緯創林憲銘:要忍,才會贏 得施振榮真傳 站上創立八年以來高峰

作者:林宏文

近來表現突出、不讓宏碁專美於前的緯創,有一位低調的董事長林憲銘。從宏碁集團分家至今八年,他歷經撤換總經理、巨額虧損、金融海嘯等考驗,到如今獲利完全不輸其他電子五哥,林憲銘的成就,背後是一種低調且耐力驚人的忍功。

「或許,光明總是比你想像來得慢。但是,施先生〈施振榮〉給我的啟示,就是要比氣長,要忍才會贏!」這是緯創董事長林憲銘日前公開發表的一段自述心情。

的確,被忽略很久的緯創,如今讓大家耳目一新。除了近三年營收成長率分別為四○%、二六.八%及五二.五%,每股稅後純益〈EPS〉均超過四元以外,外資券商瑞銀還調升緯創今、明、後三年獲利預估,EPS分別上看四.九三元、六.○七元和六.八八元,外資麥格理證券甚至將緯創目標價,由六十七元調升至八十元。

七月三日,緯創的盤中股價一度高達六十二元,超越宏碁股價,這是宏碁集團分家以來,緯創股價首度領先宏碁;而過去一年間,緯創也已連闖三關,股價陸續超越仁寶、華碩及廣達,成為名副其實筆電〈NB〉族群的新股王。

但是,這份榮耀,真的來得晚了一點。自從二○○一年七月宏碁集團分家後,宏碁的表現抓住了眾人的焦點,acer 大軍從歐洲、亞太一路開拔到曾經跌一大跤的美國市場,如今已是全球NB第二強,王振堂與蘭奇更成為媒體寵兒;但一直低調躲在後面的代工廠緯創,卻到最近才異軍突起,大家終於知道,原來林憲銘做得也不差。

出身困苦
特別注意對員工的關心與照顧

「忍,然後贏」,這或許就是林憲銘的人生注解。

從小在台南長大的林憲銘,是正港的「下港囝仔」,父親在台南的亞洲航空公司工作,是負責維修飛機的工程師,待遇還算不錯,但由於祖父替人做保,後遭追償,導致家道中落負債累累,因此,林憲銘一直到念大學時,家境都不是很好。

一位林憲銘的同學回憶,有一次,林憲銘媽媽到交大探望兒子,把身上所有錢都掏出來,交給林憲銘當生活費,自己就搭平快火車回台南,當年平快火車速度慢,也沒有空調,坐了一整天的車,已經口乾舌燥的林媽媽,連火車上幾塊錢的茶水都沒錢買。

家境不好,讓林憲銘一直到成家後,還要背負很大的責任,早期他與施振榮及幾位朋友在高雄投資電腦公司,後來才併進宏碁,為了投資這家公司,林憲銘標了兩個會,最初領的薪水全部拿去繳會錢,為了多賺一點錢,晚上他還擔任「小教授電腦〈宏碁最初推廣的電腦品牌〉」的講師,傳授微處理器的知識,至於家裡的開銷,經常就要靠太太擔任國中老師那份微薄的薪水。

從早期的小教授講師,再到宏碁的銷售業務員、採購、物料管理、市場行銷,林憲銘一直做到筆記型電腦事業部主管。九三年,原本負責PC產品事業群的林憲銘,在掌管系統電腦〈server〉事業群的施崇棠離開後,扛下該事業群,並將兩大事業群整合,最後接任宏碁電腦總經理。

也是老宏碁人的緯創稽核長林銘瑤說,可能是因為林憲銘出身基層,小時候環境又困苦,讓他特別注意對員工的關心與照顧,「很多員工都覺得,他會照顧人,跟著他很好。」在宏碁再造的九四及九五年,公司開始賺錢後,林憲銘馬上向施振榮要求,要發一點紅利給員工,因為員工真的苦了很多年。

除了忍,林憲銘一旦拚起來,也是狠勁十足。一位林憲銘的大學同學回憶,有一陣子他迷上佛經,書本完全丟在一邊,後來發現不對勁,若再不K書,一定會被死當,於是他就兩個禮拜熬夜沒睡覺,沒想到後來果真全部科目 all pass。

拚勁十足
被認為最得施振榮真傳

從小與林憲銘在台南一起長大,與林憲銘是初中同學的典範半導體董事長鄧希哲,非常了解林憲銘「既會忍、又能拚」的能耐,「他就是那種『惦惦吃三碗公』的人,像宏碁分家後,沒人看好緯創,但他就默默地做,別人不要的都拿來做,以前電子五哥根本沒有緯創,但現在,已經沒人敢忽視它的存在了!」

在幾位從宏碁出來的接班人中,王振堂、李焜耀經常與施振榮唱反調,但施振榮始終堅信,企業競爭就是比氣長、比忍功,宏碁歷經多次打擊與改造,撐得下來就能成功。被認為最得施振榮真傳的林憲銘,在緯創的經營上,似乎也循著施振榮的模式起飛。

比較緯創與宏碁的獲利能力,其實最近四年兩者表現頗為接近,差別是在○四年以前。當時緯創管理仍未上軌道,因此獲利情況明顯不佳,尤其是○四年出現業外虧損二十二億元,每股稅後虧損○.八九元,更讓林憲銘痛下決心,換下原總經理鄭定群,自己親自跳下來帶兵。

當時,林憲銘檢討,緯創的確有不如人之處,因此,他每天早上七點半就到公司督軍,遇到主管有做不好的地方,立即要求改善,並且力行每年淘汰五%的員工。在資源配置上,由於鄭定群為研發出身,在升任總經理後,仍然投入大量研發經費,造成內部資源分配不當,因此林憲銘調整作法,集中全力發展少數幾項產品,終於獲得成功。

兩年前,林憲銘把總經理及營運長的位置,再交給從老宏碁到緯創一路培養上來的黃柏漙,自己則擔任執行長一職,在幾年的努力下,緯創除了深耕NB產業,直逼廣達、仁寶前兩大廠之外,去年緯創也合併了光寶監視器部門,並且切入微軟 XBOX 360 的代工商機,在液晶電視及伺服器也都有不少著墨。相對於廣達、仁寶幾乎八、九成業務仍集中在NB,緯創的產品更多元,NB僅占七成,未來液晶電視的出貨再增加,NB比重還會再降低。

去年十月金融海嘯肆虐,緯創也被許多外資調降評等,尤其是緯創股本較小,第三季負債比率近八成,股價被打到最低十七元左右。當時,緯創每天跌停板,許多媒體希望林憲銘出來講一下話,但林憲銘仍然默不作聲,但對內則積極降低庫存,擠出現金,讓今年第一季的負債比回到七成;另一方面,則與銀行不斷溝通,讓資金周轉不被限縮。結果,熬過了這段時間,緯創不僅沒有被打倒,甚至如今還成為所有外資一致推薦的NB首選。

與林憲銘是交大同學的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受邀到緯創擔任獨立董事,他說,林憲銘很務實,對外不太講話,帶人會帶心,很少看他很凶地罵人,但內部溝通又非常快速。尤其林憲銘特別重視本業的發展,不會浪費心思去湊熱鬧,或是做其他與本業無關的東西。

著眼長線
幫客戶解決問題,不計較賺錢與否

善於忍耐的另一層意義,就是能夠著眼長線,這一點,從林憲銘對客戶關係的高度重視即可窺見。往往,只要客戶提出要求,林憲銘絕對想辦法做到,重點是要幫客戶解決問題,甚至有時候連不賺錢的單子都做,例如早期幫惠普做簡易電腦,緯創等於是賠錢做,但也因此建立與惠普深厚的關係。

惠普科技亞洲區國際採購處總經理蕭國坤就說:「Simon〈林憲銘的英文名〉就是這種人,每次打電話請他幫忙,他都會全力以赴,即使犧牲短期利益,他也會盡力幫客戶完成。」

不過,林憲銘也不像很多窮過的人,拚命想賺錢。他對錢財的看法,似乎比別人更豁達一些。在台灣上市櫃公司的執行長中,大部分都盡量給自己加薪或分紅,最多也只有因為景氣不好而減薪,至於公司不賺錢就發誓不領薪水的,幾乎從來沒聽過,但林憲銘就這麼做過。

○四年,緯創出現業外虧損達二十二億元時,林憲銘對所有主管說:「公司不賺錢,我就不領薪水!」他果真說到做到,林憲銘真的長達一整年的時間,不支領薪水。

對錢看得開,也讓林憲銘熱心捐錢做善事,例如近幾年對母校交大的各項捐款,林憲銘都慷慨解囊,交大負責璞玉計畫及台南光電學院的教授林健正說:「林憲銘熱心公益,對學校捐款更不落人後,但他都交代我們要低調,不要張揚。」至於林憲銘太太長期在慈濟擔任志工,每年也捐獻很多錢,有一年尾牙,她還上台宣布,已經把林憲銘前一年的薪水與獎金全部捐出去。

如今,宏碁已是全球第二大筆記型電腦品牌,緯創僅是宏碁供應商之一,但一位宏碁內部高階主管就說,在所有宏碁代工廠中,緯創是品質最好的一家,「若真的要挑緯創毛病,那就是他們比較不會抱客戶大腿,不像其他廠商,逢年過節都會來送禮。」

這是來自宏碁資深主管很真實的評論,但與其說是毛病,其實可能是優點。因為,當代工廠在品質、價格、交期都做到令客戶滿意時,送禮就顯得多餘。緯創主管若聽到這句話,相信感嘆一定也很深,因為當年與宏碁系出同源,但分家後是「親兄弟、明算帳」,緯創苦了很多年,才重新取得宏碁肯定,的確不容易。

「面對失敗,要阿Q一點,神經要大條一點。」林憲銘安然度過每一次挑戰,緯創也站上成立八年來的高峰,但林憲銘依然低調,就像他說的:「在挫折中求生,反而是比較容易的事,真正難的是,成功時如何居安思危,這也是忍的功夫。」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