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碩童子賢很難浪漫「做自己」 將軍置身錯誤戰場

作者:賴筱凡、林宏文

童子賢,一位出身於花蓮鄉下,用自己浪漫、豐富的情感,寫下一頁科技創業傳奇的人,卻在這次華碩股權分割案,權謀、策畫每一步,強硬主導分家,即使違背浪漫天性,被迫變得謀略,也要做出失去華碩品牌後的最後反撲。

「我們拚個十年,四十歲就退休!」這是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在創業初期最原始的夢想。

當年,坐在咖啡廳裡的童子賢,正是「三十而立」的年紀,剛從宏碁出來自行創業,他與原先在宏碁的幾位好同事們共同擘畫未來,成立華碩。他們的夢想很簡單、簡單得很浪漫:在那個主機板市場正在起飛的年代,他們希望努力打拚個十年,然後退休,做自己。

和「做自己」的夢想漸行漸遠

當年與童子賢一起坐在咖啡廳裡的,還包括他在台北工專(現為台北科技大學)的同班同學和室友,「拚十年就退休!」童子賢希望能用這句懇切真誠的說詞,說動當時正在宏碁擔任工程師的郭正彬來華碩與他一起打拚。在同班同學裡,郭正彬與童子賢是唯二進入宏碁的同窗兼同事。

二十年過去了,這個夢想沒有實現。

童子賢沒有退休,即使華碩已成為全球第一大主機板廠、第七大筆電品牌,卻已經沒有他的位置;當年一手成立華碩的創辦人徐世昌、謝偉琦、廖敏雄,至今已沒有一個人留在華碩。而走到今天,在熟識朋友的眼中,童子賢不但沒有「做自己」,似乎還像變了個人。

在華碩與和碩分割案中,童子賢一手主導,被外界認為太強硬、太謀略、太不顧情誼,「但他其實應該是很單純、很感性浪漫的人。」回想起當年在台北工專念書的童子賢,他的室友這麼形容,「他是一位很有才華、具有創新想法、又活躍的人。」

而熟識童子賢的人也都知道,他生性浪漫,充滿文藝氣息,擔任《工專青年》(台北工專的校園刊物)主編,甚至吹梆笛、參加國樂社。

所以在事業有成之後,童子賢大力投資誠品書店;熱愛中外歷史的他,資助研究兩蔣日記;而從一手打造華碩工業設計部門之舉,也能窺見童子賢有別於一般科技人的特有浪漫空靈。

童子賢重感情,更重視與員工之間的情感。「他(指華碩董事長施崇棠)曾經很好奇問我,為什麼我跟員工感情這麼好。」童子賢的答案很有趣,「因為我都跟他們一起去夜店啊!」

雖然只是短短一句玩笑話,卻充分看出童子賢與員工的好感情。所以當他被迫離開華碩,接掌負責代工業務的和碩時,許多人都是自願跟著他去和碩。像和碩人資行政中心副總張天寶,就是以前童子賢在華碩的助理;而和碩工業設計中心經理李政宜,也是當年童子賢一手從華碩工業設計部門拔擢出來的人。

極富浪漫情懷之外,童子賢另一個不同於多數科技新貴的特殊氣質,則是儉樸。在一次的採訪中,他指著記者手上的錶,直來直往地問:「你這只錶多少錢?… 在我看來,超過七百塊的手錶就是奢侈!」即使現在身價估計超過五十億元,但童子賢從不穿名牌服飾,身上沒有絲毫貴氣。要回母校台北科大(台北工專改制)演講,他自己攔計程車、背著筆記型電腦到會場,自己動手架電腦、準備投影片,再開始演講。

有如置身錯誤戰場的將軍

浪漫、文藝、富情感又不端架子,再加上技術研發出身,這樣的童子賢,有工匠底子也有藝匠精神,可說是具備一個品牌創造者的最佳特質。

然而,在華碩宣布分家那一刻,他不是被留在華碩耕耘品牌,而是被迫選擇接掌代工業務,就像一枚好棋,從那天開始放錯了位置。

一位已離職的華碩前高階主管坦言,「華碩與和碩分家,為什麼是施崇棠接華碩,童子賢接和碩,這沒什麼道理。」他認為,童子賢對於品牌的投入與承諾,在華碩主管群裡是有目共睹的,但被迫分到做代工的事業,心裡當然非常不高興。

「現階段代工比品牌要辛苦,而且品牌賣一台賺的錢,代工要做一百台才賺得到,施崇棠自己挑好做的事業做,卻把辛苦的事丟給童子賢,結果當然又引起內部很多不滿與怨言。」這位主管說,就在施崇棠決定要請童子賢接掌和碩的那一刻起,施、童的師徒情感就開始出現了衝擊。

內心與情感上的衝擊之外,童子賢也開始面臨經營層面的現實壓力。和碩成立以來,從大聲高談分家,到真正切割股權,拖了近兩年的時間,代工客戶失去了耐心,他們不願意餵養一個敵人的代工廠,所以抽單成了和碩難以避免的致命傷。

外患未了,內憂卻也不斷,一場金融海嘯把曾經坐擁世界領導品牌光環的華碩,打到谷底,「他(指華碩執行長沈振來)說,庫存這麼多,叫我也要分擔一點,這怎麼可能分得清。」童子賢曾在一個場合,私下這麼抱怨過,但這些苦他不能說出口。

對於四十九歲的童子賢來說,已經沒了華碩,只剩下和碩;曾經浪漫文藝的他,先是失去品牌舞台,接著面臨經營考驗,一位同業感嘆:「或許就是因為這些連串衝擊,逼得童子賢不得不變!」

拋開浪漫情懷 被迫採謀略手段

十二月十一日華碩宣布震撼市場的減資分割案,童子賢選擇用最強硬的股權切割方式,「他有點像是被逼的,被逼著要違背自己的感性與浪漫,逼著要採取強硬手段主導分家,甚至是採取一些謀略的手段,讓施崇棠被迫妥協。」同業如此分析。

「讓施崇棠妥協」,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的確需要縝密計畫。感性的童子賢,下了一盤不帶任何情感的狠棋,一步一步,想得清楚,而且不留情面。

第一步是要擁有股權優勢。據了解,童子賢找來佳能董事長董炯熙幫忙,他要擁有更多的股權以增加談判空間!作為華碩的結盟夥伴,董炯熙的能率集團原已持有華碩○.八%股權;據消息人士指出,在童子賢求助後,能率集團並持續在市場買進華碩,童子賢的談判籌碼也逐漸提高。

其次,童子賢主動出擊,把三套分割計畫交給證交所,包括最單純的股權出售、引進私募基金,以及最具爭議空間的減資分割案。外界認為,此舉將使得童子賢能及早確定分割案的合法性,爭議固然難免,但至少能確保這盤棋在法規上不會橫生枝節。

而在正式對外宣布分割案,並且「如期」造成華碩股東爭議之後,童子賢也像是啟動早已擬妥的「危機處理準則」一般,在宣布分家後的第三個交易日,大動作找來兩家特定媒體,強調「和碩明年將爆發成長,絕對不是拖油瓶!」分割後第十天,十二月二十一日,他召開法說會,表示已著手努力讓減資後的華碩與和碩同日掛牌上市,再度降低投資人對分割案的爭議。

在法說會場,坐在台上的童子賢,時而專注看手上的資料,時而抬頭關切緊張到連自我介紹都說錯的程建中,他知道,自己必須穩住,必須喚回投資人的心。

把浪漫性格與文藝氣息先丟一邊,既然已被逼上梁山,童子賢也只能抱著打落牙齒和血吞的草莽狠勁,再拚一回!

歡迎留下您的想法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