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爾、超微和輝達爭奪市占 誰沒有台積電支援 誰就痛失江山

英特爾、超微和輝達爭奪市占 誰沒有台積電支援 誰就痛失江山

近來全球半導體股票市值大增,成為美、中、台等股市不斷創高的主因,例如台積電一度突破4000億美元,已穩居全球半導體股市值龍頭,並成為台股突破30年高點的主力部隊,同屬晶圓代工的中芯及聯電,也都跟著大漲並成為陸股及台股當紅企業。

至於在美國半導體股中,輝達市值再創新高達到近2800億美元,但英特爾則跌至2000億美元左右,雙方差距不僅擴大,而且愈差愈遠。屬於中型企業的超微市值則一度漲破千億美元,一樣創歷史新高。

英特爾、超微及輝達是目前全球CPU及GPU的主要供應商,三家企業的競爭態勢及未來消長,不僅是半導體業重要大事,更關乎晶圓代工等相關行業的展望,值得進一步分析探討。

在三方競爭的關係中,最震撼的消息是7月23日的英特爾法說會。當天英特爾執行長史旺承認,7奈米CPU會比預訂時程晚一年,要到2022年底或2023年初才能見到,並釋出計畫外包製造的訊息。

這個等同於向台積電「認輸」的聲明,讓英特爾隔天股價大跌16%,至於超微、台積電則是連續幾天爆量上漲,漲幅至今都在三成及兩成以上。

英特爾是PC及伺服器CPU的龍頭廠,超微可以說是英特爾在CPU領域唯一競爭者,此外超微也是GPU供應商,並與龍頭輝達已經熬戰多年。這三家公司都是HPC(高速運算晶片)中除了手機晶片外最重要大廠,其競爭關係決定了除了記憶體外,全球邏輯晶片的半壁江山。

在英特爾釋出訂單外包的訊息後,接下來最重要的觀察點就是,英特爾會以什麼方式釋放外包訂單?比例及程度有多少?另外,超微與台積電的代工結盟,可以讓超微走多遠?超微可能威脅另一個與台積電合作更久的對手輝達嗎?到底接下來如何演變,都是影響全球半導體業消長的關鍵。

英特爾外包高階製程 恐影響研發和士氣

首先,史旺說晶片要外包,但對於製程技術一向領先的英特爾來說,未來要不要將製造訂單外包,會是一個痛苦且兩難的決定。

例如,英特爾若決定外包,是中低階製程訂單還是高階訂單?事實上,英特爾在中低階製程很成熟穩定,若外包出來,不見得能夠解決目前高階製程面臨的瓶頸,但若外包高階製程,那英特爾還要不要繼續投資研發?

此外,如果英特爾內部持續投資高階製程,卻只釋出短期訂單給台積電,對於這種客戶,台積電也不一定想接,況且目前台積電接單滿載,英特爾的優先順序一定排到後面。

另外,英特爾也要考量內部員工士氣,將高階製程外包,等於向全世界宣示自己「技不如人」,會不會因此衝擊龐大的製造部門,並呈現人才鬆動的現象?

更進一步看,在美中科技戰中,美國政府絕對不希望英特爾放棄晶圓製造,更不願看台積電掌控更多製造能量。史旺不僅要處理內部山頭勢力的反彈,還要應對美國政府的施壓,最終還要為執行長任內的成績單負責。

面對此刻的內憂外患,訂單、股價都備受考驗,四年前空降英特爾、財務背景出身的史旺,如今恐怕是全世界半導體最不好當的CEO。

從競爭面來看,包括格芯、聯電等公司都決定不再投資7奈米及12奈米之後的高階製程技術,主因當然是公司的規模及競爭力都無法繼續這個燒錢遊戲,但是以英特爾的地位,顯然不能和格芯、聯電相提並論。

英特爾去年營收719.65億美元,不只是全球第一,營收規模還是台積電兩倍,英特爾絕對有超強實力可以繼續投資。因此未來最可能的情況是,英特爾還會加強製程研發並努力追趕,只是到2022年底7奈米良率穩定前,還有一段痛苦轉型期要煎熬。

英特爾的認輸,也呈現PC產業一個殘酷的畫面。去年10月史旺率領多位高階主管來台拜訪,當時廣邀各大系統廠商及客戶,其實是一場為英特爾缺貨的道歉之旅。

如今,超微結合台積電大口吃掉英特爾大餅,英特爾過去強勢行銷的「Intel Inside」,實力大不如前,反而在台積電崛起下,產業成功密碼變成「tsmc Inside」。

英特爾因為高階製程不順,只能優先生產伺服器晶片,但因為排擠到PC晶片,不斷延遲出貨的結果,就是將PC市場拱手讓給超微。至於獲利最好、也是英特爾核心業務的伺服器晶片,未來會不會也將市占讓給超微,將是接下來值得關注的決戰點。

訂單從格芯轉到台積電 創造超微的營運新榮景

對比史旺的兩難,6年前接手超微執行長的蘇姿丰(Lisa Su),如今手中全是好牌。由於超微獲利及現金流都轉正,製造完全不用Lisa費心,可以將公司資源及人力全部集中發展產品,而且PC與伺服器CPU的設計其實差別不大,若英特爾製程技術依然無法搞定,超微應該可以把市佔率從PC再擴展到伺服器,Lisa有機會讓史旺更難過。

至於繪圖晶片,Lisa面對的是另一個較難纏的對手黃仁勲。由於輝達打從一開始就與台積電密切合作,雙方製造條件相同,因此競爭就回到產品設計的基本面。

其中除了晶片的算力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是軟體相容性(compatibility),甚至延伸到人工智慧(AI)等新領域,但輝達在這些布局都遙遙領先,超微要追趕還需要很努力。

無論如何,歷史一定會給蘇姿丰很大的肯定,因為她對這家51歲矽谷老企業最大的貢獻,就是堅持信念帶領超微與台積電合作。其實,蘇姿丰2014年接執行長時,超微早在2009年就把製造部門切割獨立出格芯公司,但切割後雙方製程合作依然持續,彼此仍有依存關係。

蘇姿丰做對的一件事情是,在格芯接受超微委託的製程計畫不斷落後進度時,她堅持把訂單轉給台積電,終於順利解決製造的問題,也因為晶片製造問題解決,她才能把心力投入開發下世代產品,創造超微難得一見的榮景。

產業競爭永遠不會停止,英特爾、超微及輝達的三方競爭,未來仍會有新變數出現,優劣勢不會從此定於一格。

不過,三家公司未來3年的競爭局面,顯然都與台積電脫離不了關係,也證明台積電崛起不僅改變產業競爭大勢,更左右這些合作夥伴的命運,從這點來看,台積電站穩全球半導體市值龍頭應該還可以持續一段時間吧!

歡迎留下您的想法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