經歷多少煎熬與考驗? 

把舊時代的漫畫人物IP做改編,當然有許多挑戰,困難度在於,如何讓角色既忠於原著,又不能全部照抄,還需要賦予時代的新意義,或是加入現代化的元素,這些都不是很簡單的事。

(葉宏甲與全家人的合照)

談到這裡,不免想到漫威(Marvel)的故事。如今紅到發紫的漫威,其實是一家曾經宣告破產倒閉的公司。漫威在美國的60至80年代相當受歡迎,當時的漫畫故事結合並針砭時事,例如二戰爆發、種族歧視、同性戀等議題。

不過,九O年代後,競爭者出現、網路興起,收集漫畫不再是美國孩童的興趣,漫威也在1996年宣布倒閉,當時,漫威把手中擁有的X戰警、蜘蛛人、驚奇四超人等IP陸續賣掉,清償債務,手中只留下美國隊長與鋼鐵人兩個人物IP。後來,漫威孤注一擲,將僅剩的資源,投入鋼鐵人電影的拍攝,並於2008年上映,沒想到由小勞伯戴尼主演的鋼鐵人一炮而紅,漫威才從谷底翻身。

鋼鐵人東尼史塔克這個漫畫角色,最初被塑造成一個對抗共產主義的英雄,當時的故事發展就是越戰時期,但2008年重新開拍時,場景已換成現代,而在人物塑造上,小勞伯戴尼本人皮皮的、壞壞的特色,卻讓鋼鐵人這個角色加進了現代的元素,小勞伯戴尼也跟著鋼鐵人大紅,演藝生涯重新站上高峰。

(英雄的英雄劇照)

與鋼鐵人很類似的是,諸葛四郎一樣是60幾年前的漫畫英雄人物,如今改編成動畫電影,除了忠於原著的英雄角色外,也融合一些新的元素。

其中,紙風車改編的舞台劇,是到全省各偏鄉演出,許多家裡的老老少少搬著板凳來觀看,大家可以想像那個環境及氛圍,加入馬許多在地化的搞笑打鬥情節,還有讓大家笑得東倒西歪的幽默對話,把許多大人小孩逗得很開心。在改編成動畫電影時,這些素材也都被加進來了。 

比較不為人知的是,鋼鐵人是在美國對抗共產主義的時代誕生,而葉宏甲創作諸葛四郎的時代,正值台灣白色恐怖年代。

葉宏甲的兒子葉佳龍回憶, 因為當年的出版審查制度,即使是很簡單的好人打敗壞人的故事情節,都會被再三關注刁難,像魔鬼黨壞蛋為何要戴面具?漫畫中為何出現恐龍?甚至連寶物都禁止出現。由於漫畫如果被禁,所有努力都將付諸流水,嚴格的出版法,讓父親在創作過程中必需做許多自我審查,期間努力撐過了六、七年,最後還是不得不放棄創作。

此外,台灣發展動漫電影,還有另一個限制,就是經費永遠不夠,只能用最少的資源做出最佳的品質。

葉佳龍出身電子業,可以在四年內燒五千萬元,這在台灣動畫電影製作中,已經算是很大的手筆了,但比起國際級動畫片,當然還差得很遠,迪士尼一部動畫電影就可以出動400人的動畫團隊,但《英雄的英雄》只有25人,要如何在有限資源中做到最好,這是很大的挑戰。

葉佳龍說,他與團隊仔細研究過好萊坞製作動畫的方式,想辦法用更省錢的方式做創新,最後邀請從未做過動畫長片的製作團隊加入,以動態捕捉技術還原舞台劇演員幽默且靈活的肢體動作。而他自己就擔任產品經理的角色,嚴格控管流程與進度,把品質及細膩度做出來。

最後,這部動畫電影,背後還有一個兩代間的動人故事,流露著感情與傳承的雙重意義。

(漫畫家葉宏甲創作時的樣子)

回想父親的工作,已在全世界許多重要公司工作過的葉佳龍說,想當一位漫畫創作者,不只要會講、會畫,還要會寫,非常不容易。他到現在都還記得,父親創作時,會一邊聽著貝多芬的田園交響曲,整天就坐在書桌前,不斷地動腦筋及作畫,那是他童年最深刻的記憶。

葉佳龍回憶,父親葉宏甲從小接受的是日本教育,當年收了十二個徒弟,父親待這些徒弟有如家人,每天徒弟都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吃飯與生活。每一位學徒在學成那一天,父親都會訂製一套西裝,外加一個紅包送給他們,也祝福他們從此出去自立門戶,展開自己的事業發展。

葉宏甲有四個小孩,葉佳龍是老大,另外他還有三個妹妹,由於家裡就住在台北西門町國賓戲院附近,所以父親就常帶著孩子去電影院,看了許多怪獸片、間諜片等。而父親做任何事都是全力以赴,要把事情做到最好,這也成為他日後求學與工作的座右銘。「每個人心中都有英雄,而父親就是我的英雄!」

 葉佳龍也提到,父親雖然是很有成就的漫畫家,但很小的時候就告誡葉佳龍,不要走他的路,只要他從醫生及工程師兩個之中選一個職業。很會念書的葉佳龍考上交大電信系,後來又到美國念了電子學博士,後來加入美商蘋果(Apple)公司及威訊通訊,曾經創過業並被新加坡Creative Lab收購,還擔任美商羅技電子公司的董事,一輩子都投身在高科技及創投業。 

葉佳龍說,父親在三十年前過世後,想到父親在審查制度中苦撐那麼久,也讓他有長達十多年的時間,都不願意再去翻看父親留下來的漫畫。但等到人生閱歷更豐富後,他終於決心放棄高薪的工作,轉身投入動畫產業,希望台灣人再想起諸葛四郎這位英雄,讓父親的夢想能夠實現。

這是一個屬於兩代之間濃濃的感情,還有兒子想完成父親的夢想,把台灣的英雄故事推向市場的企圖心。至於這個目標能否達成,或許就要看今天正式上映的《英雄的英雄》,能否重新擄獲老中青三代人的心了。

(以上圖片皆由葉佳龍提供)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