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 LED 產業交鋒與消長的故事 直擊中國燈飾之都

位於廣東中山市的古鎮,短短十年多就成為全世界採購燈飾的中心,而兩岸 LED 產業更在此地正面交鋒,隨著大陸業者雷士及木林森等大廠崛起,各家業者想盡辦法占地為王、寸土不讓,讓原本領先二十年的台灣 LED 產業大老們,一個個陷入苦戰之中……

撰文 / 林宏文

五月下旬的古鎮,潮濕又悶熱,氣溫高達三十五度。總人口數不到二十萬的古鎮,經常可以看到來自中東、印度、俄羅斯、東南亞等地的人們,在飯店與街道中往來穿梭,因為,這裡是聞名中外的「中國燈飾之都」。

古鎮位置在廣東省中山市的西北面,在古鎮最重要的一條街中興大道上,兩旁全都是賣燈的店家,連一家別的商店都找不到。人們可以在此找到各式各樣的燈,從家庭擺飾、商業照明到商務酒店用的大型水晶燈,應有盡有,即使找不到自己喜愛的造型,也可以在店家買到各式零件及燈具進行組裝,或委託訂做設計自己喜歡的燈具造型。

古鎮總面積只有四七. 八平方公里,總人口數不到二十萬,但登記有案的燈飾公司達三萬家,沒有登記的家數更多過三萬,超過六萬多家的廠商,搶下全中國八成的燈飾品市場。十二年前,古鎮開始舉辦的燈博會(國際燈飾博覽會暨 LED 應用展),今年十月將舉辦第十二屆,也讓古鎮燈飾的國際知名度大幅提高,並成為全世界採購燈飾的中心,許多國家的大盤商都至古鎮採購燈飾品。

白天,繁忙的古鎮與一般大陸小型城市沒有兩樣,到了晚上,「中國燈飾之都」就絕非浪得虛名,街道兩旁閃閃發光的各型燈具,數十種造型完全不同的路燈,就擺在同一個街角,展現特別的迷人風采。這個因燈飾而繁榮的小鎮,大型商務酒店到處林立,看不出是一個小小的古鎮。

近幾年來,大陸企業創造最多財富的來源幾乎都是房地產,古鎮也是一樣。包括華藝、歐普、勝球等當地最具品牌知名度的燈飾企業,成長速度超快,其中華藝取得北京奧運會鳥巢的 LED 照明標,歐普則入駐上海世博會的民企館,幾年內都快速竄起,營業額都已達數十億元人民幣。

不過,這些燈飾大品牌在累積知名度後,真正賺到大錢的卻是房地產。古鎮成為全世界的燈飾交易中心後,每年吸引眾多國內外買家來訪,去年燈博會舉辦期間,小鎮裡湧進數十萬名來自國內外的訪客,酒店完全客滿,看準酒店及房地產的商機更大,這些品牌廠就與政府批地經營酒店,例如華藝經營國貿酒店及星空聯盟、勝求也經營勝求酒店,而且因為房地產大漲,一地難求,租金又貴得嚇人,讓這些大品牌累積更多雄厚的實力。

此外,炒房最厲害的溫州人,也跟著被吸引到此,把房地產炒得更火紅。由於古鎮已無腹地發展,這群溫州人便在小欖附近城市進行各種商城的開發,很多都與地方政府資金一起投入,打著 LED 商城加上住宅開發,一個案子就是二十、三十億人民幣,很輕易就超過新台幣百億元的規模。

三年前,古鎮還發生一件大事,勝球燈飾老板與順達物流老板一起到澳門賭博,與一位媒老板對賭,最後輸了二十多億元人民幣,消息傳出後,數千人去包圍勝球的廠房,公安還出動大隊人馬維持秩序,其中物流老板跑了,倒了許多帳,但勝球老板賣了一座銀泉酒店,還把旗下一座飯店讓給對方二十年,解決了這個債務。從這個案例,也可以看出勝球的資本實力確實驚人。

「古鎮除了從全國燈飾製造基地向燈飾交易中心轉型,未來還要朝 LED 等高新技術研發中心發展,」古鎮商會祕書長、中山照明電器行業協會副會長區德成說,年底前,古鎮一半以上的燈具都將採用 LED 光源為主,整個中山市的 LED 產業將是背後最大的後援。

區姓在古鎮是很龐大的家族,大型燈飾品牌如華藝燈飾董事長也姓區,採訪當天區德成剛好娶媳婦,忙進忙出招呼賓客,包括廣東省長及書記等大官都來了。

古鎮鄰近的幾個城鎮,正是全中國的 LED 生產重鎮,例如隔壁的小欖鎮上,就座落著全中國最大的 LED 封裝廠木林森,斜對面就是台灣規模最大的封裝廠億光電子,億光旁邊則有台灣最大的 LED 燈飾廠湯石照明,至於鄰近的江門市有一度是全球最大聖誕燈廠真明麗;南邊的珠海市則有最近與中國最大照明通路商雷士照明結盟的德豪潤達。

這些涵蓋上中下游的產業聚落,讓中山市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光都」。在古鎮主要燈飾品牌大廠的推動下,未來將從傳統燈泡轉為 LED 光源,LED 的使用量大幅提升,讓古鎮化身全球 LED 燈飾的重鎮,也讓中山市的 LED 產業聚落更蓬勃發展。

其實,早期大陸發展燈飾的地區有好幾個,例如,古鎮是以鐵藝燈(鐵製工藝的燈)為主,溫州是以塑料燈(塑膠材質燈具),東莞則以銅燈為主。古鎮的鐵藝燈如今會成為市場主流,主因是鐵做的燈比塑膠做的燈耐用,但是價格又比銅製燈具便宜許多。從性價比的角度來看,讓古鎮成為全世界燈具的領頭羊。

「要觀察兩岸 LED 產業的變化,來古鎮及小欖看得最清楚了。」一位早年去小欖設廠、如今不堪大陸業者競爭而打道回府的台商主管說,早期在古鎮經營燈飾的人都來自台灣,但在產業聚落快速建立起來後,大陸各地人才快速加入,本地企業成長更為快速。

「在這裡,一方面可以看到中國大陸全面推動 LED,讓 LED 應用大幅起飛,今年很肯定將是 LED 商照爆發元年,但另一方面,大陸本地業者快速成長,已讓過去領先的台灣 LED 產業備感壓力。」

在兩岸 LED 產業在此地交鋒的過程中,木林森是大陸最具傳奇性的企業。這家成立於一九九九年的 LED 封裝廠,比台灣 LED 廠都要晚很多年才成立,因為今年才四十歲的創業老闆孫清煥,早年就是在台灣上櫃公司李洲的大陸廠擔任倉管員,在工作期間看到 LED 的商機,因此自己出來創業。

木林森早期切入低階量大的 LED 封裝市場,從微波爐、手電筒、聖誕燈、室內與戶外 LED 照明等,幾乎全部搶下過半的市場,每年業績都以至少五成的速度增加,如今全中國十顆 LED 有三顆是木林森封裝的。目前單月量產九十億顆 LED,已是台灣最大封裝廠億光的四倍以上,木森林預計年底單月產量會再增到一五 O 億顆,明年就達到二 OO 億顆,遙遙領先所有廠商。

木林森今年業績目標是三十億元人民幣(約新台幣一四四億元),比去年的十八億元大幅成長六六 %,而億光去年營收為一六八億元,今年成長幅度則預估在二、三成左右,以木林森這種倍數成長的速度,預料明年營收就有機會超越台灣第一大廠億光。

木林森由於生產量最大,使用的材料規模也很驚人,例如在 LED 導線架的用量,就是台灣最大廠一詮精密的二至三倍大,由於經濟規模大,可以大幅降低採購成本,加上大陸政府對於 LED 大力補助,因此木林森至今幾乎每年都獲利。

由於孫清煥早年與台灣廠商往來密切,在二 O 一一年下決心要切入 LED 照明市場時,就邀請與其合作多年、來自台灣的林紀良擔任總經理。林紀良早年在台灣東貝服務過,也自己創立南靖光電公司,切入 LED 材料、設備及系統等產品,是木林森很重要的供應商。林紀良被孫清煥網羅到木林森後,負責重新搭建團隊,從研發、生產、品質到銷售培訓等工作。

今年,孫清煥更推動木林森朝向 LED 光源的品牌市場布局,另創光源世家的高階品牌,與木林森的中低階市場進行區隔,而林紀良又被委以重任,成為這個高階品牌光源世家的董事長,至今林紀良已飛過大陸三百多個城市,預計今明兩年會更深入到四、五級城市,把光源世家的品牌推向全中國,總數則要突破六百個城市。

林紀良說,木林森的成功之道,就是「對自己很殘忍」。一方面除了追求成本控管與高效率經營,讓利潤與績效可以創造出來外,更大膽採用創新製程來降低成本,例如目前 LED 業界大都採用打金線的作法,但木林森則採用銅線,不僅申請專利,而且至今用得相當成功。「事實上 IC 產業很多都採用銅製程,但木林森卻是第一個拿來用在 LED 上。」

林紀良說,台灣很可惜的是,很多公司養了很多博、碩士,但卻沒有進行更先進的研發,只是追求模仿的速度可以更快,價格能夠更便宜一點,賺取的都是微薄的利潤。

木林森可以快速成長的關鍵,當然得力於大陸市場的快速崛起,而大陸在燈飾與照明品牌市場的百家爭鳴,更是讓人看得眼花瞭亂,其中本土第一大 LED 照明品牌雷士,產品線包括燈源、燈具與燈飾,市占率約在一 O%,在中國市場的札根布局深遠,許多三、四級城市,雷士都已是一般民眾認定的知名品牌,連國際大廠飛利浦都趕不上。

去年十二月,雷士也發生一件大事,以發展 LED 晶片及光源為主的德豪潤達,宣布合併雷士,並成為最大股東。原本出走的雷士創辦人吳長江,也被請回雷士擔任總裁,吳長江是雷士能夠奠定大陸第一的關鍵人物,未來雷士極可能再重回成長的軌跡,而發動這場被大陸媒體稱為「蛇吞象」併購案的德豪潤達,公司就設在中山市南邊的珠海市。

走進古鎮任何一座燈飾賣場,服務小姐對於每個燈具內使用的 LED 光源、材料來自那些國內外廠家,都能隨問即答且朗朗上口,對於歐斯朗、飛利浦、Cree、台灣晶電等 LED 光源,也都非常有概念,「因為每個人來都會問東問西的,又要比價,又要比規格,老闆就要求我們都要懂啊!」一位售貨小姐說。

對於許多來古鎮訪問的朋友,尤其是台灣來的人,區德成與他的工作伙伴特別熱情,不斷提到兩岸可以多合作,要台灣業界人士多來看看,「今年十月的燈博會,一定會很熱鬧,你們一定要來看看喔!」

這座名字充滿中國味的小城鎮古鎮,不過才十幾年的光景,就已成為全世界燈飾採購中心,古鎮背後藏著諸多產業發展及人脈錢脈的故事,尤其是「大陸進、台灣退」的殘酷現實,對於正在努力與大陸業者廝殺的台灣 LED 產業大老們,更是點滴在心頭,不過,中國龐大的內需市場,很可能五、六年後就會造就出幾家世界級的企業,誰將坐上這個兩岸 LED 產業的寶座,值得拭目以待!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