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魄力 去除不合時宜的行政命令

拿出魄力 去除不合時宜的行政命令

日前請辭的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在臨去前推動的「創新創業園區」及「創業拔萃計畫」,前者是在花博園區內打造一個給年輕人創業的台灣「小矽谷」,後者則是透過國發基金挹注國內外創投基金,並以讓利的方式,促成創投去投資風險較大的早期新創事業,以提升國內創新創業的風潮。

國發會推動的這兩項措施,目前市場反應與評價算是很正面,對於國內低迷已久的創投 (VC) 產業,也帶來一股新的刺激力量。未來只要確保政策可以持續推動,不因主委人事案而變動,政策發酵的結果應該可以預期。

仔細觀察過去台灣在科技業的創新成就,創投確實扮演催化角色,不過,這股創業風潮卻在二千年後中斷了,原因當然很多,包括網通泡沫衝擊、企業大舉進軍中國,以及集團強者恆強的效應,但還有一個很基本的原因是,過去獎勵創新創業的制度一一取消了。

例如對創業家來說,過去許多制度設計都相當有利於創業,像員工取得的分紅配股,即使後來股價大漲賣掉,仍以面額十元課稅,這是對參與創業者的最大誘因。此外,早期政府提供創投業二O% 的投資抵減,也就是創投若投資新創企業,可以讓創投股東直接從綜所稅中扣抵二成的投資股款,對許多高收入、高稅額的人來說,這種以減稅鼓勵投資新創企業的設計,條件確實非常優惠,因此很有效地吸引資金湧入創投,為創投業及科技業帶來十數年的好光景。

不過,如今科技業已站穩腳步,國家財政狀況又不佳,過去這些優惠設計幾乎已全部取消,此外還有另一個影響創投業的超級殺手,就是過去十幾年台灣房地產飆漲,許多創投在募集資金時,最常被金主挑戰的問題是,「我的錢投到房地產可以年賺三成至五成,若投資你的創投基金,可以贏過這個報酬率嗎?」大部分創投業者遇到這個問題,當然是難以招架、無言以對。

因此,當過去的獎勵措施一一取消,再加上房地產投機暴利,躺著不做事也能獲取驚人報酬,對於要冒大風險的創業家與創投基金來說,當然只會日益萎縮,而這段時間,正是全世界網路業風起雲湧、日新月異的時候,難怪許多台灣創業家都要感嘆找不到資金了。

因此,近來毛揆積極檢討改善創業環境,並提出修改公司法甚至移民法等措施,這個方向不能說有錯,但修法曠日費時,倒是過去行政部門為了防弊而推出的各種行政命令或解釋令,對創新創業有許多限制與阻礙的條文,應該儘速調整或去除,可能才是毛內閣可以最快掃除障礙的作法。

例如,過去股票發行面額為一股十元,但事實上公司法並未規定非公開發行公司必需訂為十元,原本就有彈性,只是大家都因循過去作法,如今在朝野努力下解除鬆綁,新創企業成立時得以讓最初冒風險的創業家與天使投資人以低於面額的方式認股,拉高未來公司成功後的投資報酬率,就能正面鼓勵資金投入初期高風險的企業,對創新創業有絕對正面的效果。

此外,對於技術股課稅問題,如今已鬆綁為非上市櫃公司技術作價入股可以緩課的規定,但這個制度似乎還不夠完善,若能參考國外創業家以技術作價入股只要投資人同意,且搭配國外對股票認股更彈性的作法,也不需鑑價等複雜且引起爭議的程序,對擁有技術的人投入創業將有很大鼓勵作用。

除了修改行政命令外,建立一個長期而穩定的資金來源,恐怕是更重要的工作。例如美國排除許多困難,將五% 的退休基金或保險基金引進創投業,並且占了全美 800 億美元創投基金的四成比例,讓源源不絕的資金注入創投業,成為美國創投業興盛的關鍵因素。

對於最保守的退休基金或保險基金來說,是可以承擔創投業很低的獲利,只要保證可以不虧損,否則這些資金寧可放在銀行,領取微薄的利息。至於創投要如何保證不虧損 ? 過去美國也面臨同樣問題,但透過創投長期的制度化及專業累積,已有許多創投不僅可以做到不虧錢的績效,甚至每年都有超乎股市大盤的回報率,而且,即使有少數年度虧錢,只要能夠找到專業保險業者願意承擔損失,退休或保險基金自然願意將資金投進創投行列之中。

另外,全美也有 300 億美元的創投基金,是由 175 個天使投資人所出資,占美國創投業資金來源的第二位。探討美國為何會有這麼多專業的天使投資人,原因當然很多,除了這些天使都是擁有各種專業之外,美國創新創業風氣盛,讓賭對新創公司報酬率可以高達數千、數萬倍,投資一百個案子只要一個成功,仍然很划算,因此,利之所驅,制度改變行為,才是天使蜂擁而上的背後關鍵。過去台灣有很多有錢人,卻很少成為天使投資人,這恐怕也是值得借鏡之處。

不過,話說回來,許多政策的推動,全看行政團隊是否願意拿出魄力,正如近期毛揆意識到開放資料(open data)的重要性,金管會很快就決定 5 月底前開放到 631 項資料,這也顯示很多事情都是「事在人為」,而非「不能為也」,行政團隊應更積極任事,切勿怠忽職守,以不變應萬變。

此外,要提振創新創業,提振創投業只是解決資金的問題,更重要還是要有創新的案源,如今台灣面對的創業環境已明顯不同,尤其是大陸同質性企業更多,只要稍微成熟一點的產業,市場上都有一大堆競爭者,這些大陸企業甚至還來台大幅挖角,台灣若不投資更早期的創新企業,事實上也已無路可走,因此,在此也鼓勵行政團隊儘速整合不同部會意見,積極剷除創新創業的各種限制,恐怕才是提升台灣並且脫胎換骨的解藥。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