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一條乏人問津的路 台大名譽博士蔡明介 聯發科給台灣科技業的三個示範

「樹林裡岔開兩條路……,而我,我踏上了乏人問津的路,而這造就完全不同的人生。」台大昨(15)日舉行創校93年校慶,頒發名譽博士學位給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蔡明介在致詞時分享一首美國詩人佛斯特的詩「未走之路(The Road Not Taken)」,並以這段話來形容自己當下的心境。

蔡明介的這段話,確實講出了他個人多年來的心情與體會,也某種程度點出了半世紀以來台灣科技業發展的艱辛過程。對於許多還在科技業努力創業奮鬥的新生代來說,聯發科與蔡明介,都深藏著許多值得深思與品味再三的內涵。

台積電與聯發科是目前台灣能夠站到世界舞台中央的半導體企業,但蔡明介沒有張忠謀在國際企業擔任過總裁的光環,而是從一個原本落後很多的台灣企業,一步步學習並走向世界的教材。若要談可參考性與可學習性,蔡明介的創業與奮鬥過程,或許比張忠謀更有價值與啟發性。

聯發科技公司是在1997年從聯電集團獨立出來,但聯發科的市值與成就,多年前就已超越母集團,如今可以與高通並駕齊驅,近來聯發科股價再度攀登至千元以上,市值達1.65兆元,也是台灣僅次於台積電的第二大企業。

蔡明介選擇走乏人問津的路,至少有三個意義。

聯發科股價近來再度攀登至千元以上,市值達1.65兆元,也是台灣僅次於台積電的第二大企業。圖為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照片:聯發科提供)

首先,他選擇的是一條探索更深、挑戰更大的創業之路。

蔡明介大學畢業時是七O年代,那時台灣沒有本土電子業,只有外商來台設立的分公司,畢業後他第一個工作是加入高雄加工區外商擔任測試工程師,產品是計算器IC,但工作層次不高,很單調也沒有挑戰性。

抱著對IC的好奇心,想要了解更深入,因此他決定赴美留學,回台灣又加入工研院IC專案計畫,全力投入IC設計領域,在聯電時負責產品部門,日後又率領聯家軍獨立衍生等過程,把聯發科推向全球第四大IC設計公司。

從當年台灣只有外商電子公司,到現在本地企業遍地開花且成長茁壯,聯發科可以與世界級企業一較長短,畢業生有加入本土企業圓自己夢想的機會,蔡明介說過,對比當時年輕的他,只能幫外商做一些測試工作,如今年輕人確實比他們那一代要幸運很多。

聯發科建立不斷深思、無盡探索的世界級企業,改變台灣IC設計業的產業生態,這是蔡明介選擇乏人問津之路的第一個意義。

其次,蔡明介選擇的,是一條最沒有掌聲、需要忍受寂寞的路。

1997年,聯電當時的產品部門獨立出多家聯字輩IC設計公司,最初,蔡明介還擔任七家IC設計公司董事長,但後來他一家家請辭,僅保留原本是聯電多媒體事業群團隊所組成的聯發科,聚焦所有時間與精力,與這群子弟兵一起努力打拼。

蔡明介看準的是,聯發科這個深具潛質的團隊,有能力接受各種艱難挑戰,因此就朝向難度最高的智慧型手機晶片發展,將畢生功力投注到聯發科,造就今天的成就。

至於辭掉其他公司董事長職位,如果換做其他人,這絕非容易的事,但二十多年前我有幸與他做多次採訪,協助整理《競爭力探求》的書時,他說過,企業CEO應該專心做事,愈少接受採訪愈好。因此,多年來他上媒體的次數少之又少,但他甘於寂寞,不在乎自己擁有多少個董事長頭銜,也不關心外界給他多少掌聲,但也因為這樣,才能專心地拼出聯發科的成績。

最後,蔡明介選擇的是一個突破創新的路,而非亞洲公司常做的me too(老二)生意。

聯發科在每一代產品的規格與功能,都是設定世界一流的水準,並以超前對手為目標,但即使如此,產品價格還是很具競爭力,從早期光碟機IC把美日廠商逐出市場,到如今5G晶片可以與高通正面競爭,都是相同的道理。

拿聯發科對比台積電,台積電是以製造為主,這是亞洲企業最擅長的領域,此外台積電創出一個全新商業模式,雖然也要面對舊時代IDM廠製造部門的競爭,但只要台積電做得夠好,沒錢設廠的IC設計公司都會來下單,這是一條很快可以看到光明前景的康莊大道。

但是,聯發科投入的是一個競爭激烈的IC設計業,這是不斷有人被擊倒抬出去的拳擊場,也是一個長期被歐美日先進大國佔據的市場,是熟悉製造、但缺乏前端規格與產品創新力的亞洲企業一向做不好的產業,每推出一代新產品,都是硬碰硬的直球對決,但聯發科就這樣一代代地挺過來,沒有淪為被掃入歷史的「一代拳王」。

以上三個角度,是蔡明介選擇「乏人問津之路」的三個意義,但如果還要進一步談,聯發科也是台灣IC設計業併購做得最出色的公司,相較於很多企業做併購,尤其是在國際併購部分,其實大部分企業都是失敗的,但聯發科的併購策略與執行成效,都經過深思熟慮及謹慎應對,才能造就如今聯發科遍布全球的研發據點與銷售通路。

人生確實是一個不斷在做選擇的過程,但選擇是必要的,因為生命力氣都有限,只做一件事都不一定成功了,更何況把心力分散,貪多只會更快失敗。企業CEO最該關心的,應該是那些事情不要做,而那些事又非做不可,減法其實比加法更重要。

至於要選擇走一條沒人走過的路,當然是更加困難的事。乏人問津的路,代表朋友很少、敵人很多,獨行時一定也很寂寞,會有人笑你走錯路了,老同學老同事跟你炫耀,他們現在很賺錢,每季領很多獎金。雜音多、誘惑多,可能不時還要面對自己內心的質疑,舒服的日子不過,幹嘛要做這種傻事呢!

在佛斯特這首詩中,最後一句的原文是「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這最後一句made all the difference,正是蔡明介常說的,企業要走差異化的路,不只IC設計產品要有差異化,你選擇那條乏人問津的路,也一定是與眾不同的。或許,這就是造就蔡明介與聯發科可以如此與眾不同的關鍵原因吧!

蔡明介(左)獲頒台大名譽博士學位,右為台大校長管中閔。(照片:聯發科提供)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