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股房市炒作資金來自扭曲的製造業 郎咸平:香港四大天王的投資啟示

今年中國股房市大漲,但郎咸平認為,只有解決中國製造業的根源問題,才能健全股房市的發展,同時,他也以香港四大天王李嘉誠等人的致富傳奇,建議一般人要遵循保守穩健的投資原則。

口述 / 郎咸平 整理 / 林宏文

金融海嘯後,中國股市大漲,今年中還一度是全世界漲幅最大的股市。但是,我對中國經濟的發展仍感到憂心,目前中國社會一直有個想法,認為中國可能左右世界的未來,中國已成爲全世界經濟的領袖,全世界將從 G20,變成只有中國與美國的 G2。

當我看到這些話時,就會想起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日本。那時日本牛氣沖天,不可一世,在美國大舉收購各種資産,美國檀香山市市長甚至說,「檀香山市快變了東京的一個區了!」美國人也自我解嘲說,「說不定什麼時候日本人會買走了我們的自由女神像!」但後來在美國精心策劃下發動了一場金融超限戰,打垮了日本,也造成日本二 O 年來的經濟不景氣。

當年日本提出了四三 O 萬億的投資計劃,投資大量的基礎建設,當時很多西方學者都稱讚日本做的好,但事實真的是那樣嗎?我想透過日本的經驗,提醒大家小心西方的金融炒家,正在精心醞釀一場有如天羅地網的金融戰爭。中國應該放下姿態,先把自己的經濟踏踏實實做好,不要追求什麽虛名。

有人問我,今年以來中國股市、房市為何會那麼好?那是因為中國的製造業很早就出現問題,製造業面臨外銷市場萎縮,勞動成本提升,甘脆不做製造業了,把手上的資金拿去炒股炒房,因此造成股市、房市暴漲暴跌。

以房市為例,去年底我到徐州演講,講堂旁的湖邊蓋了很多別墅。我問他們賣多少錢,結果居然要二千五百萬至四千萬人民幣!我那時想,誰跑到徐州住這麼貴的別墅?這個國家是不是瘋了?這種房價即使再跌五成,大部分人也都買不起。

若把中國各地的房價做比較,你會清楚發現,中國房價的決定因素,和老百姓的購買力是無關的,而是根據資金流向決定的。也就是資金炒作到哪裡,哪裡房價就高。而這股到處亂竄的資金,就來自被扭曲的製造業。

因此,要防杜股市、房市的炒作,就要從根源的製造業去想辦法,但中國製造業的問題,至今依然沒有解決。我認為,中國一定要努力朝向「6+1」的産業鏈進行整合,製造業才有機會重生。

以芭比娃娃為例,中國的工廠代工製造芭比娃娃,只創造出每個娃娃一美元的産值,但在美國沃爾瑪,一個芭比娃娃賣價是九. 九九美元,也就是十美元。十美元的終端售價,減掉中國出廠價一美元,中間的價值,都是美國通過六大環節創造出來的,也就是包括產品設計研發、原料採購、倉儲運輸、訂單處理、批發經營及終端零售這六大塊創造出來的。

這六大塊創造了九倍的産值,而且以毛利率來說,中國一塊錢的製造,毛利率不是負的就是零,而九美元的毛利率高達四成,也就是三. 六美元。我們要的不是産業升級而已,而是做到 6+1 的産業鏈,即使不生産芭比娃娃,而改去生産科技含量高的半導體晶片,如果沒有 6+1 的環節,也只是高級一點的代工而已,同樣會重蹈中國玩具産業的覆轍。

此外,現在中國還有一個迷思,認為救市就是要救 GDP,因此,經濟成長要「保八」,也就是 GDP 要成長八 % 以上,這是很錯誤的觀念。其實,如果 GDP 成長率硬是要維持八 % 以上,但人民的薪水成長率、企業利潤成長率都因通貨膨脹率而變成負的,這種 GDP 就沒有意義了。

因此,我一直在講擴大民生相關的內需,四萬億人民幣,我不希望它都用在公共建設領域,因為我從不認為通過造橋鋪路就能讓大部分人充分就業。請注意,占中國經濟總量七成的民營經濟,才是真正雇用全中國九成的從業人員,如果民營經濟不起來,中國很難有機會。

在金融海嘯後,很多投資人問我,「郎教授,我們可以抄底了嗎?」遇到這個問題,我經常以香港「四大天王」李嘉誠、李兆基、郭炳湘兄弟及鄭裕彤為例,他們都是以地產起家,但這些人和中國內地企業家最大的不同,是他們都經歷過不同程度的蕭條洗禮,但內地企業家沒有經歷過。

四大天王至今依然屹立不搖,是因為他們是最好的風險管理者。例如李嘉誠,他是很謹慎的人,去年三月,他就已對投資人說要量力而為,之後他多次發出警訊,並在去年十月停止和記黃埔的所有投資,大量套現。

此外,李嘉誠的核心業務有七個,包括港口、房地產和酒店、零售業、能源、電信、基建、金融投資等。這些行業之間有所謂的互補性,也就是兩個行業你好我壞,我好你壞,剛好可以抵消風險。

透過這種行業間的互補,現金流波動的風險小了十倍,雖然這樣子的投資模式很保守,也難達到利潤最大化,但企業經營的目的不是實現利潤最大化,而是為了風險最小化。我以學術基礎研究四大天王的崛起過程,發現每一個天王的投資思惟都是如此,而且每一個都儲存大量現金,過去三十年,四大天王的現金占總資產比例高達五 % 到一五 %,至於負債比例都只有二 o% 左右。

有一次,我私下問了四大天王中的一位企業家,我說你一生成功的哲學是什麼?結果,他的回答是,「保守是我這一生成功的關鍵。」天王都已如此,一般人的投資理財更應如此,尤其是在金融海嘯尚未結束的此刻,保守穩健更是投資大眾最應遵循的守則。

郎咸平小檔案
出生:1956 年,桃園
現職:香港中文大學財務金融學系講座教授
學歷:美國賓州華頓商學院財務金融博士
經歷:華頓商學院教授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