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級大老趙宇天出任永昕獨董 台灣生技業將有大事發生?

生技天王再戰高峰趙宇天兩度創業背後的救命恩人- 林宏文
泰福生技創辦人趙宇天,前年起陸續缷任泰福的執行長與董事長職務。(照片:林宏文)

永昕公司 5月底召開股東常會全面改選董事,美國學名藥天王、泰福-KY創辦人趙宇天成為新任獨立董事。晟德、永昕董事長林榮錦表示,此舉宣示,永昕在後疫情時代全球生物藥CDMO(專業醫藥委託開發暨生產製造)市場上全力衝刺的決心。

這則新聞並未引起市場太多關注,不過,這個獨董任命案,涉及國內三家重量級生技公司晟德、永昕及泰福,更與多位生技大老的策略布局有微妙關聯,背後還透露出台灣CDMO產業可能的發展方向,值得進一步分析。

趙宇天博士是生技產業的天王級人物,早年他在美國創立華生藥廠,曾躋身全美第三大學名藥廠,是擁有七千多名員工、市值超過千億美元的大集團。華生後來出售給全球學名藥龍頭以色列梯瓦製藥(Teva),趙宇天從高峰退休後,2013年,他看到美國開放藥廠在專利保護到期後可以製造生物相似藥,於是便在台灣、美國兩地又創辦泰福生技。

趙宇天創辦泰福生技時,也邀請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一起投資,幾次增資後,潤泰集團變成泰福最大股東,趙宇天則是第二大股東。不過,2020年11月,趙宇天先是卸下執行長職務,去年3月又卸任董座,由當時執行長兼財務長陳林正接任,到了8月,泰福董事長再度異動,由閻雲接手董事長暨總裁。

據了解,泰福生技一連串的人事變動,都是由第一大股東尹衍樑主導,原因是生物相似藥發展時間太長,希望轉進以委託開發及生產為主的CDMO業務,如此才能加快發展速度。不過,泰福原本並非規畫朝CDMO發展,美國工廠也是適用於生物相似藥的製造設計,創辦人趙宇天只能無奈退出。

趙宇天加入 加速永昕的國際化布局

至於趙宇天擔任永昕獨董,則是應老朋友林榮錦之邀。趙與林同為北醫藥學系校友,兩人分別在美國與台灣兩地創業多年,早就是可以深談的朋友,此次林榮錦找趙宇天來永昕擔任獨董,就是想借重他在國際間擁有的寶貴人脈與經驗,可以給予永昕與晟德集團發展的建議。

其實,永昕目前以陳佩君總經理為主的團隊,都屬於年輕一代,在創新、專業、衝勁等條件上都已具備,但在國際人脈與訂單、公司治理、組織團隊、法規溝通等,都需要有像趙宇天這種前輩來協助,這是永昕加速國際布局的重要一步。

對趙宇天來說,無法留在自己創辦的公司,當然是一個遺憾,不過,今年77歲的他,已到了含飴弄孫的年紀,也不需要什麼舞台或頭銜,既然已經從泰福卸下責任,正好也可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幫忙一下老朋友,應該是很合理的事。

據了解,趙博士淡出泰福團隊後,此次到永昕擔任獨董,泰福團隊高層並不知情,也是看到報導才知道。

趙宇天到永昕擔任獨董,正值國內生技大廠紛紛加碼CDMO產業的時刻,不只永昕、泰福參與其中,另外從台康、保瑞、大江、三顧、國光到北極星等,無不積極投入這個領域。當大家同時擠到相同的賽道,是否會出現過度競爭的情況?

增量博弈 合作聯盟可以爭取更大市占

對於這個問題,林榮錦認為,CDMO有很大的成長空間,是未來台灣生技業最大的機會。過去台灣生技業大多著重於小分子的化學合成藥,但一場新冠疫情加速了創新技術的開發。

像是以生物技術為主的細胞、基因治療等,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採用mRNA技術的BNT疫苗,就是科學家與輝瑞CDMO團隊攜手合作,在新冠疫情中打出漂亮的一仗。

林榮錦以CGT(細胞與基因療法)的CDMO為例,認為這個市場未來十年有機會成長十倍,是一個「增量博弈」的過程,而非「存量博弈」的情況,因此也可以有很多換道超車的好機會。

所謂「增量博弈」的意思是,這是一個還有很多機會、處於高速成長的市場,可以透過彼此合作聯盟爭取更大的市占,是共贏的思維,不是一個已經成熟的產業,而且各方搶奪、你輸我贏的零和思維。

企業間雖有競爭,但合作空間更大,這也與CDMO產業的特色有很大關係。一般來說,CDMO產業有三大特色,一是每個生物藥的產程開發均有差異;第二是生產製程放大後會產生很大的複雜性;第三是生產基地不可以任意更換。

而且,在全球CDMO產業的競賽中,台灣是後進者,現階段是明顯落後,從歐美日韓到中國,都有規模與速度大十倍、百倍的對手,而且加速以併購擴大規模。台灣要急起直追,要如何趕上國際大廠,應該不是每家公司都重頭開始,埋著頭苦幹,也要仔細思考市場往那裡去,還有如何達到目標等策略問題。

台灣發展CDMO 南韓、印度、中國都是對手

例如,美國Catalent前年5月收購五家再生醫療公司,去年8月則收購營養補充劑廠Bettera。另外,富士軟片集團,還有德國百靈佳殷格翰,以及瑞士Lonza等也都積極投入,其中Lonza 2020年投資位於瑞士Visp的工廠,當年底用於兩種ADC(抗體偶聯藥物)抗癌藥物的商業化生產。

至於南韓的動作相當積極,三星生物(Samsung Biologics)已經建立全球最大的CDMO工廠,主要都是靠本身的產能擴充,另外2020年底宣布共同開發啟德醫療的ADC在研藥。

中國最大的CDMO廠藥明生物,已在國內取得八成市占,是壓倒性的龍頭企業,2018年就投資2000萬美元於ADC一體化研發生產中心,2021年又收購ADC技術經驗與客戶資源的蘇橋生物公司。另外,藥明生物也在前年4月收購拜耳德國生物製劑工廠,去年5月收購輝瑞杭州廠及拜耳德國原液生產基地等。

因此,當市場在高速成長,併購不斷展開,但台灣產業又相對落後時,林榮錦思考的是,還處於投資初期階段的台灣CDMO行業,彼此間競爭不多,大家可以多想想,產業界可以發展出哪些合作與聯盟,讓整體發展速度更加快。

台灣發展生物藥CDMO業務,未來在亞洲最大的對手,會是南韓的三星生物、印度的血清研究所,以及中國的藥明生物,林榮錦一直有個夢想,希望組成CDMO台灣隊,強強聯手,把泰福、永昕、國光,甚至香港東曜,也不排斥與台康、高端合作,把大家都組織起來,擴大產能合作,分進合擊在生物藥CDMO 細分領域,搶攻全球訂單。

未來,台灣CDMO國家隊的進展,到底會如何展開,目前還是個未知數,但趙宇天擔任永昕獨董,或許將會是一個新起點,值得台灣生技業界有更大的期待。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