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發科營收跨過「天險」 「摩爾定律」被台南子弟取代…從蔡明介到黃仁勳 他們如何用「夢想」辦到的?

聯發科營收跨過「天險」 「摩爾定律」被台南子弟取代…從蔡明介到黃仁勳 他們如何用「夢想」辦到的?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攝影:今周刊)

聯發科昨(8)日公布9月營收達378.66億元,較去年同期出現驚人的61%成長,累計前三季營收也已達2257.4億元,較去年成長24.37%。以聯發科在5G晶片已與高通平起平坐的態勢來看,今年營收應該可以輕鬆超越新台幣3000億元,挑戰全球IC設計業的天險100億美元營收。這個成績得來不易,值得國人為聯發科喝采。

統計全球IC設計產業的營收,以目前公布的數字來看,年營收突破100億美元的公司只有4家,分別是高通、博通、輝達及聯發科。至於排第5位的是近來很紅的超微,不過即使超微今年成長率很高,但要突破100億美元並不容易。

台灣經常提到半導體護國神山台積電,但台灣不能只靠一家台積電,需要打造更多中小型的「護國群山」,就像中央山脈有連綿的高山群聚、峰峰相連,只有如此才能讓產業聚落及生態鏈更健全。聯發科突破100億美元營收,已是護國群山中的重要一員。

談到IC設計業的天險,20多年前聯發科成立不久時,我協助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撰寫一本談IC設計產業的書《競爭力的探求》,當時就有很清楚的論述。

聯發科切入手機晶片 順利攻克10億美元天險

所謂的天險,指的是絕大部分企業都無法跨躍的障礙,至於為何有這個障礙,關鍵當然是看晶片銷售的終端市場有多大。聯發科成立於1997年,時值90年代末期,大部分IC設計公司都只有單一產品,在產業規模受限下,蔡董提到那時IC設計業的天險是10億美元。

至於為何是10億美元(新台幣300億元)?當時的推論是,彼時IC使用量的最大市場是電腦產業,而電腦一年銷售是1.3億台(後來賣到3億台就已趨緩),因此回推晶片組用量可以養出幾家IC設計公司,因此營收達到10億美元就是難以突破的瓶頸。

蔡董也預測,未來要創造突破10億美元天險的事業,一定要從手機晶片市場去尋找,當時功能性手機年銷量已達4億支,而且成長動能還很強,也因為有這個趨勢判斷,聯發科後來全力聚焦資源投入手機晶片的開發。

不過,當時聯發科切入手機晶片的決定,不僅國際大廠抱著看笑話的心態,即使台灣產業界也不看好,但聯發科一路堅持到現在,從3G、4G推進到5G,成為高通最不敢忽視的對手。

如今,20年後的現在,全球最大的晶片市場毫無疑問就是智慧手機,年銷量達15億支,而且從4G進展到5G,數量即使不增加,但晶片單價也大幅提升,這個市場的代表企業就是高通與聯發科。至於博通的網通晶片,輝達在遊戲繪圖及伺服器晶片,也都是在數量及單價有明顯提升下,乘勢而起突破100億美元營收的天險。

另外可以再補充一點,這些年營收突破100億美元的公司,全部都不是單一產品線,透過各種併購及擴張策略,這些大型IC設計公司均擁有多樣化的產品布局,例如聯發科手機晶片占營收比重,去年只有三成多,今年只有四成多,都維持在一半以下。

手機晶片引領風騷後,還有什麼產品會成為最大的驅動市場?顯然就是更加無所不在的AIoT(人工智慧+物聯網),這是一個比手機要再大上百倍、千倍的市場,儘管每個AIoT都是很小的裝置,但當數量達到數百億元到數千億元時,所需的IC也將難以想像,屆時若有IC設計公司率先突破1000億美元的營收天險,很可能就是AIoT市場的大贏家。

突破1000億美元營收 輝達是最佳候選人

再進一步問,誰會是最可能達到1000億美元營收的IC設計公司?我相信,近來收購安謀(ARM)的輝達(nVidia),應該是最被看好的候選人。

黃仁勲發動輝達收購安謀,想法其實很簡單,因為輝達已在伺服器端(Server)擁有絕佳優勢與高市占率,若加上安謀在終端(Edge)手機的壟斷力量,兩者可以連成一氣,並以輝達領先的人工智慧(AI),做為連接這兩端的軟體趨動力。AI等於是新時代的軟體作業系統(OS),未來輝達加上安謀,極可能是全球AIoT的霸主,也最有可能成為營收突破1000億美元的新巨人。

當然,如果IC設計產業誕生出一家營收上千億美元(約新台幣3兆元)的公司,那麼培育IC設計業的晶圓代工業,當然也不會只有目前的格局。屆時台積電很可能在目前營收新台幣1兆元(去年是346億美元)的基礎上,再成長5至10倍,也就是達到5到10兆元(約1700億至3500億美元)。

現在做這些預測,可能有不少人覺得不切實際,但就像20年前IC設計的天險還在10億美元時,沒人相信100億美元營收的公司會出現,也沒有想過台積電營收能夠突破1兆元。人最怕的就是缺乏想像力,一旦夢想被框住,也就限制了商機與財富。

領導人因夢想而成就偉大事業,黃仁勲就是最好的寫照。近幾年,主宰半導體超過半個世紀、由英特爾共同創辦人摩爾提出的摩爾定律(Moore’s Law),如今面對的瓶頸愈來愈大,因為每18個月電晶體增加一倍,已被半導體材料的物理極限所限制。

「黃仁勲定律」成為半導體產業新標竿

但是,黃仁勲不斷地以夢想驅動輝達,以軟體、AI結合硬體IC,統計自2012年至2020年,輝達的AI晶片功能增加317倍,相當於IC的運算功能每年成長超過一倍以上,如今產業界不再談摩爾定律,反而是黃仁勲定律(Hwang’s Law),因為這種結合硬體及AI的成長模式,已成為半導體產業的新標竿。

從摩爾定律轉變到黃仁勲定律,資本市場當然也有具體回應,輝達市值不僅輕易就超越英特爾,兩者本益比差距更拉大到10倍,前者是100倍以上,後者是10倍以下。 

在ARM釋放出售訊息時,當時我曾大膽提出,為何台灣不集資買ARM?台灣要出400億美元其實並不難,但是擁有那些錢的人,一定會提出不能買、不該買的一百種理由,結果當然是太多機會都錯失了。可惜台灣很少像黃仁勲這種有遠見及敢做夢的人,至於敢投資這種企業家的人就更少了。

敢做夢的人,有些地方視他為天才,但有些地方則被當成瘋子。大家若仔細想想,黃仁勲的成功故事,可能發生在台灣嗎?這位出生於台南的子弟,如果輝達是在台灣創業,黃仁勲有膽在台灣做這種夢嗎?就算他敢提出這個想法,會不會先被媒體與名嘴的口水淹沒?有人敢拿錢投資他或借他嗎?資本市場願意給他100倍的本益比嗎?主管機關會不會每天盯著公司要求發重訊澄清?

台灣不是矽谷,不是就是不是,每天喊著要成為「亞洲矽谷」,口號喊再多也不會成真。我們應該問問自己,台灣自由民主的價值很棒,但除了矽谷及那斯達克外,輝達這種好故事可能發生在台灣嗎?如果大家都只想打安全牌,缺乏做夢的勇氣,沒人願意冒點風險,台灣很難有大格局,像聯發科這種足以列入「護國群山」的企業,恐怕也要等待更久才看得到了。

歡迎留下您的想法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