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價廉質優的醫療服務,能夠出口到東南亞嗎?張鴻仁:政府還停留在「三民主義舊思維」,很難!

日前參加「財團法人台灣醫療健康產業卓越聯盟基金會(Medical Excellence Taiwan,簡稱MET)的揭牌儀式,包括生醫行業重量級產官學研等貴賓都到場,其中上騰生技顧問董事長張鴻仁談到「台灣醫療如何國際化?」的演講,是近幾年我聽到最針對問題核心提出的觀察與建議,我也整理在這個專欄中與大家一起分享。

去年9月成立的MET,目標方向是鎖定新南向國家輸出台灣特色醫療服務,其中主要使命是促成台灣到海外設立醫院,近來已針對馬來西亞、泰國等4個海外醫院投資進行評估,努力整合國內資源讓醫療產業在東南亞落地發展。

另外,MET也展開與日本醫界如Medical Excellence JAPAN(MEJ)進行交流,至於目前擔任MET董事長的陳昱瑞,則身兼長庚醫療財團法人決策委員會名譽主任委員。

張鴻仁是國內生技醫療領域專家,橫跨產官學界,向來也以直言敢說出名。他在受邀做專題演講時,最後下的結論是,台灣生醫健康產業雖然很有成就,過去70年的經驗,也讓東南亞國家很羨慕,但台灣若要到海外發展,要把這個「名聲」轉成「生意(business)」,一定要有策略及方法,需要多面向的法規鬆綁,以及政府的配套政策,才能達到產業化的目標。

長庚醫院成功創造平民醫院

首先,張鴻仁提到台灣醫療水準高,簡單總結過去台灣成功的經驗,第一是早期有西方傳教士來台;第二是日本建立現代醫療體系;第三是國民政府建立公共衛生體系,但醫院缺乏投資而破敗;第四是隨後私立醫療體系興起、公立醫療體系再造;第五是公勞農保到全民健保等,讓台灣醫療健康成就逐步獲得肯定。

而對比很多東南亞國家的發展,有不少都缺乏台灣這種過程,很多國家在還沒有投資公共衛生時,就投資很高檔的醫療服務,泰國最豪華的醫院,都遠比台灣要好很多倍。

張鴻仁也提及,長庚醫院的成就是很大的。長庚設立時間比健保還早,成功創造出一個價廉質優的平民醫院,提供大家負擔得起的醫療服務,從長庚到台灣整個醫療健康行業的成就,在全世界都是很少見的,因為全世界的醫療服務幾乎都是高價昂貴的,服務對象是少數有錢人,但台灣醫療服務是讓大家都可以afford(負擔)得起的,而這也是目前很多國家缺乏的經驗,是非常珍貴的know how。

可是,台灣還缺乏什麼條件呢?張鴻仁認為,第一個是資本市場,台灣雖然已有不少生技公司上市櫃,但台灣的醫院是財團法人或社團法人,定位是公益事業,不能募集資金或股票上市;其次,台灣的醫院都不喜歡用別人發明的國產品,而且幾乎每家醫院都是如此,其中最該被檢討的是台大醫院。

此外,台灣也缺乏系統整合能力,尤其是整合醫療及資通訊(ICT),因此雖然醫療水準高,但沒整合出產品與系統。

另外,每家醫院用的資訊系統(HIS)早已落伍,至少落後美國15年,更遠遠比不上新加坡斥資20億美元去收購最先進的資訊系統廠商。而且,台灣醫療法規都是40年前的舊思維,很「三民主義」,早就該徹底改變了。

不過,張鴻仁也提出疑問,台灣有可能到東南亞複製長庚經驗嗎?或是把製造價廉質優的智慧醫療產品及系統,到東南亞與國際大廠競爭嗎?

秀傳醫院到香港買塊地就要200億元

事實上,東南亞的醫療服務市場,如今也是很兩極化,有不少在東南亞股票上市的大集團投資醫院,日韓等醫療集團也去投資,但規模不是很大。最有錢的人選擇去新加坡享受最高等級的醫療服務,其次則是到泰國、馬來西亞,但一般民眾的醫療服務則很缺乏,品質也不好。

秀傳醫院營運中心執行長黃靖媛說,面對東南亞這種市場,像秀傳這類的私人醫院很難去競爭,有規模、財力及人力等等的限制。由於只能靠個人資金投入,無法在市場集資,醫院連找人才都很難,像觀光醫療要找觀光業人才加入,至於要發展IT系統,要找資訊人才更困難,根本競爭不了其他產業。

她提到,早年香港曾來詢問去投資設立醫院的事,結果一問之下才發現,原來光買一塊地就要新台幣200億元,秀傳根本沒這種錢。如今去東南亞,遇到的也都是來自新加坡、泰國那種已經股票掛牌的大集團,這些集團以資本市場募來的資金,以併購各地醫院及改造等方式不斷擴充,台灣醫院要競爭,確實有很大難題要克服。

黃靖媛也建議,台灣的醫院分成財團法人與社團法人,前者是由財團組成,後者則是由個人擔任董事,財團法人比較有錢,但對社團法人則一樣是限制不能去募資,這是需要修法才能做的,她建議政府要朝修法方向去思考,否則台灣醫院要出國競爭很困難。

除了法規鬆綁 政府的「待辦事項」還很多

MET(財團法人台灣醫療健康產業卓越聯盟基金會)日前揭牌,包括生醫行業重量級產官學研等貴賓都到場祝賀。照片來源:MET

針對這些問題,張鴻仁也提出建議,政府可以做什麼事?第一是法規鬆綁,讓醫療財團法人基金,可以到東南亞蓋醫院;第二是遠距醫療法規要鬆綁;第三是不要再管制價格;第四是健檢診所也可以買CT/MRI等設備;第五是開放設立單人床的限制等,這些都應該趕快檢討修正。

張鴻仁說,很多醫療健康行業的人,都很清楚法規嚴格限制行業發展,健保一直壓價格,就像緊箍咒一樣讓產業無法發展。像他經常接到許多朋友的電話,都覺得他應該關係夠好,所以請他幫忙找單人床病房,但醫院設立單人床有嚴格限制,永遠都不夠,他也愛莫能助。

這些嚴格限制,關鍵就在政策上認定民眾要有公平均等的就醫權,醫療服務要先滿足大多數人的需求,若走高單價服務少數人,就違背這個道德原則。因此,台大國際系所教授黃恆獎就比喻,台灣發展醫療是要救命的,走的是社會主義,但發展觀光醫療是要賺錢,是走資本主義,這兩者是有明顯衝突的。

張鴻仁也認為,除了法規鬆綁外,政府還應該再做幾件事。第一是次世代醫療資訊網計畫;第二是用健保成長率(只要0.5%)鼓勵醫院採用「有潛力輸出的產品」,包括藥品、醫材、智慧醫療等(如產品、系統、新商業模式);第三是設立航空城醫療特區,而且要排除國內法,可以自由輸入任何國家合法藥品,並限制在特區使用;第四是醫學院開放東南亞外籍生;第五是打造本地的智慧醫院。

例如設立醫療特區,這是發展觀光醫療很重要的一步,台灣不可能只靠醫生很厲害,要拿著步槍打飛機,但卻不提供好的工具,醫療特區可以開綠色通道,輸入任何國家的合法藥品。

例如美國已核准的新藥就可以使用,TFDA(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也不必受限於申請程序及有限人力,只要承認美國FDA(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新藥就好了,這可以讓觀光醫療的目標具體實現,也讓台灣醫療服務最快獲得「出海口」。

最後,他也做了結論,國際醫療是「人進來」,真正的產業則是「產品」出去,但如今是顧客走不進來,醫療及產品當然走不出去,台灣的醫療體系已蓄積了龐大的能量,需要更快速及多面向的法規鬆綁,以及政府加入各種配套政策,才能達到產業化及國際化的目標。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