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位病患遭到2度感染 新冠肺炎恐難逃「流感化」 疫苗、檢測、新藥開發難度大增

近來全球出現三位新冠肺炎二度感染的案例,除了代表新冠病毒一直有新的變異外,病患在染病後產生的抗體無法持久,也讓人對疫苗甚至藥物的效用產生疑慮,當新冠肺炎愈來愈走向流感化後,關於防疫作法、疫苗開發到檢測與新藥開發等產業會朝何種方向發展,也成為全世界關注的新議題。

這三個二度感染的例子,首例是出現在香港,患者的病毒株基因排序明顯不同,屬於不同病毒分支,因此確認患者是康復後再被感染,這也是全球首宗新冠肺炎患者康復後被二次感染的文獻。

至於隨後發生在荷蘭及比利時的案例,比對兩個患者二次感染病毒株患者的基因序列,也都明顯出現差異,代表患者第一次產生的抗體強度不足以抵抗略為變種的病毒。

在今年2月新冠肺炎流行之初,前中研院長、國家生技醫療產業策進會會長翁啟惠就預言,新冠肺炎的致死率雖然比SARS低,但傳染速度更快,將來很可能演化成如流感般的傳染病,不能掉以輕心。

翁啟惠當時的判斷,如今確實正逐步發生,最近衛福部長陳時中也提到,他先前提及新冠肺炎後續發展有幾種可能,包含流感化、和人類持續共存,或是和SARS一樣逐漸消失。根據目前的發展情況,流感化的可能性確實越來越高。

因此,當新冠肺炎朝流感化發展,也將對全球各國的防疫觀念與作法、疫苗的開發,甚至檢測試劑及新藥開發等作法,都會產生衝擊與改變。

二度感染風險存在 「佛系防疫法」破功

首先,所謂新冠肺炎流感化,主要意義是目前流感病毒的傳染已變成每年都會有,而且呈現夏季減緩、秋冬季再次上升的季節性變化;此外,流感每年都會流行不同的變異株,因此每年WHO(世衛)都要不斷追蹤確認並公布,讓全球17家疫苗公司可以及時生產當年可能流行的適合疫苗。

因此,當新冠肺炎二度感染的情況出現,似乎代表即使已感染過的人,仍有可能感染別種變異的病毒,例如目前流感也分A型流感病毒的H3N2亞型與H1N1亞型,以及B型流感病毒(又分「山形株」及「維多利亞株」兩種)等三類。至於新冠病毒目前已有六大變異,都可能造成未來二度感染的機會。

新冠肺炎流感化的趨勢,也將改變防疫的觀念與作法,例如過去部分國家採用「佛系防疫法」,如今似乎也變得沒有意義,因為佛系防疫認為不要採取積極作為,讓過半國民都染上肺炎病毒,讓抗體自然形成,之後就不會再感染,未來若二度感染的案例愈來愈多,佛系防疫的作法顯然就立即要「破功」。

對台灣來說,二次得病案例出現也有重大意義。過去有些人擔心台灣因為第一波感染人數少,擔心秋冬季來臨時會面臨比其他國家更大的感染危機,但如今看來,雖然台灣對防疫仍然不能鬆懈,但台灣並沒有特別危險,至於其他已經有許多國民染病的國家,也沒有特別安全,因為二度感染風險仍在。

出現新變種 疫苗開發就要重新來過

其次,新冠流感化則是對疫苗及新藥開發帶來更多挑戰。以疫苗開發為例,雖然目前世界各國都加緊速度,也准許以緊急情況提供流程縮短的許可,但是一旦新冠病毒又出現新變種,疫苗開發也要重新來過,這將是重大挑戰。

國光生技董事長詹啟賢說,全世界二度感染的案例目前還不多,但確實已讓新冠朝向流感化的方向發展。這些二度感染的案例,也表示疫苗開發難度確實很高,例如抗體能產生多少保護力?能不能抵抗病毒?能否達到免疫水準?抗體在身上能夠持續多久?這些都是開發很重要的議題,會讓疫苗的生產難度大幅提高。

國光生技副總經理邱進益說,針對病毒變異的部分,國光在新冠疫苗開發時,將變異分為六大類,已抓住最重要的受體結合區域(RDB),可以涵蓋目前大部分病毒變種,未來若出現其他較重大變異,在下階段也不必然要重新做臨床,只要再多進行一些開發即可。

台康生技副總經理張志榮也表示,流感的特性是每年有不同的病毒株產生,所以要去預測可能產生的病毒,找到可以有效產生合適抗體的疫苗施打。所以疫苗要不斷開發,研發難度、時間及成本相對增加。看起來新冠病毒還會存在一陣子,而且感染已是無法避免,所以檢測及治療藥物的開發也是重要的一環,但相對來看,疫苗的開發可能更為重要。

此外,張志榮也認為,檢測的難度會因病毒偵測的準確性的門檻拉高,造成開發的困難。藥物也會像愛滋病毒HIV一樣,難以開發出有效的藥。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