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利時代下 台灣企業如何因應?台灣電子業的三大挑戰與三個解藥

微軟與 Google 推出自己品牌的平板電腦,三星跨入軟體與應用的開發,而台灣企業在硬體價格不斷被軟體應用擠壓下,已面臨嚴峻的生存挑戰。到底台灣企業該如何因應三大挑戰?又該如何尋求解套的機會呢?

文 / 林宏文

零利時代來臨,對於過去在資訊產業價值鏈中專注在製造代工的台灣電子業,面臨的挑戰將是歷來最大,而且,不論是從品牌、製造代工及零組件產業,都將受到全面的衝擊。

台灣電子業面臨的第一大挑戰,就是軟體與應用當道,而且價值遠勝過硬體,但是台灣過去一直專注硬體的開發與生產,很多公司的執行長沒有軟體經驗,公司內也缺乏軟體的經營及開發人才,無法在資訊產業生態體系已經轉變的今天,為企業轉型注入新的思惟。

至於第二個大挑戰則是,關鍵零組件的重要性愈來愈突顯,但關鍵零組件的研發與製造,不僅涉及經濟規模更大的研發競賽與專利戰爭,又與品牌廠是否強力支持或出手投資有關,台灣企業的經濟規模不夠大,又無強勢品牌支持,在專利戰上也居於弱勢,未來的處境堪慮。

第三大挑戰則是,以目前最強勢的蘋果、三星、亞馬遜等三家企業為例,品牌廠商已掌握了垂直整合的價值鏈,即使連 Google 及微軟等公司,都已計畫推出手機、平板電腦等終端產品,來鞏固本身在價值鏈中的影響力。換句話說,當整個生態體系被大廠全面壟斷後,過去僅在供應鏈管理上比較強的品牌企業,價值立即被邊緣化,受到的衝擊將難以想像。

這三大挑戰,正是零利時代對台灣企業帶來的巨大災難,對很多公司來說,也是難以跨躍的關卡,而且一道比一道困難,要完全扭轉已不可能。而在這三大挑戰中,對台灣最嚴厲的,就是工研院知識經濟與競爭力中心首席研究員陳清文所指的「軟實力驅動的經濟」。

不過,在因應這些挑戰時,依然有三件事是當務之急,也可視為是台灣企業想走出困境的三大解藥。中美晶董事長盧明光認為,在產業轉型的關鍵時刻,台灣最先要加緊進行的,就是積極進行整併。

過去,台灣企業多屬中小企業,資源、人才都很有限,在面對國際大廠以經濟規模與上下游整合的競爭模式下,台灣企業規模都太小,已很難與大廠競爭,只有透過更多的合併,讓資源及人才有效整合提升價值。因此,類似聯發科與晨星、兆遠與中美藍晶等企業的合併,應該更積極進行,讓台灣內部資源更集結,也可避免同質性競爭而淪落至價格戰。

其實,以聯發科與晨星合併為例,雖然兩家公司是台灣 IC 設計業的前兩大,但合併後,營收只能排到全球第四名,次於高通、博通與超微,而且合併後的規模,與第一名的高通差距依然很大,從市值看高通是聯發科的八倍,營收是四倍,員工數目也有 1.6 倍(見表一)。

此外,在產業上下游的聯盟關係上,台灣也要積極進行內部深度的戰略結盟。三星透過垂直整合的關鍵零組件製造,打敗了台灣專業分工的產業型態,至於蘋果、Google、微軟如今更運用品牌與軟體應用平台,同樣進行綿密的上下游整合,但台灣產業界卻缺乏自己內部的結盟,很容易被各個擊破。

近來,宏碁創辦人施振榮說,台灣電子業過去被稱為代工製造,但其實應正名為「研製服務」,這是一個相當精準的說法。但若仔細拆解這個詞,過去台灣偏重在「製造」與「服務」,但未來「研發」的重要性會更提升,而要拉高研發的比重,台灣上下游產業聯盟關係的強化就是首要工作。

例如,在手機產業中,半導體晶片與手機開發的關係至為關鍵,但是,過去台灣這兩大產業的整合關係太弱,從早期的明基、華寶到現在的宏達電,都以採用歐美晶片為主,而從台灣起家的聯發科,儘管已達全球一半以上的市占,但合作對象依然以大陸品牌及白牌業者為主,面對手機市場也是 M 型的發展,未來台灣要不要將低價手機全部拱手讓給大陸,這是重要的課題,更是台灣手機產業重新整合的重要契機。

此外,像三星的手機配備 AMOLED 的面板,讓消費者一看到就不由得發出驚嘆的一聲「哇!」,但全球的筆電設計製造重鎮都在台灣,而供應筆電的重要關鍵零組件也在台灣,但近年來我們已很少聽到,台灣在筆電的功能配備上有做出什麼具特色的應用,如今大部分的創新都是跟隨著蘋果的腳步走。筆電如今面臨平板電腦的強烈衝擊,未來若不拿出辦法來,恐怕這項占國內電子業比重最高的產業,包括廣達、仁寶、緯創、和碩及英業達等公司,兩年後就會面臨很大的生存危機。

至於第三項解藥是難度最高的挑戰,那就是從軟體與應用著手,去建構企業獨特的競爭力,並走出台灣自己的一條路。六月中上任的三星新執行長權五鉉,已將軟體與應用視為三星未來最重要的工作,而同屬一個競爭陣營的台灣,至目前為止並未有企業能夠如此大規模地宣示。

近來在大陸竄紅的小米機,就是因為從手機發燒友的另類角度切入,讓粉絲能夠參與手機的設計,這套作法讓小米機成為當今大陸最夯的手機,而中國一年手機市場達三億支,小米才成立兩年,今年手機銷售目標六百萬支,雖然只占到二 %,但就奠立了小米的市場地位,也顯示大陸這個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只要找到對的商業模式,仍有極大潛力創造出更多的驚奇。

台灣科技產業有眾多優秀人才,赴大陸投資的時間也都很早,但早進入的優勢,卻僅限於利用當地的勞動與生產條件,對於品牌與市場的經營並不深入,當然也累積不出較具影響力的 3C 電子品牌,如今大陸品牌全面崛起,處於落後態勢的台灣業者要追趕已不容易,但是,大陸這塊新興市場仍有相當多的機會,是台灣企業無法迴避的市場,只有正面迎戰,才有機會再創台灣電子業的高峰。


表一,聯發科與晨星合併,規模仍落後高通甚多

公司市值營收EPS員工數
高通964 億美元173.6 億美元2.86 美元約 1.6 萬人
博通186 億美元74 億美元1.4 美元約 1.2 萬人
超微42.4 億美元65.4 億美元-0.83 美元約 1.2 萬人
聯發科 (合併晨星後)120 億美元43.7 億美元12-13 元約 1 萬人
高通是聯發科的倍數8 倍4 倍7 倍1.6 倍
註:合併營收及 EPS 是以 2011 年計算,市值則以 7 月 2 日為準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