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牌手機龍頭聯發科調降財測 引爆最後一波電子利空

白牌手機龍頭聯發科怎麼了?調降財測 引爆最後一波電子利空 

聯發科日前宣布調降第四季營收,讓投資人對電子業動搖的信心又添上致命的一擊。以目前比重最高的手機晶片來看,雖說在白牌手機的表現上可圈可點,但在諾基亞等大廠展開降價及行銷強攻策略下,山寨機的生存空間會不會受到擠壓?

國內IC設計業龍頭聯發科技上周宣布,將調降第四季營收,預計合併營收較上季下滑約三○%至三三%。這項聲明不僅讓聯發科股價急墜,而且由於聯發科具備手機、中概消費及IC設計龍頭等概念,讓投資人對電子業更加灰心。

訂單急凍,導致調降財測

這次危機對聯發科內部的衝擊,確實較過去為大,公司內部氣氛非常緊張。因為金融海嘯重擊全球經濟,所有產品線需求都遇到急凍,董事長蔡明介每天緊迫釘人,相較於園區內許多工廠生產線停工,但聯發科辦公室到了晚上十點,依然燈火通明。

蔡明介認為,由於景氣很差,所以過去每季例行的績效考核,如今頻率及時間會更機動調整。至於內部流程及體質檢視也要加緊進行,避免任何資源使用不當。另外,過去幾年聯發科大幅增加員工,如今每個部門要新增人力,都要經過嚴密審核才會放行。

聯發科此次調降營收目標,反映了十一月中旬後三大產品線訂單同步下滑的現況。目前聯發科手機晶片約占全部營收的六五%至七○%,至於客戶以電腦為主的光儲存〈ODD〉晶片,占一五%至二○%,以消費性產品客戶為主的DVD及電視晶片,則占一五%。三大產品線中,以消費性產品下滑幅度較大。

以目前比重最高的手機晶片來看,由於主要銷售對象是中國的山寨機〈也稱為白牌手機〉市場,有一個說法是,會買山寨機的消費者,大部分是屬於農村人口或大城市中的民工,他們經常利用放假買幾支山寨機帶回家送人,但今年製造業大幅裁員,不少民工已提前返鄉,買手機的頻率降低,終端市場出現萎縮,也衝擊到聯發科客戶的下單。

此外,來自新興市場訂單急凍也是主因。由於手機品牌廠大幅降價,加上新興市場匯率十月中急貶,原本白牌手機毛利率僅七%至八%,但許多國家匯率一貶就達一至兩成,讓這些本地的通路商索性不進貨。由於中國有不少手機客戶是以外銷新興市場為主,例如規模較大的中興、華為等,這些主力客戶訂單急縮,也讓聯發科營收出現壓力。

哀鴻遍野中受創相對輕微

事實上,聯發科成立十一年來,其間雖然業績快速成長,但也經歷過不少次的挑戰。其中成長率最低的二○○四年,當年營收成長率只有八%,那時,聯發科手機晶片才剛開發出來,客戶仍非常少,占業務七成的光儲存晶片還算穩健,但在占三成的消費性DVD播放機產品上,則遭遇美商卓然〈Zoran〉、台商凌陽及揚智等的削價競爭。當時聯發科內部也積極備戰,內部不斷開會檢討,希望能夠度過成長的瓶頸。

與○四年相較,聯發科現在的地位已不可同日而語,目前全球員工已達四千人,當年則尚未滿一千人。若從營收來看,十一月合併營收比去年衰退七.六%,在許多電子大廠衰退多在三、四成的情況下,這種減幅可以說是最輕微的。此外,累計前十一個月營收成長一三.七%,即使以第四季營收比第三季營收掉三成來估算,十二月營收最差掉到四十億元,全年也至少有一成的成長。

此外,○七年一度被視為聯發科勁敵的中國手機晶片商展訊,今年業績表現不佳,第三季營收掉到一九九八萬美元〈約台幣六億多元〉,只有聯發科一個月營收的一成,而且第三季營收又較第二季衰退五成,淨虧損更高達三一三○萬美元。展訊的崩落,除了技術不夠扎實外,創業團隊一一出走也是主因,也讓展訊執行長武平不禁感嘆:「半導體業真的很難經營!」

相對於園區其他公司進行裁員、高階主管減薪、員工放無薪假等措施,聯發科目前都還未實施,主要是公司體質還相當強健。不過,在降低成本部分還是有一些動作,包括員工出差的頻率會更嚴格把關,以前給員工的點心費會有小幅縮減;此外,過去長時間開放的健身房,有部分時段關閉。

觀察聯發科至今的成績單仍相當突出,預估今年聯發科可出貨二.二億套手機晶片,比去年的一.五億套成長四六%。另外,JP Morgan 更預測,今年使用聯發科晶片的白牌手機出貨量,將占全球手機市場的一六.三%,比去年的一二.九%又明顯提升,僅次於龍頭諾基亞的三四.七%,比三星的一四.五%還要高。因此,白牌手機的市占率,可說目前僅次於諾基亞。

若從晶片出貨量來看,在2G晶片部分,以承接諾基亞手機為主的德儀,全球市占率約三成,聯發科也成為全球排名第二的手機晶片廠。若與全球前十大IC設計公司相比,聯發科不論是營收或獲利成長都表現最好。

不過,白牌手機的傑出表現,也讓國際品牌不得不注意,在諾基亞、三星等品牌展開全球降價及行銷等強攻策略下,從中國崛起的山寨機產業,未來生存空間會不會受到擠壓?

仔細分析任何一支手機的誕生,都要經歷五個環節,包括物色晶片、尋找軟體解決方案、開模、生產和銷售。早期這五項均牢牢掌握在品牌大廠手中,之後,後面三項一一被突破,最近兩年最難突破的前兩項,也已有許多競爭者加入,重組了手機產業結構。諾基亞這種高度垂直整合的企業,正遭遇類似過去IBM在個人電腦產業上的演變,將從垂直整合走向專業分工。

結構重組,山寨機於是崛起

從晶片來看,過去能做手機晶片的廠商,幾乎都在品牌大廠旗下;但如今能做晶片的公司愈來愈多,目前全球有超過十家公司可以提供手機晶片,其中當然也包括聯發科。

至於過去扮演關鍵角色的軟體平台,也在走開放路線,除了諾基亞外,蘋果、微軟及 Google 都在手機軟體平台急起直追,這種激烈的競爭,大幅降低軟體平台的入門障礙,讓諾基亞也終於把軟體平台 Symbian 開放出來。在這種解構下,讓手機產業朝向個人電腦開放、競爭的方向走,號召更多企業投入,分工體系也將更為明確,而這些國際軟體大廠要確保競爭力,最迫切要拉攏的合作夥伴,一樣是來自台灣與中國的廠商。

山寨機的崛起,更是這種專業分工的產物,包括從設計、功能開發、生產、通路,品牌、零售、原材料供應到組裝等各個產業鏈中,每個環節都有詳細的分工。以深圳為例,在山寨機產業鏈上,光設計公司就擁有上千家,專門進行貼近市場的設計,激烈競爭帶來創意十足的設計,讓山寨機可以一直保持創新。

相對於傳統的手機大廠,由於從研發到銷售都自己做,這種垂直整合的模式,反應慢且成本高,難以應對市場的瞬息萬變。

如今,手機產業在台灣與中國連手加入後,將出現更快速的降價與普及。其中,聯發科便扮演關鍵的角色,打破原有手機產業結構,讓原本可能需要幾十人、耗時一年才完成的手機板及軟體,都整合到一套晶片與簡單的板子上,讓客戶幾周內就能出貨。

至於聯發科為何可以打破這種原來被歐美大廠壟斷的局面,就是因為做到差異化的服務。過去,手機品牌廠與晶片廠的關係相當緊密,這群高傲的歐美手機晶片廠,均以服務品牌廠商為第一要務,把所有資源都放在與前幾大品牌的合作上,當然也就忽略了中國眾多小廠,也不認為山寨機能起什麼作用。

消費導向,價格戰一觸即發

不過,現在白牌手機組成的龐大產業鏈,已讓國際大廠都要密切注意。一位高通主管曾說,目前高通最密切注意的對手,就是意法半導體及聯發科。意法是因為整合包括諾基亞在內的多家公司;至於聯發科,則是充分發揮就近服務的精神,不僅將全套手機方案交給客戶,而且隨傳隨到,服務馬上來,這些是歐美大廠很難做到的,當然也只好拱手讓出白牌手機的市場。

「山寨現象」不僅在中國,目前也繼續擴散到新興市場,遍及中東、非洲到中南美洲。例如像中興、華為及TCL等生產規模較大的公司,與許多新興市場電信業者一起合作,把這些白牌手機賣進去。此外,從價格來看,愈是不景氣,消費者對價格要求愈是嚴苛,這也是小筆電可以熱賣的主因,未來手機產業是否也這樣發展,值得觀察。

此外,最近電子業龍頭廠相繼調降財測,一位IC設計業總經理說,最近會那麼多公司調降財測,主要是因為十二月及一月的訂單真的看不到,而且,連老大哥台積電都發布業績警訊,大家乾脆一起來調降。這種相繼調降財測的「羊群效應」,如今已傳染到最績優的公司,但往往這些好公司是最後才受到影響,可以視為是最後一波的利空。

而且,考量很多業務主管的心態,大家在做○九年預測時,都把成長目標先攔腰砍一半,若○九年做得比預期好,那多出來的部分還可以拿績效獎金,何樂而不為?

不論如何,電子業的苦日子還沒結束,○九年第一季,恐怕業績還有趕底的可能,但就像過去的歷史經驗一樣,好公司的業績總是最後才受影響,一旦遇到景氣回升,業績也將最快回升,這恐怕是許多苦撐待變的投資人,最希望看到的一刻了。

山寨機功能強大 連公安都折服!

有關山寨機功能強大的描述相當多,但最近有一個最經典的笑話。這個故事是說,一位中國公安,有一次抓到一名酒醉男子,抓到時還在發酒瘋,拿他的手機砸頭,領導怕出事,就把他的手機收起來,交給值班公安看管。

公安仔細一看,這是一支神奇的山寨機,上面竟有九個揚聲器!結果,有人不斷打電話進來,鈴聲是「狼愛上羊」,鈴聲起碼有 100 分貝,大到連一般說話聲音都聽不到。公安接起電話,發現打電話的也是醉鬼,無法溝通,於是就想關機,又發現需要關機密碼,只好等手機沒電自己關機,結果響了兩個多小時,電池還沒用完一格!

這位公安實在受不了,就想,乾脆把電池拔掉,沒想到,他做了一個人生最錯誤的決定,因為電池一拔出來,這支手機居然發出像警笛般的響聲,而且聲音更大,電池都沒了還能發出這種聲音,響了十幾分鐘還不停。沒辦法,最後公安只好把電池又裝回去,開機,繼續聽「狼愛上羊」的歌聲。

最後,到了凌晨兩點多,那名酒鬼終於清醒,公安痛哭流涕地把手機還給他,請他趕緊離開,放公安們一條生路。

這聽來像笑話,但其實目前市面上真的有這種功能的山寨機,人民幣幾百元能買到 365 天的全年待機、內建藍牙、GPS(全球衛星定位)功能、雙卡雙待雙攝像頭、抖動換歌,甚至還有意想不到的電風扇與驗鈔機功能。

這種產品,像諾基亞、三星這種國際品牌,肯定做不出來,也不想做,但只有在中國這種分工細密的手機供應鏈裡,才會有這種產物。

某種程度來看,這是一個容許更多創意發揮的地方,也代表手機產業的另一種集體創新精神,這種集合眾多企業的分工體系,對國際品牌來說將是全新的挑戰。

不過,由於山寨機特殊的市場屬性,切入這塊市場的業者,與富士康、華寶這種接國際大廠訂單不太一樣,原因是客戶通常規模較小,不少是地區型的通路商,因此,有時看到需求出現,下單就很急,一遇到市場風吹草動,也會很快地縮手,這也是經營白牌手機廠商所要面對的風險。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