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線搭有線 新雷凌營收拚三百億 四十年前同窗 要靠默契「併」成全球IC設計前十傑

作者:林宏文

雷凌與誠致宣布合併,台灣IC設計業跨進百億元營收企業再添一家;攜手合作的兩造領袖,其實四十年前就是睡上下鋪的老同學,他們雷同的求學、工作及創業過程培養出來的默契,是新雷凌的競爭力最扎實的基礎。

「四十年前才十九歲時,我們就是睡上下鋪的同學了!」在竹北台元科技園區的雷凌總部,兩位年近六十歲的老同學,回想那段年少輕狂的日子,戶外寒流再度來襲,但會議室內的氣氛卻異常熱絡。

累積四十年的默契

雷凌董事長高榮智與誠致董事長方新舟,這兩位近來主導震驚IC設計業合併案的主角,就這麼輕鬆自然地開始這個對談。他們是四十年前交大電子工程系同班同學,雖然一位來自高雄、一位來自台北,學號卻剛好是三十一號與三十二號,在寢室兩人還睡上下鋪,胖胖的高榮智睡下鋪,瘦瘦的方新舟睡上鋪,「這樣比較穩,床不會搖。」

高榮智回憶,當年交大一屆只有四個系,全校同學幾乎都很熟。除了讀書、運動、搞社團外,大家常混在一起,有時晚上還會去買烏梅酒,坐在圖書館前的大水池旁,打屁聊天一整夜。

「那時候,我就覺得阿舟腦筋很清楚,與他辯論,很少人贏得過他。」高榮智笑指方新舟,非常推崇。至於當時誰成績好?「他比較好啦,我成績很差,」方新舟回敬高榮智。不過,念書之餘就愛踢足球的高榮智透露,方新舟是因為搞社團,像交大的幼幼社就是他創辦的,「就有那麼幾次,他只要想念書,用功K一下,就是第一名。」

雖然兩人都回憶,二十歲的年輕歲月,根本沒有討論過未來的前途,但兩人後來的發展,竟然有默契到令人驚訝──不論求學、工作或創業,幾乎都循著同一個模式。

兩人從交大畢業後,都先到外島當兵;退伍後,兩人都選擇到美國念書;之後兩人又都到矽谷,方新舟在 Tandem 及 OcTel,高榮智在英特爾及 Sierra 工作。

到了九○年代,台灣電子業開始蓬勃發展,一九八九年,高榮智與當時旺宏創辦人吳敏求,一起回台灣參與創立旺宏電子,並擔任旺宏副總經理。

大約相同時間,方新舟也回台加入合勤科技董事長朱順一的創業,擔任合勤總經理。之後,旺宏與合勤陸續掛牌,兩人都想再做一番事業,選擇另起爐灶,在二○○一年那年分頭創業,成立雷凌與誠致。

「雖然班上同學一直有聯絡,也時常開同學會,但我們兩人對於這些人生重大的選擇,倒是很少討論,不過最後想想,竟然發現如此地巧合。」方新舟說,甚至今年一月底的尾牙,兩家公司事先沒有溝通,最後竟都選擇同一天、甚至還同一個地點舉辦;連今年的股東會,兩家公司也都訂在六月四日同一天。「尾牙那天到會場,我還嚇了一跳,怎麼誠致的尾牙就在隔壁!」高榮智笑著說,只能說大家實在太有默契了!

也就是這種透過四十年前同窗與同袍的情誼,積累出來的相同理念與默契,讓雷凌與誠致的合併談判,有如小舟輕易越過萬重山,完全不必假手投資銀行,在一個多月內就輕鬆完成。

一月下旬,高榮智先請雷凌財務長陳伯鏞去拜訪方新舟,釋放兩家公司合併的想法;一月底,高榮智回台灣參加雷凌尾牙時,兩人便約時間談,仔細進行沙盤推演,終於在三月十一日正式對外宣布。

其實,雷凌與誠致的合作與默契,從多方面來看早有跡象。例如在股東結構上,兩家公司同時擁有華碩、聯電及旭陽創投的投資。此外,方新舟也曾受邀至雷凌擔任獨立董事,時間長達五年多,對雷凌的公司治理、經營理念都相當清楚。還有,誠致遇到客戶要搭配無線產品時,向來都是推薦雷凌的產品,雙方的合作與互信早已建立。

客戶很開心 對手很苦惱

新雷凌的合併案宣布後,在全球的IC設計業界掀起許多的回響與反應。摩根士丹利證券立即出了一份報告,認為新雷凌有機會透過整合,在無線及有線產品市占率上分別提升至一五% 及二○%。至於去年與今年的每股稅後純益(EPS),則分別從四.○一元及七.一九元,提升到四.一五元及七.三四元。

方新舟笑著說,合併案宣布後,「客戶都很高興,競爭對手都很生氣,與我們原先預期的完全一樣。」

其實,客戶會高興應該不難理解,因為目前大部分生產終端硬體的廠商,基本上都同時需要有線與無線的產品,而且目前兩家公司的客戶,也有不小比率是同時使用雷凌的無線產品及誠致的有線產品,若新雷凌合併起來,客戶只要面對單一窗口,當然方便很多。

「所以,那天合併記者會開完,下午五點,我們與客戶打電話,所有客戶都向我說,你們早該合併了!」高榮智說,以雷凌過去九年的發展,「整合能力,確實是當前IC設計業最重要的競爭力。」

雷凌能夠在無線區域網路站穩腳步,就是因為一開始就堅持,基頻(baseband)與射頻(RF)產品要同步開發;不像有些公司只會基頻的產品,被迫要與其他供應商的IC搭配成「拼裝車」,若客戶碰到產品出現問題,甚至還會搞不清楚到底問題出在哪個供應商。

挑戰中國市場 拚全球十大

看國內近年來的合併案,早期較偏向同質性的購併,例如友達併廣輝,晶電併國聯、元砷等,追求的是經濟規模的成長,重點在「做大」。

但近來比較多的,都是屬於互補性強的合併,例如群創併奇美電,致新併圓創,目的是在優勢互補,是要「做強」。雷凌併誠致,比較傾向是後者。

至於競爭對手會跳腳,答案更是顯而易見。由於過去真正同時擁有無線及有線產品的公司很少,大概只有博通(Broadcom)和瑞昱。其他的公司,例如寬頻(DSL)市場的 Lantiq(由英飛凌獨立出來)及科勝訊(Connexant),以及無線區域網路的邁威爾(Marvell)、創銳迅(Atheros),都只有單一產品解決方案。

因此,合併案一宣布,所有競爭者都跳腳,一旦兩家公司合體,將是所有同業的威脅。

中國市場是新雷凌的最重要目標,主力客戶以中國為主、在中國深耕多年的方新舟,因此被任命為雷凌執行長。

方新舟說,中國推動的「三網(電信網、廣播電視網、網際網路)合一」,是新雷凌很重要的目標市場。專長在電信業的方新舟說,美國在一九八四年通過電信法,一直到二○○○年左右,才真正完成三網合一的目標;但北京政府近來宣布的三網合一,則希望五年內就達到這個目標。

「中國要在五年內,完成美國二十五年才做到的市場,很多人不相信,但我深信他們有這樣的企圖心。」「中國市場的商業模式很不一樣,但仍有很多創業家,會利用優勢、政策與市場,建立自己完全不同的競爭力。」方新舟說。

未來,新雷凌將把總部設在台元科技、這個誕生許多IC設計股王的園區,包括立錡、晨星等公司,都位在同一個園區內。新雷凌的營收目標,不僅今年要達到一百億元,更希望五年內成長三倍,衝破十億美元,並擠進全球IC設計業的前十大。

這個目標,比當年高榮智設定雷凌第二個十年要擠進全球十強,整整快了五年,做得到嗎?

方新舟回憶,當年在交大,他們曾問恩師陳龍英未來前途如何?「我記得很清楚,他回答說,儘管擲出你手中的骰子吧!沒人知道到底會擲出幾點。」就像當年這兩位年輕小夥子,努力地從美國、台灣再到中國,去克服一次次的挑戰,這次,新雷凌將會擲出多少點,值得大家拭目以待。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