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為王 信用消費時代來臨

文/林宏文      2018年3月

(作者林宏文為財經節目與論壇主持人,長期關注產業發展、投資趨勢與國家競爭力等議題。)

近來許多到中國大陸的朋友,都會感受到大陸已快速演進為無現金社會,在各種消費場合中,只要用手機刷一下,就可輕易用支付寶或微信支付完成各種交易。如今,大陸的消費模式又有更進一步的發展,以消費者數據為核心所構建的信用消費體系,恐怕是繼行動支付後,一個影響更深遠的大趨勢。

過年期間,與一位在上海生活九年的台商朋友聊天,他提到十年來大陸的消費模式變化很大,所有消費都與數據發生關係,阿里與騰訊兩大體系卯盡全力投資各行各業,目的無非是為了獲取更多消費者行為數據,全面滲透每個人的食衣住行育樂。

這位朋友以他自己為例,由於他較常使用微信支付,在阿里體系累積的芝麻信用分數較低,只有 638 分,因此僅能使用 42 個信用服務,其中有租屋、住民宿及辦理 ofo 小黃車可以免押金,至於他的另一位朋友則達到 723 分,可以獲得多達 64 個信用服務,其中辦理 ofo 小黃車有免費月卡,還可以智能入住民宿及極速租車等,許多消費優惠都明顯較好。

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只要努力在這些平台上消費,就可以建立更高的信用分數,換取更多優惠條件;至於對阿里、騰訊等平台服務業者來說,只要能夠換取每個人珍貴的消費行為與數據,再多折扣優惠都可以提供,因為只要消費者願意被綁住,未來的生意絕對做不完。

以阿里集團為例,近來大舉投資各個行業,從東南亞最大電商 Lazada,到銀泰百貨、大潤發賣場、智慧辦公釘釘與視頻社交陌陌等平台,甚至跨界至票務、咖啡、騎車及種樹等,目的都在獲取消費者數據,讓支付寶打造出一個龐大的數據銀行,創造更多交叉行銷的機會。如此鋪天蓋地的資料體系,沒有人躲得掉,只有更加努力消費建立自己的信用,才能在新的消費社會中立足。

支付寶甚至設計一款公益行動「螞蟻森林」,讓低碳行為都能獲得絕色能量,讓信用真的可以變現為現實世界中的綠樹。只要消費者走路、網路購票或用支付寶繳水電費,減少相對碳排放,螞蟻金服就會在內蒙古等地幫忙種一棵樹,如今已經種下超過千萬顆的樹,讓線上線下的數據消費與行銷活動完全地整合。

不僅阿里如此,騰訊也與中國第二大電商京東合作,打造騰訊的數據帝國。這些數位化的消費數據,結合更多創新的科技工具,可以進行更多元的結合、反覆運算與彈性運用,可以預期數據消費時代的來臨已是指日可待,屆時消費行為也將徹底改觀。

其實,過去傳統銀行也有類似的信用分數,當你有穩定的工作收入或擁有房地產,信用分數會很高,銀行會樂於把錢借給你,但在新的數據時代中,你若不參與貢獻消費數據,即使擁有好工作與價值不菲的房產,也可能上街叫不到車、到賣場沒有折扣優惠。

中國之所以能夠快速建立新的網路信用體系,原因是在過去傳統銀行的信用評價系統並不健全,就像中國過去在固網電話的基礎建設不足,乾脆直接發展行動通訊,讓中國成為手機最快速普及的國家之一,如今大陸以行動支付的基礎,進一步衍生出更具顛覆性的信用消費體系,再次完成了蛙跳的進化過程。

當個人數據都被收集建檔,數位認證變得更容易,實名制也理所當然就建立起來。由於大陸目前都用行動支付購買各種車票,因此搭飛機、搭高鐵都自然變成實名制,因為車票是用手機刷卡認證,不是本人也不可能搭乘,身份證也變得多餘了。

當然,這種數據收集達到極端程度時,就很容易發生電影裡那種被天眼跟蹤監控的情節,一個掌控無所不在的警察國家,任何人到任何地方,都被記錄監視。這種掌控民眾數據的氛圍,也符合當下中國的政治環境,中共十九大後國家控制意識更加收緊,數據收集的政策當然要持續進行。

一個最好的例子是,十九大後第一個落馬的中央級官員是中宣部副部長魯煒,他是創辦烏鎮互聯網大會、決定和頒布中國網路用語規範的代表人物,顯示人雖去但政未息,信用消費與資訊監管可以畢其功於一役,數據政策的推動絕對沒有回頭路。

再來看看台灣的現狀。過去台灣沒跟上全球互聯網腳步,行動支付及 Fintech(金融科技)也尚在起步階段,即使傳統銀行信用體系成熟,但仍是以印章及身份證等傳統方法做認證,與台灣擁有強大 3D 感測等辨識科技格格不入,明顯跟不上時代。當大陸信用消費改寫遊戲規則,並帶動一股抵擋不住的新趨勢下,恐怕接下來最需要蛙跳的就是台灣了。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