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新兵》谷崧靠鴻海沒有的技術 年賺EPS六元以上 洪煥青帶領超省錢團隊打造高獲利

作者:林宏文

即將於十月二十八日掛牌的谷崧精密,是眾多日商如三洋等大廠仰賴的零組件廠,並擁有連鴻海集團都做不出來的技術,這家備受矚目的上市新兵,是如何創下每年EPS(每股稅後純益)六元以上的驚人成績?

走進位於中壢市的谷崧精密公司,不易找尋的門牌,不起眼的外表,令人很難想像這是一家具備高獲利,又是供應全世界各種3C電子模具、射出及表面處理等零組件的廠商。甚至,鴻海做不出來的產品,都要委託谷崧生產。

谷崧精密成立至今已二十年,最初十餘位員工,包括三位創辦人董事長洪煥青、總經理張文桐及財務長吳文祥等,都曾在新櫻工業服務過。新櫻與旗下轉投資日新兩公司,早年承包日本玩具大廠的零件,公司獲利非常好,也因為進帳現金太多,因此公司每三個月就分紅利給股東。當時負責財務的吳文祥說,「那時,我每一季都要到銀行去背錢出來,但都是分給股東,我只是『過路財神』」。

由於新櫻的老闆未讓員工共享利潤,加上作法又很保守,即使公司成長到一千餘人,也不願意花錢繼續投資新設備,競爭力逐步下滑,於是,原來擔任新櫻廠長的洪煥青,決定離職創立谷崧,而張文桐及吳文祥兩人,之後也都加入谷崧。

技術口碑
訂單源源不絕

谷崧甫成立時,由於三位創辦人資金有限,於是四處籌資,最後由親朋好友湊出三千二百萬元資金,成為公司最初的資本。為了提升競爭力,洪煥青大舉投資精密設備,砸下二千萬元買模具,等級及精密度都比同業新櫻及日新還好,這也讓谷崧的競爭力很快就建立。

公司成立兩、三年後,就取得佳能相機內的齒輪訂單,接著又擴展到機構件及表面處理等業務,至於材質則從塑膠推進到金屬等機殼。靠著精密技術及超高品質,谷崧根本不必做廣告,只要透過每家公司的研發人員互相交流情報,甚至因研發人員不斷跳槽,谷崧的實力及口碑又跟著帶到更多公司,訂單因此源源不絕。

谷崧因為具備跨領域的整合能力,不少同業做不到的技術,仍要委託谷崧處理,像是鴻海集團儘管已投資了位速等做表面處理技術的公司,但在NVCM〈真空鍍膜加工〉等難度較高的技術,還是委託谷崧做。

如今在大陸擁有十座廠房的谷崧,射出機台超過上千台,在經濟規模日益擴大下,已成為近來飽受日圓升值之苦的日商最緊密的合作夥伴,包括三洋、松下、佳能、新力、東芝、愛普生、夏普等,都是主力客戶。此外,台商的廣達、光寶、新普,以及大陸企業如中興及華為,也都成為谷崧成長的主要來源。

樸實精神
從上到下貫徹節省成本

即使很賺錢,但谷崧仍秉持著節儉樸實的精神。在谷崧目前的廠房旁,保留以鐵皮屋搭蓋的舊廠房,一年前,包括董事長、總經理與多位行政人員等,還擠在五坪大的辦公室裡,訪客一進門就可以看到公司全部的主管。

由於舊廠房實在太簡陋,谷崧主辦承銷商兆豐證券協理郝振邦說,他第一次到谷崧時,嚇了大一跳,為了今年要申請掛牌上市,才建議公司調整,去年才搬到現在的廠房。

一進到谷崧的大廳,發現沒開燈,也沒開冷氣。谷崧內部有許多降低成本的要求,例如幹部在兩岸出差,一定會選擇周日時間搭機,而且不是最早班,也一定是最晚班,如此除了不會運用到上班時間外,票價也最便宜。谷崧買的機票幾乎都是打五折以下,員工若坐到打五折以上的機票,還要寫報告說明。

谷崧董事長洪煥青本人更是超級節省。有一次,別人送了一只手錶,他戴了一陣子,發現錶髒了,就送去給錶店洗,沒想到錶店要收他五千元,他嚇一大跳,後來店員告訴他,這是「愛彼錶」,他才知道有這種名錶,當下就決定不再戴了;而總經理張文桐也一樣是很樸實的人。

谷崧目前生產重心都在大陸,員工工作時間很長,台幹規定晚上九點下班,但因為宿舍就在工廠旁,所以通常下班時間更晚。只要問谷崧的任何一名員工,大家都知道洪煥青很凶,而且洪煥青任何時候都在上班,半夜也會打電話給幹部,沒接電話就要等著挨罵了。

不過,工作雖然辛苦,但老闆與大家一起打拚,大家都沒有怨言。至於在員工獎勵上,谷崧採取完全公開透明的方式,用所謂的「紅利點數」來計算,上自董事長、下至中低階主管,各依不同職等,設有一個基本點數,再依每個人的執行力、功過與績效,實施分紅。這個紅利點數運作多年,後來還被廣明光電拿去參考。

管理上軌道,分紅制度明確,加上獲利表現一直很好,谷崧如今已吸引到更多年輕新秀加入,而且都是名校畢業生,其中不乏台、清、交等校高材生,與過去「做模具的都是黑手」的印象,不可同日而語。

「谷崧」的由來,是公司成立時種植的一株「古松」,希望公司的發展,也可以像松樹一樣壽命很長;歷經二十年,在大家的照顧下,古松長得更結實,個頭不高,但卻生氣盎然。

「我們公司不大,要像這株古松一樣,扎根技術、獲利穩健,做一家具有關鍵影響力的公司。」張文桐說,谷崧會繼續堅持,未來還有很好的機會。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