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尚義對台積電的承諾還在有效期限?投效中國半導體企業就是「叛將」的指責太沉重

蔣尚義:我答應張忠謀不會傷害台積電- 今周刊
台積電前共同營運長、資深研發副總蔣尚義。(今周刊提供)

日前中國媒體傳出,由於近來美中貿易大戰加上肺炎疫情,影響武漢弘芯半導體公司後續資金無法到位,也導致台積電前共同營運長、也是現任中國武漢弘芯半導體執行長蔣尚義,出現萌生退意的消息。蔣尚義也表示,目前公司是有些問題待解決,但其他方面則不願意多談。

對於武漢弘芯資金未到位、蔣尚義有意退出的消息,國內媒體也出現不少評論。不過,許多批判用字相當直接,例如,「背叛台積電投奔中共!台灣半導體二位叛將悽慘下場曝光」,或是「叛將生不如死現世報,給親共不肖份子做為借境!」類似評論不在少數,讓人看了怵目驚心,又相當刺眼。

弘芯資金沒有到位,蔣尚義處境確實尷尬,這的確是事實,同時間也看到半導體分析師陸行之的評論,「看起來這次蔣爸和一群跟著蔣爸過去的前台積人被投資方愚弄了,資金沒到位,又壞了名聲。」陸行之的評論講到重點,也沒有添加太多個人情緒與政治色彩,讓人有進一步想深入探討的空間。

先談武漢弘芯到底出了什麼事。根據觀察,弘芯從一開始的規畫就太大膽,2017年11月成立時,弘芯原本計畫2019年底就要引進曝光艾司摩爾 (ASML) 設備,開始發展 14 奈米製程產線,至於第二階段更預計切入7奈米製程,兩者都是規畫三萬片產能。

對於一家新進業者來說,就算是找到蔣尚義這種高手,但想要跳過許多必要的學習過程,立即達成這麼大膽的目標,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任務。近來大環境又轉差,美中貿易戰又對歐美高精密設備輸入中國採嚴格審查或禁止,加上武漢亦是大陸疫情最嚴重的地區,建廠進度嚴重落後,資方拿不出錢投資,其實並不奇怪。

而且,武漢弘芯的跌跤也不是特例,在眾多大陸半導體投資案中,如今遇到瓶頸或是失敗收場的案例也很多。因為半導體不是互聯網產業,無法短期內看到成效,但許多投資方都抱著這種速成的心態,就算找到再厲害的經營團隊加入,沒有好的環境與企業文化,恐怕也很難施展拳腳。

「絕不做出傷害台積電的事」 蔣有守住底線

蔣尚義離開台積電後,先加入中芯國際擔任獨董,後來又接下武漢弘芯執行長,他投效對岸半導體公司這件事,有不少人批判得相當不客氣,最常見的就是稱其為台積電「叛將」。

但是,筆者覺得重點在於,蔣尚義到底有沒有違反當初他向張忠謀承諾的:「絕不做出傷害台積電的事」?如果大陸企業採用惡性挖角、偷竊抄襲等手法,這不只是傷害台積電,也是傷害台灣產業的事,但若大陸企業是靠自己本事與台積電競爭,背叛兩個字就叫得太沈重了 。

蔣尚義在台積電工作時,員工都稱他為「蔣爸」,為人溫文儒雅、謙遜有理,比學者還學者。他對台積電的貢獻也是有目共睹,因為他禮賢下士,浸潤式微影製程之父林本堅才會加入台積電,讓台積電在28奈米狠狠的甩開其他對手,奠定霸主地位。

因此,若問一下台積電員工,應該沒有人會相信,蔣爸會到對岸做偷竊抄襲、對不起台積電的事。可是,這幾年兩岸科技廠近身肉搏,許多台灣企業被打得很慘,因此,用「叛將」這種字眼形容跳槽到對岸的主管,便成為一個流行字眼,從張汝京、高啟全、孫世偉、朱尚祖到蔣尚義,每一個都被打成叛將。

過去,台灣確實發生過一些不肖員工把技術偷到對岸的例子,不過,在美中科技戰不斷加劇下,未來這種作法風險將大幅提高,美方對技術的流向與司法的追究與制裁,將讓這種行為付出很大代價。

日前美光控告聯電及中國福建晉華竊取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DRAM)生產技術的案子,其中涉案的三位主管被處 4 年半到 6 年半徒刑,另外曾任職台灣美光總經理與聯電副總的福建晉華總經理陳正坤,也被另案調查,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至於過去跳槽至三星的台積電研發主管梁孟松,也因為當時台積電懷疑梁洩露技術給對手,憤而提出洩露營業秘密訴訟。最高法院也在2015年判決梁孟松禁止使用、洩露台積電的營業秘密及人事資料,而且判決他在「競業禁止期限結束後」仍不准到三星工作。

長江存儲完成台灣想做的 中國一流企業終會冒出頭

這個判例已成為國內高科技業最重要的指標,也是許多加入競爭對手的主管必須牢記在心的警惕。

在美中高科技業的激烈對戰中,大陸企業確實很積極想拉攏台灣人才,至於台灣許多退休主管,不免也有到對岸發展歷練的想法,這本來就是企業競爭必然的結果。

雖然對於大陸企業的野蠻成長、重金挖角及抄襲等,已經有不少文章批判過,但是,中國人才、資金眾多,企業素質從最好的到最差的都有,如今前段班的發展已經逼近台商甚至超越的地步,未來對台灣的競爭壓力會愈來愈大。

例如,長江存儲的NAND快閃記憶體技術已經超前,並宣佈其128層的3D NAND已研發成功。這是台灣過去努力多年卻做不到的成績,但大陸企業做到了,因此,台灣也不必一直覺得人家都在「偷」台灣技術,因為環境與形勢正在轉變,大陸終究會有世界一流企業冒出頭。

至於那些不明究理,把政治口號與批判拿來對待專業工作者的評論,我想就更不是這個社會需要的了,大家在表達意見時,還是應該保留對專業工作者最起碼的一點尊重。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