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ney+與網飛,誰能勝出? 線上影視掀起世紀爭霸戰 千萬不要錯過這股大趨勢!

近來Disney+正式登台,行銷聲勢相當浩大,身旁許多朋友第一時間就已申請成為會員,即使是原網飛(Netflix)的用戶,也認真考慮要不要訂閱。在全球串流平台行業中,Disney+與龍頭網飛掀起的世界大戰,不僅代表一個全新線上影視時代的來臨,更意味娛樂產業將發生革命性的改變。

Disney+的聲勢驚人,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因為集團旗下擁有的各大內容品牌,從迪士尼、皮克斯、漫威、盧卡斯影業、國家地理到STAR等,總計囊括1,200部電影、16,000集劇。對於不同年齡、不同屬性與口味偏好的消費者來說,Disney+有很難抗拒的吸引力。

迪士尼集團創立於1923年,近百年的發展歷史,以及歷來累積的各種IP如白雪公主、米老鼠等,如今都快速進行IP內容數位化,去年二月上任的執行長Bob Chapek臨危授命,又遇上百年難得一見的新冠疫情,也面臨主題樂園停擺、業績大幅衰退的挑戰。

不過,Chapek拼全力衝刺OTT(串流平台)業務,把集團品牌旗下的超強片庫,全部收納到 Disney+,確保在內容數量與選擇的豐富度。另外,在院線片的上映受到疫情而停滯時,把諸如《黑寡婦》等一系列強片,直接在 Disney+ 同步上映。 

在Chapek的積極推動下,Disney+事業也出現超乎預期的好成績。根據迪士尼公司公布的最新數據,Disney+最近一季增加了210萬訂閱用戶,過去12個月則增加了4440萬訂閱用戶,目前全球付費用戶已超過1.18億,從零成長到一億用戶,只不過短短三、四年。 

(取自Disney+臉書粉專)

在訂戶快速成長下,Disney+進軍台灣,預料成績應該也會很不錯,最後的結果,很可能只有「成功」與「很成功」的差別而已。

也因為Disney+全球用戶的成長速度,已超越原來預期甚多,因此公司已重新預估,將2024年的訂閱數上修至2.3至2.6億用戶,若這個目標得以實現,訂閱用戶將較現今的網飛更多。 

截至10月,網飛在全球擁有2.135億訂閱用戶,網飛從2011年就提供串流服務,用戶數持續成長,2017年首度突破一億用戶,到2020年底則突破二億人,但如今用戶數成長已漸趨緩,今年第三季因《魷魚遊戲》爆紅,單季用戶數才又大增438萬。

對龍頭廠商網飛來說,Disney+的快速增長,確實會帶來威脅,甚至可能挑戰其霸主的地位。不過,剛創下《魷魚遊戲》成功熱潮的網飛,看起來也相當沈著,還是持續在世界各國拍攝具地方文化特色的影劇內容,搶攻全球娛樂商機。

例如,預計11月26日以 80 年代台灣林森北路條通文化為時代背景的台劇影集《華燈初上》,就要在網飛全球影視平台上映,這是網飛在台灣砸大錢支持拍攝的戲劇,網飛整合來自世界各國的影劇文化特色內容,與Disney+做出明顯區隔,也成為其繼續保有龍頭地位的競爭優勢。

不僅如此,十一月初,網飛執行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還宣布進軍遊戲市場,並且一口氣推出五款遊戲。網飛進軍遊戲市場,讓許多人摸不著頭腦,很奇怪為何網飛會做這個決定?難道又是一個來湊「元宇宙」熱鬧的投機玩家?

不過,執行長哈斯廷斯的說法,倒是很有意思。他說,網飛的對手不是其他的OTT(串流平台),而是人們所擁有的任何娛樂形式,也就是其他會佔用同樣休閒玩樂時間的對手,例如《要塞英雄》(Fortnite)這種會讓用戶一玩就是幾小時的知名遊戲。

看到這段話,讓我對網飛的發展前景,又有了全新的體認。

(取自Netflix臉書粉專)

Netflix的對手不是串流媒體,不是像Disney+、HBOmax、Hulu、亞馬遜影片、Apple TV+這些公司,而是所有的娛樂產業,其中遊戲產業就是最容易讓人流連忘返、完全沈浸其中的對手。

因此,既然遊戲產業也是潛在對手,那不如把遊戲也納進版圖中。當網飛不斷在累積創造自己的內容IP時,未來這些IP也一樣可以數位化,並且讓網飛就順勢經營遊戲產業。在網飛剛推出的五款手遊中,其中有兩款就是以旗下熱門原創劇《Stranger Things》為主題,已訂閱網飛的會員,都可以在Android系統及App Store iOS免費下載到手機玩遊戲。

同樣的,當網飛把旗下影集延伸至遊戲時,未來也同樣會把熱門遊戲改編成影集,例如像《惡魔城》、《獵魔士》等,都是由遊戲改編而成的影集。遊戲與影集將更加異業結盟以及水乳交融,網飛除了鞏固串流平台的龍頭地位,也可能成為結合遊戲的娛樂界巨擘。

網飛不限制自己的業務發展,也讓人聯想到當年亞馬遜從網路書店起家,但後來在電商產業中,從A到Z什麼都可以賣,完全無極限,因此也讓事業展開數十年的快速成長。當CEO不再畫地自限,並展現成長的企圖心時,成績才會如此驚人。

當然,網飛進軍遊戲業,不保證一定成功,但我認為,網飛進軍遊戲產業,目的應該也不是要在遊戲市場獲利,而是把遊戲視為一種行銷策略,目的是要更強化用戶在線上影視平台上的黏著度。就如同先前網飛也發展播客(Podcast),目的一樣是要鞏固線上影視平台的本業發展。

網飛與Disney+的競爭與較勁,最後到底是誰獲勝,也不一定是重點,甚至說不定還會有其他對手跳出來,例如Apple TV+也可能後來居上。我更關心的是,在所有大企業拼命加碼投資後,線上影視平台不僅已確立發展大趨勢,更將成為一股衝擊影劇文化產業的改變力量,沒有人可以忽略這個有如革命的大趨勢。 

就像二十年前,台積電與聯電的世紀爭霸一樣,當時兩家公司分別宣布十年數千億元的大投資計畫,兩家龍頭廠展現跨世紀投資雄心,其實意味著往後十年、二十年半導體晶圓代工時代的來臨。如今來看,晶代圓工的趨勢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確立,任誰都阻擋不了,即使後來台積電大勝,但聯電如今也有不錯的表現,不管誰成為龍頭,但背後那些擁抱新時代的人,才是最大贏家。

用相同的角度來看,網飛與Disney+的針鋒相對,一樣意味著線上影視這個趨勢將持續很多年,並刺激全行業發生令人驚心動魄的十倍速成長。很高興自己又身處在這個充滿活力與創意的年代,可以見證另一個新時代的降臨,從中獲取許多的靈感、養分與感動。

未來,線上影視及娛樂平台的大革命,將會涉及每個人對工作與職場的選擇,還有生活與休閒娛樂的變化,更重要的這些企業的大成長,都會是主導資本市場的重要投資大趨勢,奉勸各位,千萬不要錯過這個大潮流!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