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軟體產業 也該關注SPAC

究產業發展與國際競爭,一直是我最近幾年關心的焦點,除了訪談企業談決策與想法外,更重要的是觀察外部環境發生什麼變動,以及政策、制度及法令必需跟著做那些改變,這是影響產業發展的重要變因。這篇專欄我想談談SPAC(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可能帶來的機會與挑戰,以及台灣對這個新制度應該有什麼思維及作法。

有關SPAC的討論很多,我不再贅述,簡單說就是空殼公司反向收購企業,讓被收購企業成為掛牌主體。近來Gogoro宣布與美國那斯達克上市公司Poema合併,就是透過SPAC模式到美國掛牌的例子。Gogoro是台灣少數創新獨角獸之一,最後選擇到美國上市,其中意義值得探討。

對於新經濟產業來說,SPAC最重要的意義是另闢新的退出管道,例如近來美國ACIC公司收購一家 Archer Aviation 公司,這家公司研發可以垂直升降的電動飛機,並以發展未來城市交通工具為目標,不過公司預計要到2025年才有明顯營收。這種創新型企業想在美股掛牌或許並不難,但肯定要經歷一段時間的等待與波折,但若想來台灣資本市場掛牌,應該說就是「門兒都沒有」。SPAC為創新但看不到營收的企業另闢蹊徑,創業家能夠快速掛牌融資實現夢想。

當然很多人就會問,若空殼公司搞的是騙局,那無辜投資人怎麼辦?沒錯,騙局永遠都有,最近矽谷《惡血》醜聞已經開審,對美國這個擁有巨大財富的社會來說,經歷幾個小失敗會怎樣?但若成功了,為社會帶來的創新典範與龐大財富,都是難以估算的價值。SPAC讓勇於做夢的人圓夢,就算會出現一定比例的失敗與混亂,但大家承受得起,沒什麼大不了。【編註:電影《惡血》(Bad Blood)為描述矽谷創業家銷售以檢驗少許血液可知全身健康狀況的創業夢想之真實事件】

近來盛弘董事長楊弘仁為旗下興櫃公司敏成,規畫到美國收購無接觸醫療企業,希望做台灣第一家SPAC公司。盛弘集團向來是國內生醫產業的創新者,敏成去年受惠口罩熔噴不織布獲利大增,但如今盛況不再,必需找到新出路,SPAC或許是尋找轉型的企業一個新選項。

Gogoro及敏成的動作,可以為台灣資本市場帶來更多刺激與挑戰,說不定也可以讓SPAC成為主管機關列入討論的新專案。

但仔細觀察台灣社會對SPAC的討論,雖然新創圈談得很高興,但很明顯主流資本市場完全沒有熱情,因為大家都預期這種創新制度不會是台灣主管機關的選項。主管機關最關心的是對小股東有無益處,還有實施新制度可能出現那些困難與負面結果,至於是否有利於資本市場及產業發展,通常是排到很後面的考量了。

目前除了美國實施SPAC外,已有英、韓、新加坡及香港等國跟進,新制度一定會考驗主管機關的管理能力,也會衝擊傳統的政策、制度與法令,絕非簡單的任務。

回顧過去,台灣一直很保守謹慎,對於新制度不會率先嘗試,一定會等別人實驗完成後,才願意往前走一小步。社會保守有餘,緩慢前進,沒有挑戰困難的勇氣,但社會上又有一股創新動能愈來愈焦慮,愈來愈不耐煩,所以就發生像Gogoro選擇到美國,或今年另一家獨角獸Appier到日本掛牌的情況。

新加坡努力擁抱新制度,不畏懼改變,因為那是一個小國別無選擇、只有開放創新才有活路;至於中國大陸近來再闢上海、深圳外的第三個北京交易所,大陸目前政策「往內捲」,這是面對美中對抗等外在環境丕變不得不為的選擇。台灣沒條件模仿大國作法,只有看齊新加坡這種開放創新才有希望。

政策、制度與法令的重要性,就很像舞龍時帶領隊伍前進的龍珠。龍珠若失掉方向或停滯不前,大龍就只能困在淺灘,展現不出實力,龍珠若能發揮帶領作用,舞得朝氣蓬勃、虎虎生風,龍頭龍身自然奮力向前,飛龍就能衝天翱翔萬里。

除了Appier在日本掛牌,另一隻獨角獸91App今年也在台灣上市,至少為台灣資本市場留下一個火種。這些陸續掛牌的軟體公司具有重要意義,因為軟體業一向不是台灣資本市場主流,兩家公司成功掛牌,證明台灣不是只有半導體與資通訊硬體產業,SaaS(軟體即服務)和PaaS(平台即服務)的軟體訂閱模式也能成氣候,對於未來軟體新創取得資金及人才將大有幫助。

時代一直在變,外在環境與制度也不斷更新蛻變,期待台灣的政策、制度與法令都能與時俱進,政府決策可以更正面積極,官員面對挑戰時也能勇於任事,展現為政策辯護的決心。

對於《CIO IT經理人》雜誌讀者來說,很大一部分都是軟體產業的從業人員,在努力開創新局之餘,也一定要關心政策、制度及法令的改變,以及這些作法會帶給軟體行業那些發展契機。產業發展需要具備內外在各種條件,不是只有產業界自己埋起頭來苦幹而已,SPAC能否在台灣推動,或許就是一個值得大家關注的起點。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