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發展與教育改革

主跑科技產業二十多年,心中一直有幾個疑問。例如,為何台灣公司大部分品牌都做得不好,產業型態都以代工為主?還有,為何台灣耕耘電子業這麼多年,卻很少能夠參與國際標準與規格制定?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台灣工程師「解決」問題能力超強,但卻很少人懂得如何「定義」問題?

最近,有兩件與大學教育相關的事,激發我一些想法,也解答心中部分疑惑。我不敢說我已找到答案,但還是藉此專欄與大家分享一些心得。

其實,產業會發展出什麼特色,本來就與人才習習相關,而人才養成的源頭在教育,教育塑造了台灣人才的優勢,當然也同樣帶來不足與缺憾之處。

第一件事是9月18日,陽明與交大兩校已決定合校,這是近來國內大學改革的重要大事,也是首度出現跨領域Bio-ICT(生醫與資電)的合校。我在八月曾發表過一篇討論陽明交大合校的文章,後來一位朋友提醒我說,台大早已擁有所有生醫、資電科系,但並沒有因此提昇跨院系的合作能量,至今仍受限於各自的門戶之見,他希望陽明交大合校應該努力避免這樣的困境。

朋友這個說法並沒有錯,跨領域無法合作也不僅限於生醫與資電。歸根究底,不同專業領域的壁壘分明、互不往來,可能才是癥結所在。

台灣的大學養成教育,高中以前不重視興趣的培養與啟發,進入大學後又直接分專業科系,往往太侷限於自己的專業領域。美國大學的醫學系是大學念完四年再去申請,學醫前已有其他主修科系,另外有些大學專業課程會到大三後才分科,轉系彈性也較大,許多人畢業時都有雙主修。

當太偏重專業領域,博士很可能只懂自己領域的事,有人形容專家就是「訓練有素的狗」,而且這種情況不只限於醫科,電機領域也是如此。台灣吸引最多優秀人才的學科就是醫學及電機,當這群頂尖人才都只懂自己的專業,彼此互不了解甚至瞧不起,難怪會有門戶之見、難以整合。

當然,嚴格的專業訓練,讓台灣人才擁有很強的解題能力,因此最後呈現出來的就是代工能力超強,這是台灣的優勢,但缺乏跨領域整合能力,卻是進一步升級的障礙,當然更難有定義問題的能力,因此在品牌創造或標準制定也就難有表現了。

有定義問題的能力,是各行各業都需要的人才,例如總統要知道他(或她)領導的是什麼國家,國防部長要知道他打的是什麼仗,醫院院長或電子業CEO,更要知道在人工智慧(AI)、大數據等新科技當道下,未來世界將往何處去,更要理解自己的任務與使命,才能帶著大家挑戰未來。

我遇到的第二件事,是聽到一位好朋友的兒子,今年從建中畢業,沒有進台灣的大學,而是申請到大陸崑山的杜克大學念書。

這所大學由美國杜克大學與武漢大學合作,土地、校舍都由中方出資,杜克則負責將美式全套教育搬過來,全美語上課。今年招收四百位學生,國際生有兩百名(其中一百名是美國人),中國學生(包括港澳台)二百名,國際生學費六萬美元,中國學生三萬美元。

在校四年中,學生有一年要到美國及其他國家上課,由於崑山是大陸知名工業區,不少台商也在當地設廠,企業需才殷切,都希望與學校有更深入合作,還提供很多實習機會,因此學生畢業後都有很多工作等著他們。

美中貿易戰打得如火如荼,但商機與市場不等人,如今中國類似崑山杜克大學的合作聯盟案至少有十幾個。教育本來就是好生意,是產值相當驚人的行業,美國大學不僅成功吸引全球優秀人才去美國就讀,如今更以最接地氣的方式,直接到需求最大的中國落地,把這門好生意發揚光大、做到極緻。

大家都知道,台灣的大學正在崩壞毀滅,未來十年,恐怕不知道會有多少私校地雷等著引爆。對比目前國內已經鬆綁的中小學教育,如今產生不少擁有特色的學校,讓大家有另一種選擇,但台灣的大學被教育部嚴格限制,幾乎沒有彈性空間,挑戰將更嚴峻。

教育改革是關台灣未來的重大議題,不僅牽涉到超過百家大學的命運,更影響台灣人才與產業發展等方向。教育改革不僅迫切,更應加速進行,才不會成為阻礙台灣發展的絆腳石。

台灣民眾對政治超級熱情,但教育改革卻很少成為選民關心的議題。不管下一任總統是姓蔡還是姓韓,希望每個人都提出一個足以說服選民的大學改革計畫,若有人能把這件事說清楚,提出一個可以說服我的作法,我一定會幫他(或她)拉很多票。我是很認真地這麼說,也希望眾多蔡粉、韓粉也認真要求你們支持的人,做到他們的承諾。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