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賠四千萬 創投公會祕書長蘇拾忠體悟降級管理的精髓

觀念精實篇》創投公會祕書長十年起落 重回舊崗位 慘賠四千萬 蘇拾忠體悟「降級管理」

曾因創業慘賠四千萬元、一度沮喪到想尋死的蘇拾忠,如今重新回到十年前創投公會祕書長的工作。他仔細檢討過去犯下的錯誤,並與人分享,希望別人不要重蹈他的覆轍。同時,他對於「降級管理」的精實觀念以及聚焦精神,更有了一番新的體悟。

二○○八年十月,五十歲的蘇拾忠重新踏進離開十年的辦公室,他的新名片上印著「中華民國創投公會祕書長」的字樣,與十年前沒有兩樣。不過,這十年間,他卻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尤其是三年前的創業,讓他賠掉四千萬元,更成了一生的痛。

「我會去創業,是基於兩個原因。」回想起這個故事,蘇拾忠語氣顯得平靜。一方面是他在創投業做了十年,當過股東、董事、監察人,常常糾正別人的錯誤,因此,罵人罵了那麼多年,有時候想不透為何別人那麼笨,覺得自己來做也不會比較差,因此對創業抱著很大的憧憬。

創投經驗造成過度自我膨脹

另一方面,他投入創投多年,如果以薪水來看,創投業年薪一般是以百萬元為單位增加,也就是薪水可能從一百萬元跳到兩百萬元或三百萬元;但若投資成功的話,獲利可能以千萬元為單位,例如當年他自己投資易遊網〈ezTravel〉大約五百多萬元,最後以每股六十多元的價格賣掉,大約入帳三千多萬元;至於創業,他認為,報酬應該可以億元為單位。」

蘇拾忠心想,自己薪水也領過了,投資也做過了,在創投工作時,也當過龍捲風科技的董事長、做過創業計畫書〈BP〉,也審核過別人的BP,行政、財務、人事都管過,就只差創業還沒做過;而且蘇拾忠在媒體待過,也懂數位內容產業,因此,在這兩個因素下,他選擇了創業。

蘇拾忠創立的公司叫米逗數位音樂,是希望建構一個新的數位平台,提供包括單曲下載服務等多樣化的數位音樂。

但是,真正創業了,才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而且更諷刺的是,自己正一步步走向與過去自己教別人創業理論完全相反的方向。

創業初期,蘇拾忠就擬出各種省錢的規畫,例如技術全部外包,而且只給股票,不支付現金;另外,他也規畫公司只要找兩名員工,加上他自己共三個人就好。可是,當公司發展到一個階段時,他卻忘記了他最初的堅持。

當時,蘇拾忠面試了一名來自唱片業的資深員工,覺得他很不錯,於是就雇用了。這位主管向他提出一個發展計畫,需要二十五名員工的編制,蘇拾忠最後將這個編制限縮到十二個人,於是員工陸續一位一位地徵聘進來。「這是錯誤的第一步,我自己原本都已想好,要三個人做到底的,結果竟然全忘了!」後來,米逗的員工最多達十八個人,每個月光薪資費用等支出就達上百萬元,種下了公司的第一個敗因。

全部財產都壓在新創公司

在錢燒得差不多時,蘇拾忠去工業局尋找援助,把他的計畫向工業局主管簡報,獲得了工業局相當大的肯定,結果工業局推薦給他六千萬元貸款額度,但當他拿著工業局的推薦函去向中小企業信保基金申請貸款時,申請案卻被擋了下來;這時他才了解,即使有工業局的推薦,也不保證一定可以借到錢。

可是,當時公司的狀況已經惡化,○八年一月,蘇拾忠做了第一批裁員,把幹部全部裁掉,只剩八個人,「但公司的事情都還是能做」。

後來,信保基金的貸款已確定不會通過,蘇拾忠只好拿出賣掉易遊網股票的二千多萬元,並以自己的房子再借貸八百萬元,連在教書的太太,都借了一百萬元的公教貸款,把這些錢全部投入亟需資金的米逗。

「這是我犯的第二個錯誤,為了爭一口氣,用那麼大的槓桿,把自己的家當全部壓進去。」蘇拾忠說,總計米逗前後投入八千多萬元資金,其中有四千多萬元都是從他口袋裡掏出來的。不過,由於業務完全沒起色,○八年四月,蘇拾忠裁了最後一批人,公司形同結束。

蘇拾忠檢討自己失敗的創業經驗,「我過度自信,又不堅持,而且關係太好,很容易借到錢,原本這是很好的條件,但現在來看,關係不好,對創業家來說,說不定是好事。」

此外,早期蘇拾忠在創投業時,就對線上音樂很熟悉,還曾接受唱片交流協會〈IFPI〉委任,協助各家音樂下載業者與非法業者談判,替唱片業爭取權益,讓他成為「唱片之友」,在業界擁有許多好朋友,因此,當創業計畫提出時,許多朋友都很支持,這些掌聲讓他產生決策時的迷思,也間接種下後來失敗的原因。

公司收掉了以後,蘇拾忠沒有事做,到處當顧問,由於有創業失敗的經驗,講課的「功力」大增,許多創業的朋友都找他去上課,雖然很多都是義務幫忙,頂多拿一些股票當酬勞,但至少他還有事情做,不會胡思亂想。

失敗後一度出現尋死念頭

○八年暑假期間,蘇拾忠的女兒到日本當交換學生,太太跟著去日本探望女兒,只留他一個人在台灣。到了周末,蘇拾忠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大房子裡,陪著四隻狗,想起自己創業的過程,突然悲從中來,無法自已,「想起自己過去一路走來都很順,卻在快五十歲時犯了這麼大的錯誤,整個心情突然糾結起來,完全無法控制。」

當時,正是前寶來董事長白文正跳海事件發生的時候,蘇拾忠看著新聞,暗自體會白文正那種萬念俱灰的心情,竟然有尋死的念頭,他打電話給在日本的太太,把太太都嚇死了,一直苦勸他打消這個想法。

令他欣慰的是,太太一直都在背後支持他,讓他一路上產生安定的力量,至於念台大外文系四年級的女兒更令他感動,女兒知道爸爸創業失敗賠很多錢,就去接了翻譯的工作,還兼家教賺錢。

如今,重新回去接十年前的工作,蘇拾忠卻一點也不覺得丟臉,他反而有一個很有趣的「降級管理」理論,這個理論也讓他很認命地做好創投公會祕書長的角色。

降級管理讓事情做到更好

他說,以前在念書時,讀到一篇時任震旦集團總裁郭進財的文章,裡面提到「降級管理」的觀念,意思是說,很多主管在一個組織裡,表現好就一路升,一直升到他的能力做不到的位置,之後就可能停留在這個位置很久。

所以,一個公司可能有好幾位副總,但總有幾人不太適任,此時若能降級回到他表現最好的位置,不管是對公司、對個人,都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蘇拾忠說,以前他總是在同時間做很多事情,又是演講,又擔任顧問,外務很多,無法集中心力做一件事,導致執行力不足,創業失敗就變成理所當然。如今他心無旁騖,全部投入做一件事,不僅功力增強,由於他全力投入的精神,也讓工作夥伴的工作鬥志更為高昂,與同事的互動變得更好。

「過去景氣好,用五分力量就可以把一件事完成,但現在經濟轉差,用盡十分的力量,都不一定能把事情做好。」蘇拾忠認為,在經濟衰退的大趨勢下,如果大家能夠更專精聚焦於小一點的事情,「精實之後不代表戰力變小,甚至可能會更增強!」

一位創投公司總經理說,蘇拾忠對創投產業很熟悉,知道大家需要什麼,而且很有創意,常常提出很多新鮮的點子,帶著大家往前衝,在當今這種不景氣的時刻,需要像他這種有企圖心的人出來推動。

在工作之餘,蘇拾忠把自己的經驗整理下來,還邀請一些創投同業一起到公會開課,協助別人在創業前做好準備,不要再重蹈他的覆轍。

「在公會,現在我有百分之兩百的信心,十倍於過去的能量,可以把事情做好,讓創投業可以提升到更高的境界!」曾經從雲端跌落,說這話時,祕書長蘇拾忠踏實多了。

蘇拾忠小檔案 

出生:1958年
現職:中華民國創業投資公會祕書長
學歷:政大企管碩士、台大農業工程系
經歷:米逗數位董事長、龍捲風科技董事長、創投公會總幹事及祕書長、《商業周刊》總編輯

蘇拾忠的個人精實計畫

  1. 檢討自己曾犯的錯誤
  2. 改變過去龐雜的欲望觀念
  3. 降級管理,專注所長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