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隆 KY昂寶 專攻利基市場的贏家 獲利能力打敗上銀及立錡的小尖兵

作者 : 周岐原、林宏文

宇隆和KY昂寶分別生產車用零組件與類比IC,在市場競爭激烈下,因為各自擁有獨到利基,兩家業者的獲利能力分別超越上銀與立錡。在掛牌上櫃後,兩家公司可望走出另一番經營新局。

引擎低吼,一輛BMW X6疾駛而過。這輛售價達新台幣六百萬元的休旅車雖是德國品牌,但是在車身內部、決定車輛驅動力的核心零件──引擎噴嘴,卻是由一家台商所生產。它,就是宇隆。

國內有不少廠商生產車用零組件,但少有企業研發引擎噴嘴,更沒有公司敢直接挑戰高難度的原廠代工生產(OEM)體系。由金屬加工起家的宇隆,達成了一項紀錄:出貨的七八○○萬顆引擎噴嘴中,沒有一顆因疏失遭退貨。憑藉這股實力,宇隆成為全球最大汽車零組件廠 BOSCH(博世)旗下的首選供應商。

由於認證困難,有實力進入OEM供應鏈的業者,獲利普遍比AM業者較佳。以宇隆為例,去年度合併毛利率四三%、合併營業利益率二六%、股東權益報酬率(ROE)三七%,表現甚至比上銀更亮眼。但在這張成績單背後,宇隆曾經歷漫長而痛苦的調整,整整用了十年,才找到現有的獲利模式。

宇隆科技 
捨棄電子紅海 深耕汽車零組件

「真的很辛苦!我經常說,做IT的人可能要換塑膠心臟,才受得了那種波動。」宇隆總經理劉俊昌回憶,早期公司生產硬碟零件,雖然是IBM等大廠認證供應商,但電子產品生命週期短,讓公司一再吃足苦頭。「今天我做出一批幾百Mb的(硬碟),明天人家出來一 Gb 的,你就完啦,整批貨送人都沒人要!」劉俊昌下了註解:「起伏太大。幾乎沒什麼賺,員工訓練完又閒在那裡。」

為了生存,宇隆被迫忍受「忽冷忽熱」的產業特性,但困境終須突破,宇隆最後決定徹底擺脫由貿易商接單的經營路線,自行尋找獲利穩定、又不會輕易遭取代的產品。只要是精密度較高、耐用期較長的產品,像汽車精密零件及醫療產品,都是宇隆鎖定的領域。

這段期間,公司不斷尋找客戶,直到二○○一年,BOSCH 在上海舉行供應商會議,終於讓宇隆發現寶貴的轉型機會。「原本他們堅持,這(引擎噴嘴)絕不可能在亞洲做,希望我們做比較簡單的螺絲;在我們幾番拜託之下,他們才勉強讓我們帶藍圖回來研究。」

劉俊昌笑著回憶,宇隆當時想試產引擎噴嘴,然而BOSCH根本沒把這家小廠放在眼裡。查訪工廠時,公司代表還洋洋灑灑列出二十多條缺失,試圖讓宇隆知難而退。不過「三天後,當他們從外地回到上海,發現我們已經把改善措施擺在桌上,他們才驚覺,我們好像是認真的!」

和 BOSCH 見面後,宇隆決定全力拿下這條供應鏈。但問題來了,「有些供應商從一九一七年就跟他們合作,那是幾代人的交情!我說我也會做,這樣還不夠,要超過德國水準,才能取代他們。」為了達陣,宇隆不斷分析對手,他們發現,歐系競爭者產品雖然精良,但受限於高薪資成本,所以對手必須在一台機器上同步進行各種工序。對宇隆而言,對手的「多軸作業」就是切入機會。

拆解對手工法 成功打入供應鏈

「多軸機器一台三、四千萬元,我們自行研發的單軸機器,一台才一五○萬元。」宇隆發言人吳智盛分析,亞洲地區薪資成本較低,宇隆將作業拆解成多道程序,並交給不同機器生產,一次只進行一道加工,配合訓練有素的員工裝卸、運送,果然大幅降低成本。加上公司原來具備的加工專長,宇隆終於達到和歐洲對手並駕齊驅的水準,讓重視「民族情感」的BOSCH無可挑剔。

對於宇隆的品質,世界最大工業用感應器廠 Ifm 有深刻的認識。「Absolutely perfect!(絕對完美)」Ifm 全球採購總監 Klaus Gierer 肯定。他回憶和宇隆洽談合作時,「幾乎所有同事一致反對!他們很懷疑,一家陌生的華人業者,哪有能力生產這麼精密的產品?但用過成品後,內部意見都消失了!」

五年前,宇隆本業仍然呈現小額虧損,不過當「單軸打敗多軸」的平價高品質策略逐漸發威,取得經濟規模的宇隆獲利明顯改善、存貨周轉速度也越來越理想。在進入資本市場後,這個平均年齡僅四十出頭的經營團隊,準備結合更多台灣金屬加工業者,奪下更龐大的市場!

KY昂寶
類比IC新兵 毛利率高過立錡

十月十八日上櫃的KY昂寶(以下簡稱昂寶),是專精類比IC的廠商,由於經營團隊是來自德州儀器(TI)的資深人員,又有出身中國的雙重背景,公司深耕中國市場及當地客戶,讓這家來台掛牌的類比IC新兵更引人注目。

成立於○四年的昂寶,光寶集團旗下的敦南科技持股達五七.五%,經營團隊持有二四.四%,其他法人持有一三.九%,總計大股東及法人持股超過八成,以一家上櫃後股本四.二五億元的公司來說,籌碼十分穩定而且集中。

昂寶的經營團隊,包括總經理陳志樑、研發資深副總方烈義及營運資深副總趙時峰,都是從中國至美國德儀工作的員工。當年三人在德儀總部,彼此就是類比與混合訊號部門的同事,董事長陳忠雄則在德儀台灣的封裝廠服務,十六年前相識的緣分,種下日後共同創業的緣由。

總經理陳志樑指出,昂寶一開始就以綠能產品為研發的主要目標;當○七年起,各國相繼頒布節能政策,更讓昂寶確認,一開始就選擇了正確的經營方向。與國內許多類比IC設計公司相比,昂寶擁有幾項優勢。除擁有大股東敦南科技及光寶集團支持,昂寶的主要經營團隊,都是在美國大廠擁有深厚經驗的中國人,與中國半導體業界的合作關係頗為緊密。例如公司最重視的中國市場,已是最大的成長動能來源,包括冠捷、創惟、海爾、海信等一線大廠,目前都是昂寶的客戶。

此外,昂寶不僅有產品開發與設計能力,同時更具有設計製程的能力,因此獲利表現十分突出。以去年來看,昂寶毛利率為五九.七%,今年上半年為五六.八%。這不僅高過聯發科當前低於五成的毛利率,也比同業的立錡、通嘉等公司高出甚多。未來,昂寶對於維持高毛利率趨勢,則仍抱持著樂觀的預期。

無懼德儀進逼 衝刺LED照明

在公司產品中,目前成長力道最強的是LED照明電源管理IC。陳志樑表示,昂寶的照明IC產品線多元,在產業中具有領先的競爭力。

由於LED照明進入開花結果階段,營收金額也大幅成長;去年LED照明產品的營收只有一二八九萬元,但今年上半年已攀升到二八六七萬元,明年在中國政府持續將室內照明光源,轉換為LED照明的帶動下,昂寶的相關營收可望加速衝刺。

在昂寶快速成長同時,老東家德儀已合併美國國家半導體,成為全世界最大的類比IC業者;由於德儀透過十二吋晶圓大量投產,已經造成許多類比IC廠的龐大壓力。面對這個強勁對手,曾在德儀工作二十一年的陳忠雄表示,十二吋廠技術或許比六吋、八吋廠優越,但生產成本也較高。例如從光罩來看,六吋廠開一個光罩,成本僅幾十萬元,但十二吋廠得花幾千萬元,勢必要有足夠規模才能分攤成本,也才有賺錢的機會。

此外,兩者折舊攤提成本也差很多,十二吋廠的攤提金額很大,需要很多年才會攤提完,但敦南科技的六吋廠就已攤提完畢,因此兩者的成本競爭力可說有天壤之別。他舉例, Linear Tech等類比IC大廠也是以六吋廠生產,因此並不是德儀以十二吋廠生產,就一定能占到上風。他強調,「德儀擴廠搶市,市場不需過度恐慌,IC產業已成腦力產業,單一廠商無法吃掉全部市場。」

日前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預言,明年半導體業看不到春燕;加上德儀積極搶攻,綜合各種條件研判,昂寶的前景似乎不利。不過昂寶已連續三年繳出每股稅後純益(EPS)超過四元的成績,去年營收、獲利還創歷史新高, 稅後EPS高達八.八八元。今年上半年營收六.九二億元,稅後EPS則為三.九二元,顯然從經營機會與發展前景來看,昂寶這家小公司,仍然比其他大公司更值得期待。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