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破產 三個角度觀察大陸半導體爛尾前景

最近中國大陸紫光集團宣告破產重整,台灣媒體報導此新聞,大多評論這是大陸發展半導體產業的一大惡夢,中國要籌組半導體國家隊,將遇到重大瓶頸等。

這些評論不能說有錯,但是,很大原因是當年紫光董事長趙偉國曾來台踢館,如今媒體不免存著看笑話的心態。不過,我認為,在對岸發展半導體受挫時,面對這個關鍵轉折點,還是不能小看大陸半導體產業的發展機會,我試著從以下三個角度來分析。

首先,紫光集團前負責人趙偉國,這位不折不扣的土豪型人物,上台下台的故事,是許多大陸產業發展中隨處可見的典型。賭對了就是一條龍,賭錯就是一條虫,中國大陸有13億人口,所有人都想出頭,這種賭性堅強的人絕對不會少,只要看看去年把現任中芯國際副董事長兼執行董事蔣尚義騙得團團轉的武漢弘芯,就知道中國絕對不缺這種人。

紫光破產危機!謝金河「中國面臨90年代台灣病」
紫光集團負責人趙偉國,被認為是中國半導體產業的土豪型人物。

因此,趙偉國下台了,未來還會有新的趙偉國上台,中國地大、人多錢也多,某人或某集團倒了,就會有新人及新集團出現,因為許多地方政府有錢,有發展前景的項目自然會有人接手。華為被美國打下去,在手機及半導體晶片上明顯受挫,但對中國有大影響嗎?似乎也還好。

一,趙偉國土豪作風 曾在台灣引反感

目前傳出阿里巴巴可能洽談接手紫光集團,如果真的如此,未來若換一批有成功經驗的人來做,紫光的半導體事業還會持續有影響力。

若仔細觀察趙偉國的崛起過程,早期他擺出的併購戰略,其實是很正確的,但問題出在操之過急,屢屢運用高財務槓桿,而且身邊缺乏能人策士,讓他所有大話都說完後,許多承諾卻都做不到,執行力太差是他的最大敗筆。如果要在台灣找出一個最像趙偉國的人,應該是力晶集團黃崇仁莫屬,但他身邊不乏優秀幹部,兩者差別就在此。

只是,即使趙偉國手法粗暴,但積極出手併購,仍為中國半導體業往前推進不少進度,包括成功收購整併在美國上市的展訊通信及銳迪科微電子,合併成中國目前最大手機晶片設計商展銳,之後再組建長江存儲這家被視為中國最具潛力的NAND快閃記憶體企業,還有NOR Flash廠武漢新芯,透過資本重組進行快速躍進的動作,也奠定中國半導體業幾個重要基石。

2015年,趙偉國高調來台,揚言要買下台積電、合併聯發科。但四處嚷嚷、操之過急,作法上令人反感,最後這些公司都沒有買成。後來紫光鎖定收購台灣封測廠在大陸公司的股權,雖然包括力成、南茂、矽品、日月光都曾談妥入股條件,最後則成功取得頎邦股份。

趙偉國的下台,也是台灣回望過去發展軌跡的借鏡。十多年前台灣DRAM產業陸續宣布退出,大家學到教訓後,幾乎沒人再碰這個市場,幾乎都改行追逐新題目,即使還在做的也都是小本投資。但大陸不一樣,NAND Flash及DRAM這種基礎半導體元件,大陸不可能不繼續做,這是大國政策不同之處。

二,大陸改換扶植政策 採拔尖作法

其次,趙偉國扮演的歷史任務過去了,不只是趙所代表的土豪作風不work,放任企業野蠻生長的階段也要過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大陸另一個值得觀察的重要趨勢,那就是產業發展的集中與聚焦政策。

其實,去年紫光透露破產跡象時,中國大陸產業政策就已出現調整,確定在每個產業分項中只集中全力支持一家企業,例如與紫光集團相關的就有兩個,包括在NAND產業支持長江存儲,手機晶片則是展銳。但是在DRAM產業,中央已選擇支持合肥長鑫,至於紫光旗下DRAM事業則應該確定已出局。

長江存儲被選上,主因是在NAND發展出中國自有技術及研發實力,這個事業部也是紫光來台挖角的高啟全所負責,可以說是高在紫光五年最大的貢獻。

至於紫光集團另一個手機晶片大廠展銳,在華為海思去年被美方嚴厲打壓後,如今已是中國手機晶片設計業最倚重的企業,許多海思離職員工也陸續加入,讓展銳人才庫大為提升。展銳過去幾年發展起起伏伏,如今重新整備軍武,假以時日會是不容忽視的敵手。

至於DRAM產業,中央決定全力支持的合肥長鑫,早期技術來源為德國奇夢達,主要股東是合肥市政府及兆易創新。

至於原本由紫光集團推動的DRAM事業,早先由高啟全負責,高離開後交由前日本DRAM大廠爾必達執行長阪本幸雄接手,不過,如今看來紫光DRAM事業進度已落後,確定無法取得中國中央的支持。

大陸還有一家DRAM廠商與台灣密切相關,就是與聯電關係密切的福建晉華,不過因為涉及侵犯美光技術專利,目前看來也已停擺。

其實,不只前述三大產業出現贏者圈,在晶圓代工領域,中國也明顯將資源放在最老牌的中芯國際身上。中國產業政策決定集中全力支持單一企業,這是大陸在經歷眾多盲目投資與爛尾項目後所學到的慘痛經驗,未來這種務實走向,只挑出最可能贏的團隊全力支持,成功機會將大幅提升。

如果回想當年台灣發展DRAM產業,最多時候有七、八家公司投入發展,但每一家做的幾乎都是代工,發展自有技術與品牌的少之又少,這種沒有技術根基又資源分散的作法,註定以失敗收場。

如今大陸挑選每個產業中的贏家並全力支持,這不僅是體認到國際產業競爭現實的務實作法,中國這種大國傾全力支持一家企業,未來國家隊會發揮何種威力,顯然其他對手都會相當緊張。

三,大陸半導體再跳一階 跨入國際?

最後一點,則是中國更長期的挑戰,就是大陸半導體業要如何從只做中國本土市場,一舉成為國際市場的玩家。這個過程最大的考驗來自技術與專利,其次是人才與資金。

以目前生產低階DRAM的合肥長鑫為例,目前已有不少大陸企業的客戶,但接下來不能只停留在大陸市場,還要到國際上去打,但DRAM技術專利已被大廠卡死,對手是像三星、美光這種技術成熟穩定又有政府撐腰的大咖,挑戰真的很大。

因此,在這種技術升級的競賽中,像長江存儲這種展現中國大陸自己開發的決心,砸大錢投資五年、十年不手軟的企業,並且做出有別於其他國際對手不同的技術,例如三年前就宣布3D NAND架構Xtracking研發成功,這種技術差異化就變得至關重要。

另外像手機晶片商展銳,過去幾年績效平平,主要原因是展銳面對的是像高通、聯發科這種超強對手,聯發科今年研發經費投入預計會超過新台幣千億元,這種砸錢研發的規模已高出展銳好幾個檔次,大陸企業要成功,只有下硬功夫才有機會。

其實,半導體製造業主要看資本支出,至於IC設計業則看研發投入,這是要在這個產業中競爭的基本條件,當全世界都以先進技術及投資規模建立競爭障礙時,中國大陸要如何突破這些高牆,將是值得觀察的重點。

最後,我覺得,趙偉國這個人,對台灣半導體業其實有很重大的意義,因為,過去台灣社會原本對大陸半導體業認識不多,最熟悉的人,很可能都是從台灣過去的蔣尚義、高啟全及梁孟松等人,但當年他來台灣,對台灣社會嗆聲放話,引起台灣許多產業西進及藍綠對抗等辯論議題,在某種程度上,趙偉國是刺激台灣產生明確敵我意識、並促成最後守住關鍵技術及企業股份等重要信念的關鍵人物。

如今趙偉國與紫光走入歷史,卻成為台灣認識大陸,並與大陸半導體業展開下一波競賽的重要教材,從這個角度來看,趙偉國對兩岸的貢獻應該還是不小的。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