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三星 台灣 DRAM 產業該如何整合?

作者:林宏文、陳翊中

對抗三星 台塑組台美日同盟 DRAM 紓困案 力晶被退件 

整個 DRAM 產業在○八年虧損嚴重,加上景氣緊縮,許多公司都陷入危機四伏的局面;各國政府紛紛推出紓困案,但能否讓企業轉危為安仍在未定之天。此時台塑集團欲組織台美日聯盟,以對抗韓國三星的猛攻。

在 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紓困案中遲遲未出手的台塑集團,王家人日前私下透露,未來將由台塑出面,進行「台美日 DRAM 同盟」,對抗韓國的三星。此項整合方案若能成功,產業將出現重大重組。

華亞科總經理高啟全向本刊證實,以華亞科、南亞科為核心,與美光的整併計畫確實已經緊鑼密鼓啟動。

台美日 DRAM 同盟計畫

此計畫由南亞科總經理連日昌、高啟全等負責執行,而南亞科董事長吳欽仁則在背後督導,積極展開協調串聯動作,包括與政府的協商,以及和力晶、茂德、爾必達、美光之間的溝通,都已進行一段時日。

一位台塑集團決策高層表示,以集團資金作為籌碼,南亞科出面進行協調,這樣的整合計畫有四個優勢:一、目前景氣已到一定的低點;二、台塑集團口袋夠深、財務最透明;三、南亞科是全球惟一能做到上下游垂直整合的 DRAM 廠;四、台塑集團絕對會繼續玩下去。

台塑集團在晶棒有台勝科,晶圓製造有南科和華亞科,封裝有福懋科技,未來還可能投入矽土原料;以台塑集團豐富的上下游整合經驗,加上凡事追求合理化的管理,成本可以降到最低,做到最有競爭力。

相較力晶爭取金援,全力求生存,南亞科卻遲未出手,外界不免揣測台塑是否撒手不玩,但該決策高層表示,七人小組與王永在已通過集團將在 DRAM 業繼續耕耘的決議。

不過,「台美日 DRAM 同盟」未來是將合併為一家公司,或組成具有約束力的聯盟,目前尚未有定論。但台塑集團這個整併構想,日前已和政府高層溝通過,並已獲得正面回應。

力晶半導體公司副總經理譚仲民表示,有關技術整合平台的構想,基本上大家都有共識,爾必達與力晶也不會反對;因為未來研發支出愈來愈高,需要擴大經濟規模才能達到降低成本的效果。只是,目前爾必達的五十奈米製程技術已開發完成,四十奈米的技術也投入開發,未來要進行美、日、台三國的整合時,很可能要從三十奈米製程切入。

不過,雖然大家對美日台聯盟的構想已有共識;但到底誰出來整合,目前台塑與力晶兩邊都各不相讓,沒有人願意成為被整合的一方。只是衡量財力、社會形象等條件,台塑集團明顯占上風,但力晶與爾必達在企圖心的展現上,則超越台塑集團。

力晶與合作夥伴的內訌

其實,在政府提出 DRAM 廠紓困案時,最初是力晶集團展現強烈的整合企圖心,並且第一個送出紓困申請,不過,日前卻遭政府打回票。

據了解,力晶被退件的主因,應該是黃崇仁與坂本幸雄之間並未整合成功,雙方有互爭主導權的情況;例如在整合後,爾必達與力晶的業務共同平台,到底是由日方還是台方主導,雙方目前沒有定論。此外,未來在爭取政府進行紓困後,經營主導權又加入一個新勢力,到底政府、爾必達及力晶三方,主導權的順序該如何排列,也是爭執焦點。

此外,在是否整合茂德上,坂本與黃崇仁傳達出來的訊息也不同。坂本希望把茂德整合進來,變成爾必達、瑞晶、力晶及茂德四合一,這樣可以擴大爾必達陣營的聲勢,而且還可藉此平衡力晶在集團內的重要性。

但黃崇仁的合併對象並未包括茂德,只要三合一;主因是茂德的財務實在堪慮,一百餘億元的可轉換公司債即將在二月十四日到期,若趁此機會淘汰掉一個競爭對手,對黃崇仁最有利。

也因力晶與爾必達集團「家裡還在吵」,讓政府暫時擱置力晶提案,全力促成南亞科、華亞科及美光加速整合。台塑集團才會掌握這次機會,發出一次整合美、日、台等大廠的聲音。

如果分析台塑這次的整合機會,確實相當難得。除了獲得政府的支持外,以美光目前在美國的情況來看,美國政府目前拯救的重心是金融業和汽車業;而日本政府紓困的重心在汽車業,爾必達根本不是重點。如果 DRAM 景氣再惡化下去,又沒有政府的資金挹注,目前市值各約二百億元及八百億元的爾必達與美光,僅存的現金遲早會燒光。

DRAM 一顆從六美元掉到四十美分,做一顆賠兩顆,各 DRAM 廠都在燒錢,美光也不例外。而且,美光十二吋廠產能不足,要靠擁有最多十二吋廠的台灣支援。

在台塑集團借款二.八五億美元給美光後,據了解,「雙方在技術合作上必然有交換條件,但細節不便透露。」但可以確定的是,美光在技術授權以及與新夥伴結盟的態度上,會持開放態度。

台塑高層指出,如果只是力晶、爾必達、瑞晶及茂德的組合,最大的問題還是需要政府拿出上千億元的資金支援;但如果是南科加上華亞科、美光、爾必達、力晶、瑞晶及茂德,以台塑集團金字招牌與籌資能力,政府需要投入的錢會少很多。而且玩家變少,就有可能把 DRAM 推到能夠獲利的價位。

此外,分析後王永慶時代的台塑集團,第二代之間的較勁已經展開。近來透露出要爭家產的王文洋,早期就出身於南亞塑膠,後來也負責推動南亞科技切入DRAM產業。

台塑對 DRAM 產業的盤算

不過,南亞科技雖然日後衍生出華亞科,也具備一定的量產規模,但嚴格來說台塑的 DRAM 事業並不成功;合作夥伴從沖電氣、IBM、奇夢達到美光,不斷地更換,台塑集團對於投資 DRAM 的前景也感到很頭痛。如今台塑在位的第二代積極展現企圖心,希望一次完成台塑 DRAM 產業的版圖,極可能以實際的政績進一步卡位,這可能是觀察此次台塑出面整合動機中的另一個角度。

只是,在整合過程中,台塑仍不宜敲鑼打鼓,太早顯露出整合全部廠商的意圖,否則引起的反彈一定也會很大。此刻台塑集團最應該做的第一步,就是把美光與南亞科、華亞科整合得更強,未來才有機會再進一步整合爾必達與力晶。

雖然,對於台塑集團來說,DRAM 事業長期究竟該不該繼續做下去,目前仍然沒有定論。尤其是台塑未來在石化本業要面臨的競爭對手已一一出現,要解決的挑戰相當多;因此雖然口頭上不明說,但趁著下波景氣回升,台塑屆時自然會有不同打算。對於 DRAM 這種大起大落的行業,台塑大可以在未來出面整合成功後,把姑娘漂漂亮亮地出嫁,或就只當大股東的角色,把經營權讓給美、日、台等國精英組成的經營團隊,都是可以選擇的方案。

至於在力晶與爾必達陣營,即使兩方的意見仍待整合,加上外界對於 DRAM 經營者的批評不斷,但黃崇仁積極捍衛經營權的動作更加積極,並展現繼續擔任執行長的企圖心。

日前,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表達,「贊成政府主導 DRAM 廠的整併,但 DRAM 廠老闆得先解決自己的問題,甚至應引咎辭職。」這樣的批評,也呼應美國三大汽車廠的執行長表達願意下台作為接受紓困的條件。

不過,對於黃崇仁來說,宣布自己不支薪,不領董監酬勞,一直到公司獲利為止,但要他讓出經營權,則完全不可能。一位 DRAM 產業的主管表示,黃崇仁家族是力晶大股東,不太可能讓出力晶的經營權,「黃崇仁是九命怪貓,各種挑戰都打不倒他,比胡洪九還刁鑽。」

合作攻韓 仍有一定難度

如果美、日、台等三國的 DRAM 產業能整合成功,對於三星電子來說當然是一大壓力。其實,三星最不願意見到的,就是非韓系的廠商全部整合起來;也因此,目前三星的動作也在改變。

先前三星不願調降資本支出,不減產能,想趁韓元大貶的時機,趕快淘汰掉幾家企業。但如今不僅已進行減產,也宣布○九年的資本支出要大幅度降低,這些動作都顯示出三星已經改變策略,要儲備實力,做好美、日、台聯盟一旦集結後的準備。

一九八九年,三星曾邀請時任工研院董事長張忠謀與宏碁董事長施振榮,到韓國 DRAM 生產重鎮器興〈Ki-Heung〉廠區參觀。當時,張忠謀負責執行次微米計畫,而施振榮則正在籌辦德碁半導體,三星要給台灣業者「下馬威」,意即三星已做得那麼好,台灣就不必做了。

如今,張忠謀、施振榮兩人在十年努力之後,已陸續退出 DRAM 產業;台灣最有實力的兩位企業家選擇退出,而三星比起當年又更強大一百倍,台灣 DRAM 產業的勝算到底有多大,恐怕沒人說得清楚。

只是,這次全球的不景氣,卻是台灣一舉站穩 DRAM 產業地位的好時機;政府在積極進行紓困案時,必須掌握到最佳的黃金時機。否則,德國與韓國都已宣布對奇夢達及海力士進行紓困,許多公司的股價也都從谷底翻揚一倍以上,像美光的股價,之前一直在兩美元以下,如今已漲至三美元以上,如果紓困案再拖下去,恐怕政府談判的籌碼也會逐漸消失了。

歡迎留下您的想法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