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德音鬆口背後 台積電、三星再闢新戰場

劉德音鬆口背後  台積電、三星再闢新戰場
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不排除收購記憶體廠之說,已引起全球半導體業一陣騷動。(攝影/今周刊吳東岳)

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日前透露,不排除收購記憶體廠,各方紛紛點名被收購對象;究竟台積電的購併探針將指向何方,半導體業界高度關切!

今年九月六日《日經亞洲評論》報導,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參加台灣半導體大展(SEMICON Taiwan)時鬆口:「不排除收購記憶體廠的可能性,但目前尚未有具體收購目標。」該刊同時引述業界看法,點名台灣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廠南亞科技,可能是台積電潛在合作或投資目標,或與美國DRAM大廠美光成立合資公司。

劉德音這兩句短短的發言,在全球半導體業掀起狂風。台積電是當今全球半導體製程的領先者,尤其格芯八月時剛宣布退出七奈米技術的投資,讓台積電在先進製程少了對手,有助於收割蘋果、輝達、超微、華為海思等客戶。如今,透露有意購併記憶體廠,台積電在記憶體領域的策略與布局方向,自然具有十足指標意義。

日媒點名台積電可能收購南亞科,大部分業界人士認為不太可能,因為南亞科沒有自有技術,需要仰賴美光技術授權,而且台積電雖有嵌入式記憶體業務,但單獨型(stand alone)記憶體代工市場並不大,台積電沒興趣做,目前僅格芯、聯電或中芯有做。

DRAM、NAND晶片 市場飽和 台積電難趁虛而入

一位不願具名的外資分析師直言,二○○○年時,台積電就從世界先進的標準型DRAM撤退了,如今,「台積電若要購併企業,也會選擇具備世界領先、且能整合邏輯與記憶體並創造價值的技術,南亞科絕對不符合條件。」

此外,日媒報導台積電可能與美光成立合資公司。確實,去年美光傳出有意出脫NOR Flash(編碼型快閃記憶體)部門時,雙方有所接觸;只是NOR Flash是否還有前景,業界有不同意見。主張台積電不可能買美光NOR Flash部門的人認為,NOR Flash的重要性在下降,不僅美光想撤出,即使過去第一名的賽普拉斯(Cypress)也有些意興闌珊;正因大廠逐漸放手下,才讓台灣的旺宏、華邦崛起,躍為全球前兩位;此外,中國兆易創新的產量也在快速推進。

再看目前記憶體市場最大的兩塊:DRAM及NAND Flash(快閃記憶體),台積電似乎也難有趁虛而入的機會。

例如目前DRAM廠僅三星、海力士、美光三家具寡占地位,且近兩年獲利大增,不可能有出脫計畫。盤點NAND Flash的供應商,扣除三星、海力士、美光,剩下東芝、威騰(WD)及英特爾。

其中,東芝去年有意出售NAND Flash部門時,台積電確實領了標單,但後來由貝恩結合日本產業革新機構及政策投資銀行、海力士、蘋果及戴爾等合組的團隊取得。而威騰與東芝合作密切,已表明會持續耕耘,收購機會不大。

至於市占率最低的英特爾,已計畫明年初結束與美光NAND Flash的合作關係,但因打算全力搶攻中國市場,傳出有意將NAND Flash授權給有投資關係的清華紫光。

方向一:MRAM 相中車用、物聯網應用廣

看來,傳統DRAM及NAND Flash未必是台積電出手購併的最佳場域,放眼記憶體產業,還有不少創新技術,可能才是台積電有興趣的目標;其中之一,便是MRAM(磁阻式隨機存取記憶體)。

MRAM的存取速度接近SRAM(靜態隨機存取記憶體),具快閃記憶體的非揮發性特性,在容量密度及使用壽命上也不輸給DRAM,具有能耗低、面積小、非揮發性、讀寫速度快、操作電壓低、製程複雜度低等優勢,深具成為通用型記憶體的潛力,尤其看好成為未來在工業、車用或物聯網等應用中,整合MRAM的嵌入式記憶體。

如今,三星、英特爾、格芯、IBM都已投入MRAM的開發;尤其,主要對手三星在MRAM的研發速度相當快,不但二○一一年就購併一家技術領先的Grandis公司,並已將MRAM記憶體嵌入下一代的微型處理器(SoC)中,台積電自是不能落後。

台積電

台積電將布局記憶體市場,等於對著一向壟斷市場的三星宣告:「我來了!」

去年七月,拓墣產業研究院發表一份報告,指出台積電過去轉投資的世界先進,曾投入記憶體研發生產,但不敵成本高昂而退出,如今將從MRAM再度投入記憶體產業。

前工研院知識經濟與競爭力中心主任杜紫宸認為,台積電在晶圓代工市占率太高,需要新的成長突破,而且半導體製程中,邏輯和記憶體的關係愈來愈密切,透過購併可以快速取得技術、智財權、人才、供應鏈產能等。他分析,「這個消息來源是日本,所以『有興趣被收購的對象』,日商企業也可以注意。」

目前全球MRAM研發進度跑最快的國家正是日本,並將MRAM視為日本重振半導體產業的關鍵,若台積電想購併MRAM公司,日本確實是重要選項之一。此外,歐美、中國也有不少獨立型的MRAM公司,例如美商STT等,都是可選擇對象。

方向二:HBM AI運算必備 成長潛力大 

劉德音釋放不排除收購記憶體廠的訊息,科技大廠也各有解讀。聯發科技術長周漁君就分析,未來是大數據時代,AI(人工智慧)晶片需要不斷讀取資料來做計算,將會非常耗電,就像資料放在倉庫內,要不斷拿出來計算再放回倉庫,過程繁複,因此未來晶片設計很可能採用「記憶體內運算」(in-memory computing)架構來降低能耗。「我無法評論台積電要購併記憶體廠這件事,但邏輯與記憶體的整合,在未來AI晶片的設計上確實很重要。」周漁君說。

研究記憶體產業逾四十年的鈺創董事長盧超群認為,近幾年記憶體的快速成長已是有目共睹,三星去年更擠下英特爾成為半導體產業龍頭,全球半導體業(營收)新五大依序成為三星、英特爾、海力士、台積電及美光,這也是台積電不得不正視記憶體的關鍵。

確實,根據統計,全球半導體廠今年上半年成長幅度,三大記憶體廠三星、海力士、美光分別成長三六%、五六%、四五%,遠超過平均二四%成長率,表現亮眼。

盧超群更指出,未來記憶體有三大市場,一個是HBM(高頻寬記憶體),第二個是現有商品化記憶體,如DRAM及NAND Flash,第三則是穿戴式及可攜式產品使用的記憶體。其中,HBM最具成長潛力,將是兵家必爭之地。

HBM是提供AI運算等高階伺服器使用的記憶體,盧超群分析,一顆可賣到四百美元,一台AI運算伺服器需要用到六至八顆,假設這種伺服器一年需要一百萬台,產值就高達二四○億至三二○億美元,是不容忽視的市場大餅。

再者,今年是IC發明的第六十年,預估最快到二○三○年,全球半導體產值將從去年的四一二二億美元,成長到一兆美元;意即未來十二年新增產值,將是過去六十年累積的二.五倍。「台灣已是全球晶圓製造第一、封測第一、IC設計第二,沒有道理不去爭取這個市場。」盧超群提醒。

八月底,格芯宣布退出七奈米投資後,僅剩三星還具有高階製程的威脅性。如今,劉德音透露台積電將布局記憶體市場,等於對著向來壟斷市場的三星宣告:「我來了!」未來這兩大巨頭的對決,動見觀瞻,絕對無法忽視。

半導體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