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沒說出口的祕密

撰文 / 賴筱凡、林宏文 研究員 / 葉揚甲

過去一年,鴻海集團壞消息連連,讓電子代工皇帝郭台銘遭逢一生最大的挑戰,面對成本墊高、利潤縮水,股價又頻頻下滑等窘境,他能有什麼絕招,可以帶領鴻海重返榮耀?

「我是勇往直前的人,一天上班十四小時不行,就上班十六小時,甚至上班十八小時。」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激動地大手一拍,桌子震出聲響,他的語調急促、高揚,六十歲的他,在這一刻,只想讓大家知道,鴻海不會不成長,而是會繼續向前衝。

郭台銘承諾
鴻海一年要增加一個台積電的營業額

六十歲,人稱耳順、花甲之年。六十歲的人,到了人生成熟圓融的境界,任何事到了耳裡都不會聽不順耳。幸運一點的人,可以退休、含飴弄孫,享受人生下半場的開始。但掌管百萬鴻海大軍的「成吉思汗」郭台銘,即便膝下兒孫成群,他仍選擇親上火線再拚二十年。

三.五小時的股東會,加上與媒體座談,今年的鴻海股東會整整開了七小時,郭台銘還臨時起意地帶逾五十位中外媒體,破例參觀鴻海發展雲端的第一線。

七個小時裡,他說話鏗鏘有力,數度激動拍桌,任何數字、計畫都從腦中記憶裡信手拈來,沒有隻字片語需要旁人提醒。台下坐著鴻海「大掌櫃」總財務長黃秋蓮與律師,就連鴻海集團顧問黃南輝也始終維持一貫笑容,遠遠坐在一旁默默地做筆記,因為他們明白,這一刻,舞台是屬於郭台銘的。

郭台銘大手一揮,鴻海的五年計畫躍然紙上,「今年是準備年,從二○一二年開始,到一六年,鴻海營收每年最少要成長一五%,若以營收三兆元來算,至少每年營收要多增加四五○○億元。」郭台銘的承諾,幾乎等同於一年要增加一個台積電的營業額。

隨著後PC時代的來臨,NB(筆記型電腦)爆發性成長的年代已經結束,NB代工廠毛利率不斷壓縮,產業裡的人都明白,誰也不可能靠著代工單一產品就存活,以前吃不到肉就啃骨頭,但現在的NB產業連骨頭都沒得啃,所以全球第二大EMS(電子製造服務)廠偉創力(Flextronics)退出了。然而,郭台銘話中聽不到一絲焦慮,相反地,他信心十足,因為他的五年計畫雛形架構已經成形 —— 鴻海「新第七艦隊時代」才正要開始!

以前的鴻海集團宛如是艘航空母艦,從五年前的八個事業群,到今日已有十三個事業群(包含奇美電),靠著不斷購併壯大,「我們每個事業群的規模,仿若一家上市櫃公司規模,年營收都有躍上千億元的實力。」郭台銘很清楚,過去他為了維持每年營收三○%成長的目標,他得替這艘航空母艦添上新巡洋艦,所以他買國碁、普立爾、建漢、統寶、奇美電,就為了讓鴻海航空母艦的戰鬥力更強。

但隨著鴻海代工產品觸角廣布,戰線愈拉愈長,加上抗鴻大軍進逼威脅,強調鞏固領導中心與火力集中化的航空母艦戰略,已經到了非得調整不可的關頭。

新第七艦隊時代來臨
鴻海反撲 重新部署抵制抗鴻大軍

就像《孫子兵法》:「敵眾整而將來,待之若何?先奪其所愛,則聽矣。」抗鴻大軍兵臨城下,敵人兵強將悍、陣勢又嚴整,郭台銘盤算著要反轉情勢,就得先拿下敵人最在乎的市場。答案呼之欲出,就是雲端計算、智慧型手機、觸控面板與光學鏡頭。

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過去鴻海大量向宸鴻採購觸控面板,但當鴻海反過頭來咬這塊肥肉時,「宸鴻很明白,所以他們得先發制人,達虹的購併案就是這樣來的。」業界人士觀察,宸鴻為了要力鞏觸控面板龍頭的地位,他得掌控更多 touch sensor(觸控感測器),買下達虹,一來拉開與勝華的差距,二來還能與抗鴻大軍的龍頭友達有更多合作。

這樣的趨勢,郭台銘怎麼會看不出來?只是,鴻海這艘航空母艦要轉向,如同巨象翻身,耗時又費力。郭台銘思考的,就是把鴻海這艘航母,重新整編、加強授權,改造成一支更靈活驍勇,從空中甚至是水底都可以分進合擊,提升集團整體作戰火力的「第七艦隊」!

「真的快不得!這只是一段過渡期,給我們九到十二個月,我們要做的是扎根式地西移,而不是浮萍式地逐水草而居,我們要找出讓鴻海長治久安的策略。」郭台銘一席話已經點出了鴻海戰略調整的重大方向。如果說過去二十年郭台銘的任務是壯大鴻海帝國,那麼,接下來二十年,郭台銘的首要任務就是,替鴻海找出永續經營的營運模式,從深陷在代工毛利不斷減損的泥淖中掙脫出來。

所以,他必須改變作法。

郭台銘先是在去年大陸工資上漲前,把所有事業群的總經理都召回深圳龍華廠大本營,擬定鴻海接下來的發展方向。其中,西移只是外界從地理位置上最顯著的觀察點,重要的是,他要每個事業群都有獨立作戰的能力,且是分散在大陸各地。

於是,山東煙台成了消費電子產品事業群(CCPBG)總經理戴正吳,替索尼、任天堂代工生產的最重要基地;富士康國際(FIH)的手機代工,則依傍在諾基亞、摩托羅拉等大客戶身旁,從北京到天津之間的「廊坊廠區」,成了FIH的新據點;至於鴻海的起家根本,生產模具的鴻超準事業群(SHZBG),則由該事業群總經理徐牧基固守在郭台銘老家山西晉城。

一個個據點串起鴻海新版圖,從過去偏安深圳龍華,到現在散布全中國,郭台銘要做的不僅是搬遷,更多的是他過去一年三句不離口的,將員工生活管理等社會功能還給政府。「我們的生產據點是分散,可是我們的管理更聚焦,不用擔心員工的社會機能後,我們的主管才能更專注在本業。」郭台銘替鴻海的分散管理,下了一個新的注解。

祕密武器一:代工突圍 「明銘」密會布局
富士康代工宏達電智慧型手機

於是,要將每個事業群都改造成能夠獨立作戰的戰艦,就得要更厚實每個事業群的實力,郭台銘要動刀的首要任務,就是替十三個事業群裡,最被視為虧損黑洞的FIH,重新再造,這也難怪郭台銘談到FIH的虧損問題時,一反常態的有著十足信心,「FIH會回到往日光榮。」原因無他,FIH正是他的第一樣祕密武器。

今年四月底,就在宏達電股價突破一千二百元關卡之際,鴻海與宏達電雙方關係有了重大突破。一家美系外資分析師透露,郭台銘透過宏達電一位曾在戴爾服務的高層,約到了周永明,雙方隨後拍定了合作一事。

為了接下宏達電這位新客戶,郭台銘下令將鴻海全球資源重新整編,包括派駐芬蘭,專門服務諾基亞的團隊也將進行調整。原來諾基亞是鴻海在手機業務的最大客戶,但是由於諾基亞在智慧型手機市場策略錯誤,公司進行重整,許多機種延後推出,甚至取消,讓鴻海旗下的團隊也跟著空轉,未來這些人員都將轉向支援宏達電。

這位分析師對鴻海與宏達電的關係進一步指出,雙方目前合作僅局限於宏達電在巴西的機種,年出貨量約在五百萬支,下單主因是巴西對電子商品進口稅率逾四○%,宏達電想開發巴西等新興市場,借鴻海巴西廠地利之便,把這部分訂單委託生產。

雖然鴻海與宏達電的合作,僅局限在巴西市場,但這樁鮮為人知的合作,對鴻海而言深具意義。首先,FIH若能吃下宏達電訂單,等於大步跨進了智慧型手機代工領域,讓其他手機代工廠難望其項背,也打破了現今智慧型手機大廠獨攬製造、不委外代工的局面,日後宏達電在國際手機市場市占率的持續提升,更是FIH逆轉的重要後盾。

其次,智慧型手機零組件有備料需求,不管是觸控面板或金屬機構件,未來都將是年銷量已突破五千萬支的宏達電無可迴避的罩門。前一年宏達電投資鴻海旗下玻璃廠正達光電不成,郭台銘因此看到宏達電未來對金屬機構件的龐大需求,如今成為鴻海急欲爭取的大客戶。

其實早在兩年前,郭台銘就重用前奇美通訊總經理池育陽,將他從研發主管拉升到富士康執行長,目標就是要搶占智慧型手機代工市場,過去兩年FIH慘虧,但郭台銘始終力挺池育陽,「池育陽的部門不但沒有減人,還多人。」可見郭台銘對他的看重。

在手機研發領域,池育陽早已是台灣第一把交椅,而且,由於鴻海已是蘋果最大供應商,為了區分客戶,未來FIH的任務就是要搶攻其他非蘋果的品牌,扣除掉三星及LG全由自家生產以外,從宏達電、諾基亞、摩托羅拉、索尼愛立信、惠普、戴爾到大陸的品牌,都劃入池育陽的責任範圍,這也是FIH要擺脫過去兩年悲慘命運的最佳機會,若池育陽領軍的團隊真能殺進智慧型手機代工市場,那就是FIH重返光榮之時。

再且,當鴻海的全球生產據點超過八十五個,員工超過一百萬人,管理難度已經超出知識界限:「我找不到管理一百萬人的書,在台灣也只有郝柏村帶過一百萬人的部隊!」郭台銘一語道破鴻海管理的困境。

祕密武器二:管理變革
六個月內 鴻海整軍上雲端

光是產線西移,就已讓鴻海最引以為傲的效率跟著下降,「這真的不太容易,我們要一邊搬遷,還要維持產能不掉,內陸新產能還沒準備就緒前,舊的產線不能撤,新產線也要投資,蠟燭兩頭燒的結果就是營業費用大增。」

去年,鴻海營收跨過兩兆元門檻,營收年成長率高達六二.八%,但營業費用增加的速度,比營收成長的速度還要快,達六八%,郭台銘不否認,營業費用墊高是事實,「但我要說的是,這些都是資本財的投入,毛利下降只是一個 transition(過渡期),給點時間,我會證明給你們看。」股東會上,郭台銘說得胸有成竹,因為其實他心裡早有了盤算,這些無形資本財的投入,已經慢慢發揮效益,雲端計算就是顯著的例子。

在距離鴻海土城總部三分鐘車程處,一座大大的貨櫃外寫著「鴻海企業專利雲端運算中心」,裡頭的伺服器正不停地運轉著,在這個貨櫃裡,有著全鴻海集團的專利資料,每一筆可用的、已申請過的、正在申請的專利,統統儲存在這個貨櫃。像這樣的「專利雲」,散布在鴻海全球的生產據點,不用多費一絲心力,從台灣這一端就能與遠在半個地球外的鴻海巴西工廠同步。

從伺服器、貨櫃設計、軟體平台,一手都是鴻海自己 in-house (內部) 開發出來,「全世界有七○%的伺服器是鴻海代工,我們怎麼可能會不布局雲端。」其實,鴻海開發雲端產品已經好幾年,只是多以自用為主,為了要管理龐大的百萬大軍、錯綜複雜的產品線與供應鏈,鴻海一定要、也必須要往雲端趨勢走。管理上雲端,不僅可大幅降低鴻海內部的溝通成本,在產品設計與供應鏈管理效率上,也將顯著提升,這將是鴻海降低管銷費用,並提升營業利潤率的重要祕密武器。

在集團內雲端平台初步建置完成後,六個月,是當時郭台銘給他們的目標,第一步是「專利雲」,再來就是「工業雲」。所以,鴻海近年積極與北京清華大學合作,旗下光是以下一世代網路應用做研發目標的工程師就有兩千名,為的不是別的,就是要搶雲端與大陸三網合一(電信、廣電與網路)的商機大餅。

就在鴻海股東會前一天,蘋果執行長賈伯斯(Steve Jobs)才在美國舊金山的全球開發者大會(WWDC),一手揭開蘋果新一代的 iCloud 雲端服務,隔一天,郭台銘就跟進展示專利雲,由此也可以看出,郭台銘與這個最大客戶之間,果然默契十足。

祕密武器三:分拆上市
光學鏡頭、觸控、面板三合一

至於外界傳聞已久的觸控面板分割案,郭台銘也首度證實,與奇美實業創辦人許文龍家族有摩擦,導火線正來自奇美電的歐盟反壟斷罰款,但一樁分割案走到現在,內部討論近半年,還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樓。

知情人士透露,主張觸控面板分割案的奇美電副總許庭禎,至今還是積極運作,「畢竟他是少數直達『老郭』天聽的人。」當然,大客戶蘋果的 iPhone、iPad 面板都來自許庭禎掌管的中小尺寸面板部分,郭台銘自然更加重視,就怕稍有閃失,影響蘋果出貨。

去年郭台銘數度親赴苗栗竹南視察工廠,外界傳聞是他擔心奇美電三合一(光學、觸控與面板)進度落後,但其實不然,郭台銘視察的是統寶併進來的LTPS(低溫多晶矽)面板產線,iPhone 4、iPad 面板都採用LTPS技術,就怕良率影響出貨進度,由此可見郭台銘對許庭禎所主掌部門的重視程度。

不過,隨著鴻海與許文龍家族間生嫌隙,許庭禎力倡的觸控面板部門能否順利獨立門戶,還是個問題。但值得注意的是,郭台銘在股東會上首度提出三合一的解決方案,甚至進一步計畫將光學鏡頭模組部分從機光電事業群切出來,更令人耳目一新。

過去,鴻海的機光電事業群是來自於昔日全球最大數位相機代工廠普立爾,當時的普立爾董事長黃震智、總經理劉燈桂,也跟著普立爾進到鴻海掌管機光電事業群,只是,黃震智、劉燈桂已於去年八月相繼離職。時至今日,整個機光電事業群改由消費電子產品事業群(CCPBG)的總經理戴正吳接掌。

不過,戴正吳本來就掌管遊戲機、NB等消費電子產品線,Canon 更是他旗下的重要客戶,五月十二日,Canon 社長御手洗富士夫就找上郭台銘,希望能再進一步合作,加上現在多數電子產品都配有光學鏡頭,從手機、NB到平板電腦、遊戲機,光學鏡頭才正要大幅放量。

即使眼前最熱賣的 iPhone 4、iPad 2 採用的光學鏡頭,都還沒跨過五百萬畫素的門檻,但大立光執行長林恩平認為,消費性電子產品選用高畫素光學鏡頭是趨勢,像 iPad 2 就一口氣搭配了兩顆光學鏡頭。如果鴻海能一次推出整合解決方案,自然有極大優勢。

另一方面,隨著戴正吳同時掌管兩大事業群,鴻海資源重新整合也成趨勢。戴正吳向來是郭台銘愛用的老將,也是目前鴻海集團內唯一手上同時看兩個事業群的主管,他所領軍的消費電子產品事業群,員工就多達十萬人。兩大事業群在手,進一步資源整合也是必然的事,更遑論消費電子產品事業群生產的遊戲機、NB,原本就是光學鏡頭的高用量產品。

不放棄任何市場
始終無法忘情筆記型電腦

而戴正吳手上另一條產品線NB,雖然鴻海從三年前就宣稱要跨進NB市場,至今仍未有顯著成績,但郭台銘沒有放棄這塊市場,「我們是沒有時間做,一旦我們的NB出來,一定會令大家耳目一新。這塊市場我們絕對不會缺席,就算全球只剩兩家NB代工廠,我們也會是其中之一。」

這也難怪郭台銘幾度激動拍桌,就是要宣示鴻海明年起飛的決心,因為在他沒說出口的那些祕密背後,早已做了長遠的布局,只是很多時候他只能做、不能說,誠如他一再提及,「現在投入的都是無形資本財,短期內可能看不見效益,但長期會貢獻出來。」

歷經今年的沉潛待發,明年開始,將是鴻海轉型後的起飛年,就像毛毛蟲蛻變成蝴蝶破蛹而出前,得先作繭自縛,黎明前的黑夜是最黑暗的,郭台銘最後留下一句:「Take time(拭目以待)!」

鴻海百萬大軍,全球布局
中國大陸

人口紅利還沒結束!

逐步西移,在 32 個城市設立據點

「大陸的人口紅利還沒結束!」這是郭台銘對於大陸內需市場的最新見解。儘管去年大陸薪資掀起一波調整潮,成了經濟發展重要分水嶺,但在他看來,這是大陸消費人口品質提升的開始。

2010 年,鴻海集團占大陸出口產值高達 5%,今年這個數字還將進一步提高到 6%,足見大陸仍是鴻海的重要生產據點,目前全球熱賣的 iPhone、iPad 仍集中在大陸生產。

長期投資鴻海 藝人小S的公公

許慶祥:100 元的鴻海 進可攻、退可守

藝人小 S 的公公許慶祥,早在 1993 年、鴻海股票上市後二年,便開始投資鴻海,更靠長期投資鴻海,讓他賺得百倍身家,接近 20 年的投資歷程與勤奮地蒐集資訊,讓他對鴻海的業績變化瞭如指掌,連外資分析師也不時登門拜訪,聽取他的意見。

不久前藝人陳建州和范瑋琪婚禮上,許慶祥和郭台銘不期而遇,利用短暫空檔交換對未來業績看法後,他肯定未來鴻海的成長動能,最近更身體力行,在 100 元左右建立部位,本刊獨家專訪許慶祥,取得他對鴻海的第一手觀察。

他認為,進入後 PC 時代、雲端產業的趨勢起來以後,IT 產業中,只有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具有爆發性成長力,而囊括蘋果 iPhone 和 iPad 大部分訂單的鴻海,應該是最大贏家。外界可能不明瞭,iPhone 和 iPad 要做到那麼薄,有很高的技術門檻,鴻海能做到的良率,其他競爭對手幾乎很難達成,蘋果離不開這個最佳製造夥伴,鴻海也能跟隨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的產業趨勢成長。

至於外界詬病毛利率衰退問題,許慶祥認為,第二季就是鴻海毛利率的谷底,原因是一、廠房大舉西移的費用已攤提完畢;二、工資調高的影響已經反映,未來不會再壞下去了,毛利率應會逐季走高。

這次鴻海股東會,郭董釋出鴻海將分拆觸控、數位相機部門的訊息,他認為對股東權益的提升,是正面的。因為分拆出去,除了可增加淨值以外,更重要的是,有利吸引人才進來,若觸控還是放在奇美電裡面,以台灣面板廠面臨的強大競爭壓力,凸顯不出觸控的價值。

這次股東會加發五毛股票股利,現金和股票股利各一元,100 元的鴻海,除權以後剩 90 元,以它的 EPS 和未來成長動能,許慶祥說,這是進可攻退可守的價位,風險並不大。

(陳翊中)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