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眼鏡 2.0 台灣可以學到什麼教訓?

文/林宏文     2017年9月

(作者林宏文,曾任經濟日報記者、今周刊副總編輯,目前為財經節目與論壇主持人,長期關注投資趨勢、產業發展與國家競爭力等議題。)

沈潛兩年的 Google 眼鏡,七月中推出第二代的企業版,並鎖定智慧製造、交通工業、物流、醫療及農業技術等領域開發新應用,由於針對產業和工作場域需求開發實用功能,與第一代鎖定消費者市場完全不同,也讓 Google 眼鏡這個原本已幾乎被判死刑的產品,有可能起死回生。

Google 眼鏡的原型機,早在 2012 年的 Google 年度 I/O 大會就已亮相,但由於缺乏日常可應用性,加上價格不低、又引發侵犯隱私的爭議,因此 2015 年初決定停產。不過,Google 沒有放棄,兩年間找了五十家業者進行應用場域的研究與測試,不斷修正與改善,如今終於讓智慧眼鏡的發展露出新的曙光。

Google 眼鏡 2.0 版目前合作業者有生產飛機的波音、飛機引擎的奇異(GE)、物流業者 DHL、醫療領域的 Sutter Health等公司。另外,Google 也與多家軟體開發公司合組產業合作生態系,供應企業解決方案與各種訓練。

其中,Google 眼鏡的研發主管 Jay Kothari 就提到,Google 團隊曾到奇異航太(GE Aviation)部門,實際觀察技師如何組裝維修飛機引擎,這是很複雜的工作,技師經常需要放下手邊工具,爬下梯子到地面參考維修手冊,流程上既麻煩又耗時。

後來技師採用 Google 眼鏡,透過軟體業者將維修資料變成動畫與圖片,可以直接看到相關指示,不必停下來、用手去翻動,如此效率可大幅提升 8% 到 12%。至於在其他場域應用上,也包括倉儲人員減少取貨時間,醫生減少查詢病歷資料時間,對流程帶來很大的改善。

在硬體升級上,新版的相機畫素從五百萬提升至八百萬,電池續航力、處理器、無線上網及重量都更加改善,而且二代眼鏡還能與一般眼鏡結合,甚至安裝在工業用護目鏡上。此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設計,錄影時會亮起紅燈提醒身旁的人,降低先前備受詬病的隱私問題。

從這些修正中,可以看出 Google 的用心,也讓智慧眼鏡的應用,出現全新的轉機。正如 Jay Kothari 所說的,「這為智慧眼鏡開啟了新的一章,讓每一件工作更快、更安全、更聰明。」

Google 開發眼鏡 2.0 的過程,對於台灣產業界來說,我認為也有很重要的意義。任何產品的生命過程,都需要經歷市場嚴格測試與批判,Google 眼鏡最初遇到侵犯隱私權的爭議,很可能是技術人員始料未及的,但若一直堅持「技術很好、但為何市場不接受」的想法,就不可能有後續的轉彎,以及 2.0 企業版的修正。

在我與很多台灣企業的接觸中,就遇到很多的案例,都是因為糾結在技術思惟上,從技術去想產品與應用,遇到市場與行銷人員的挑戰,也很難針對問題做改善。而且,很令人洩氣的是,許多問題的根源,都是因為 CEO 本身偏重技術,或對消費者沒有花時間了解、也不重視,因此無法針對市場痛點與應用場域做出最佳方案。

此外,從 B2C 改為 B2B,也是 Google 眼鏡 2.0 版關鍵的轉折,對於近年來在 B2C 發展倍受挫折的台灣來說,也是重要的參考。消費市場基本上就是以人口數量來決定,對於小國寡民的台灣來說本來就不容易,更何況少樣多量的生產模式,如今紅色供應鏈已大舉搶進,台灣要在 B2C 市場競爭,更是難上加難。過去台灣手機產業由盛而衰的轉變,就是很好的例子。

不過,台灣在 B2B 市場就有絕佳的競爭力。B2B 市場不看人口多寡,而是以企業家數為準,以製造業來說,台灣掌握了全世界許多重要的生產廠房,遍布半導體、手機組裝、面板、光電等領域,如果能夠針對這些需求端進行智慧製造的應用開發,必然有機會創造領先全球的產品或服務。

因此,不論企業家或創業家,選擇題目時都應該把 Google 眼鏡 2.0 版的教訓,當成企業很重要的教戰守則。了解自己的優劣勢,找到適當定位,企業出頭的機會必然大幅提升。

再回到智慧眼鏡的議題。Google 眼鏡的進化,已經把大家對智慧眼鏡的想像空間打開了,從最簡單的應用,例如博物館的導覽設備,參觀者只要戴上眼鏡走近每個展覽作品,就可直接在眼鏡中看到每件藝術品的相關影片與介紹,或是更進一步運用到警政、醫療、導覽與倉儲等領域,例如警察可以直接以智慧眼鏡做車牌及歹徒臉部辨識,並直接傳至後台的資料庫;救護人員也可以第一時間傳回傷患的狀況,讓醫生可以迅速進行先期的醫療救援,這些都讓智慧眼鏡的用途更多元且實際有效。

其實,除了 Google,近來已有許多大廠宣布投入智慧眼鏡行列,包括微軟推出 Hololens、汽車大廠 Mini Cooper 推出車用智慧眼鏡、英特爾投資的 Recon 公司推出運動用智慧眼鏡、DAQRI 發表工業用智慧安全帽、百度宣布推出百度眼鏡(BaiduEye)等,都是針對各行各業開發的智慧眼鏡應用。

過去台灣在眾多資通訊產品上,都扮演提供關鍵零組件的角色,如今智慧眼鏡的崛起,提供各式各樣光機電的技術整合機會,而且愈做愈精緻困難,台灣一樣可以扮演智慧眼鏡的軍火商角色,商機將會源源不絕。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