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車新藍海 跟著行競科技打群架

電​車大廠特斯拉(Tesla)市值超越全球汽車龍頭日商豐田,顯示全球電動車主流地位已逐漸確立。不過,在國內電動車產業中,除了大家最常注意的Tesla零組件供應鏈外,還有一家少被提及的「行競科技」,在近年來電動車市場找到一個藍海市場,並攜手國內眾多零組件業者一起打群架,很值得在這個專欄中與大家分享。

成立於2015年的行競科技,兩位共同創辦人是董事長洪裕鈞及科技長齊塔克(Azizi Tucker),洪裕鈞是台灣松下電器創辦人洪建全的長孫,目前身兼行競的執行長與台灣松下董事長,至於齊塔克則是特斯拉前研發工程師,由於兩人都熱愛汽車,因此設計出台灣第一台電動超跑 Miss R,並創下從零加速到一百公里只要2.5秒的記錄。

不過,行競沒有朝量產電動超跑的方向發展,因為這是一個既燒錢又需要經濟規模的競賽,反而是開發的關鍵技術找到一個更具利基的市場,那就是賣電動車的電池和動力整合系統。

行競在開發的過程中,很清楚電池散熱一直是關鍵問題,如今行競已領先全球開發出可全浸泡式電池的冷卻系統,並成為第一家完成商品化的公司。也因為這個技術優勢,加上電池系統占了電動車成本的35%至50%,是最關鍵的核心技術,讓行競成為許多想切入電動車市場的業者最佳合作夥伴。因此,洪裕鈞就曾說過,行競其實是掛羊頭賣狗肉,目標不是要賣車,電動超跑只是「羊頭」,電池動力系統才是真正要賣的「狗肉」,而且這才是台灣的未來!

行競科技的客戶到底來自哪裡?其實,行競現接單不僅爆滿,而且訂單遍布全球,包括歐洲、中東、東南亞、北美等國家都有,不過都不是商業乘用車市場,而是專攻特殊用途的車輛,例如工程車、物流車、農用車、挖礦車、越野車、水上摩托車、小型電動飛機,甚至還有義大利新創超跑電動車。

從特色來看,這些客戶都是少量多樣,車型種類數百種,但每種車型只有幾百、幾千輛,但也因此毛利很高,就像工業電腦與個人電腦的差別。由於行競的技術明顯超前,因此價格比大陸最便宜的產品貴5倍,也比歐洲其他廠貴3成,但客戶依然搶著埋單。

行競科技營運總監黃昱傑分析,目前行競鎖定的市場就是CAM(Constrution, Agriculture, Mining),也就是建築、農業、礦坑等特殊用途的電動車市場,由於各國法規都提高對污染及噪音的要求,因此每個客戶都希望儘快將傳統柴油車改為電動車,但這些都屬於市場規模較小的非乘用車市場,對大汽車集團來說都不會列入優先研發生產的項目,因此也成為行競科技可以聚焦著墨的市場。

就算單一車型市場小,但全部加起來規模還是很可觀。根據估算,至2030年全球CAM電動車市場可達200億美元,這個市場已經很難說是利基市場了,對於台灣汽車零組件產業來說,更是一個已大到吃不下的新藍海。

以行競科技目前展開合作的日系車廠為例,這家車廠原本銷售給礦坑專用的貨車,由於車子耐操好用,因此銷售情況一向不錯。但是,有一次車廠人員發現,這些礦坑客戶找人將原本柴油車改為電動車,一問之下才發現,原來客戶每天開柴油車進礦坑,因為不斷排出廢氣,讓礦坑每個月花在排廢氣的支出上就高達二、三百萬美元,這種開銷實在讓人吃不消,因此才會趕快找人動手改裝車子。

可是,對於這家日系大車廠來說,由於礦坑需求頂多一年幾千台,要做改裝設計至少要花五年時間,但客戶又已經沒辦法等,於是便找到行競科技合作。結果行競也不負期望,如今第一台車已計畫在2020年七月進行上線測試。

類似礦坑客戶的需求還有很多,像北美市場有雪地觀光用的車,這種車帶著遊客參觀自然生態,但由於油車噪音會趕跑動物,因此需要改成電動車。另外,北歐使用的剷雪車、北美市場使用的牽引機、很多工地用的水泥搬運車,也都有相同的需求。

此外,行競在開發電動超跑時,有八成零組件都是來自台灣廠商及相關專利,而且供應鏈廠商幾乎都可以在高鐵兩個小時就到達,這種速度加上專業的超高優勢,讓行競得以建立競爭優勢,也難怪特斯拉在開發初期時也需要仰賴台灣的供應鏈。因此,當行競進軍全球電動車CAM市場時,也號召台灣汽車零件業一起到世界舞台打群架,這將是台灣汽車零組件產業另一個新的發展良機。

電動車是百年來汽車產業最大的變革,但面對各國產業崛起,特斯拉又已在大陸進行量產,並將大量零組件訂單轉給大陸廠商,台灣也應該思考往藍海市場發展,將技術層次從低階零配件,往上做利潤更好的系統設計,在少量多樣的市場中創造更多的技術含量,並以更深耕的研發實力將產品價值和毛利拉開,這可能也是行競科技的崛起,可以給台灣汽車零組件產業帶來最重要的啟發。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