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4年每年加發16元現金股利 聯發科這部「賺錢機器」藏有什麼驚人利多?

聯發科上周(4/28)法說會公布第一季財報,EPS高達16.21元,另外又宣布未來四年每年加發16元現金股息,這個令市場意外的大好消息,讓聯發科隔日一開盤就漲停且一價到底,未成交買盤高達上萬張,外資也紛紛調高聯發科目標價,里昂證券甚至喊到2000元,比29日1185元收盤價還高出近八成。

聯發科近來業績節節高升,去年第三季5G晶片出貨量超越高通,因此市場原本就預期第一季財報會相當亮麗。不過,聯發科公布的成績遠超越市場預期,尤其股息政策更令市場振奮,可以說是好到令人難以置信。

在這個重大利多中,最重要的是聯發科首創的特別現金股利政策。聯發科決議從今年起,將過去經常性現金配息率從往年的60至70%提高到80至85%;此外未來四年每年加發16元現金股利,也就是四年總計超過1,000億元的特別現金股利。

因此,以28日公告今年的股利政策,將配發21元現金股利,但要再加上每股16元的特別現金股利,代表2021年股東領到股息可望高達37元。

多發股息 代表經營層的信心和照顧股東權益

聯發科這項驚人的股利政策,有兩個很重要的意義。首先,經營層對公司各類產品線的競爭力及未來發展前景有很大信心,即使要多發千億元現金給股東,但公司仍有相當自信可以再賺更多現金回來。

其次,公司重視及照顧股東權益,要將多餘的現金發給股東,這與過去很多台灣企業傾向把現金抓在手上的作法不太一樣。若觀察許多國際級企業,如今確實也都朝向「淨現金」為零或負的方向發展,聯發科很可能成為第一家採取與國際同步作法的台灣公司。

在討論這兩個重要意義前,可以先看一下聯發科幾個關鍵的財報數字。至去年第四季,聯發科帳上的現金與約當現金有1966億元,保留盈餘有2176億元,未分配盈餘有1730億元,因此,只要拿出六成的未分配盈餘就有千億元,未來四年每年要加發16元股息完全沒問題。

因此,聯發科宣布未來四年要多配出1000億元現金股利,即使不計算未來四年公司可以創造多少現金流,就算用2020年底的帳上現金就可以完全支應,而且配完之後公司仍然擁有近千億元現金。

觀察重點不只是目前聯發科的財務數字很漂亮,這展現的是過去的經營績效,更重要的是,聯發科未來賺錢的速度將愈來愈快、愈賺愈多。

例如,若攤開過去幾年的財報,聯發科2014年EPS創下30.04元的高峰後,在2015年至2019年五年之間,EPS大約都在13元至16元左右,但去年再度大增至26.01元,今年第一季則繼續跳升到16.21元,一季就賺贏2015至2019年間每一年的年度總合,速度相當驚人。

或許有些人會懷疑,聯發科把千億元現金配給股東,是否因為未來沒有太多投資機會?答案顯然不是如此,因為當公司獲利能力大增、創造現金流的能力更強時,即使現金發給股東,每季、每年都還可以賺更多回來。從去年第三季起,聯發科因為5G晶片銷售大增,並且超越高通成為全球市占龍頭,聯發科這部「賺錢機器」就展開超強的吸金大法。

其實,IC設計公司最重要的競爭力是什麼?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二十年前就說過,就像房地產最重要的是「地點、地點、地點」,IC設計公司就是「產品、產品、產品」。至於要提高產品競爭力,就只有投入研發,而且投資要比別人更早、更具規模,才能創造領先優勢。

因此,衡量IC設計公司最關鍵的指標為何?當然就是各家公司投入多少研發金額,以及研發的品質與產生的效益為何。更精確地說,要讓研發實力提升,就是如何把錢砸到最厲害的研發人才身上,才能看到最佳的研發成果。

如今聯發科5G晶片領先全球,已證明公司有很強的研發效益,另外從投入金額與規模來看,聯發科研發費用占營收比,也在全球IC設計產業名列前茅。

一年研發支出等同兩棟101大樓 聯發科大手筆無人能及

根據聯發科統計,從2010年至2019年的十年間,聯發科總計投入研發費用達到4200億元。若統計2019年全球半導體公司研發費用佔營收比的數字,聯發科研發費用20.38億美元,營收79.67億美元,占比高達26%,這個數字與輝達並列成為全球第一,比高通、超微的23%還要高,也比博通的21%、英特爾及亞德諾的19%高。

因此,當這個研發投入與賺錢機器的模式建立起來後,接下來,聯發科每年還是會把最大筆投資放在研發上,例如今年第一季研發費用高達224.27億元,依此推估全年研發支出很可能達新台幣1000億元(大約35億美元),這個金額與規模,在台灣企業中遙遙領先、無人能及。

1000億元相當於可以買兩棟101大樓,對於傳統產業的人來說,每年研發金額是花掉兩棟101大樓,這是完全無法想像的事,但對於高科技行業來說,卻是企業追求成長必須付出的代價。更重要的是,優秀的企業若能每年燒掉兩棟101大樓,卻又賺回相當於三、四棟101大樓的現金,這才是真正厲害的公司。

另外很多人也有一種迷思,認為只有晶圓廠或封測廠這種硬體廠商才需要投資,因此常以「資本支出」來判斷企業有沒有投資,但對IC設計公司來說,最重要的資本支出就是研發支出,投資最好的工程師及最有競爭力的產品。

而且,聯發科的研發支出已比其他龍頭企業如日月光控股(今年預估19-20億美元)、聯電(今年預估23億美元)的資本支出還要多很多,就像蘋果、谷哥及臉書很少投資工廠與機器設備,但也都花很多錢在人才及產品上,是很類似的道理。

值得一提的是,對比聯發科的對手高通及博通,這兩家公司的營收與市值都比聯發科大,例如高通市值是1565億美元,博通是1862億美元,大約是聯發科670億美元的2到2.8倍。規模大這麼多,照理說,高通及博通手上,應該有比聯發科更多的現金才對吧?

但有趣的是,目前高通及博通兩家公司,手上的「淨現金」都是負的,其中高通現金及約當現金67億美元,至於短債與長債分別是5億及 152億美元;博通的現金是76億美元,短債1億美元,長債407億美元,把現金扣掉短債及長債,「淨現金」都是負的,而且負值相當高。

以高通為例,連續三、四年維持淨現金負數的狀態,而博通長期靠併購擴張,因此大量向銀行借款,長債高達407億美元。

這兩家國際一流的IC設計公司,為何可以維持「淨現金」是負的?最關鍵的原因,是高通與博通多年來業績不斷成長,與聯發科一樣都是很厲害的賺錢機器,靠著每季每年的營運就可以產生很多現金流,加上現在全世界資金寬鬆,借錢並不難,尤其是好企業要借錢更容易,根本不需要留太多現金在公司。

追求淨現金為零 蘋果率先起跑

追求淨現金為零的目標,目前全球股票市值王蘋果也有類似的作法。過去蘋果帳上擁有很多現金,但2018 年也宣布將逐步實現「零淨現金」(Net Cash Neutral)的目標,也就是說,公司的現金不僅要往下降,而且最終還要變成零。

因此,蘋果於2018至2020年,透過庫藏股和配發股息方式,將自由現金返還給股東,使淨現金減少約 500 億美元,有分析師預估,蘋果將延續這項趨勢,未來四年內,每年淨現金將減少約250億美元。

顯然,對很多世界級企業來說,當企業本身創造盈餘的能力很強時,確實不需要保留很多現金在手上,把多餘現金還給股東,企業則追求讓資金運用更效率化,例如除了投資研發外,還有買庫藏股、配現金給股東、併購等等,這些才是目前國際級企業正在做的事。

這裡又牽涉到一個投資人很常見的迷思。企業的價值,並非手上擁有多少現金,而是未來可以產生多少現金流的能力,尤其對高科技公司來說,更不需要滿手現金,未來有能力把錢賺回來,而且賺錢能力比別人強,才是贏家要追求的方向。

況且,在通貨膨脹的年代,把公司多餘現金還給股東,還有另一番意義。與其企業賺太多錢都放在公司內,不如發給股東,讓股東自己決定要投資何種資產來對抗通膨。

企業不可能也不必要去投資抗通膨的資產,只需要做自己最專精的事,把錢投入到企業最強且最能獲利的領域,不斷研發出更強的產品、賺更多的錢,才是企業家最該做的事。

不過,企業家願意把現金配給股東,還是需要相當大的信心與體悟,只有企業對未來前景有很大的把握,才會大方配發股息給股東,否則大部分企業家總是希望把現金抓在手上,以備不時之需。

當國際企業都朝向零或負的「淨現金」方向發展,代表的是投資人不再以公司擁有多少現金為重點,更重要的是企業如何有效運用現金,還有未來有創造多少現金流的能力。

因此,聯發科此次通過四年千億元特別股利,願意把現金返還給股東,這對台灣電子業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宣誓,由蔡明介及蔡力行帶領的聯發科,已向所有台灣電子業CEO發出一個重要訊號,值得其他同業多多琢磨研究一下。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