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磨一劍!「黃藥師」如何讓「這家公司」成功赴港掛牌

十年磨一劍!「黃藥師」如何讓「這家公司」成功赴港掛牌

「今天能夠站在這裡,回想起來真的很不容易,」台灣第一家到香港掛牌的生物製藥公司東曜藥業,今天(8日)正式在香港證券交易所掛牌,總經理黃純瑩代表公司主持港股掛牌的敲鑼儀式,在用力敲下鑼聲的那一刻,她的心情相當地激動。

與東曜同一天在港交所掛牌的還有另外五家公司,從八點開始,香港交易所門外就擠滿各家企業代表,港交所大廳內隨處可聽到來自中國各地的方言,並且夾雜著英文、廣東話、台灣話等,在反送中抗議行動仍持續進行的香港,港股仍然是許多企業掛牌的首選,也讓香港繼續維持全球三大資本市場之一的地位。

九點半,以每股6.55元上市的東曜,首盤價格為6.43元,盤中也曾跌到6.1元以下,首天交易出現破發,但以今天收盤市值約35.7億港幣(約新台幣138億元)計算,已經比目前台灣大部分新藥公司都要高出甚多。東曜能夠突破目前陷入低迷的台灣生技資本市場,成為第一家赴港掛牌成功的生物製藥公司,相當值得深入研究。

相同產品放到中國市場  公司可成長100~1000倍

目前是東曜持股超過三成的控股大股東晟德大藥廠董事長林榮錦說,晟德會大力投資東曜,主要是十多年前他就發現,台灣同樣的產品若放到中國這個大市場後,公司就可以成長百倍、千倍,例如2005年江蘇恆瑞的市值只有二十多億元人民幣,與當時台灣很多公司差不多,但如今恆瑞的市值已成長二十倍到四千多億元人民幣。因此在十多年前,他就希望在中國成立一家新藥開發公司,東曜就是在這樣的想法下創立的。

因此,人稱「黃藥師」的黃純瑩,開始了東曜的創業之路。早期她還是台灣、大陸兩邊出差,後來發現市場變化太快,許多合作計畫不容易被客戶重視,於是她先搬到上海,後來又決定在蘇州工業區投資建廠,並以建立一個所有營運重心都放在中國的企業為目標。

「在中國創業,最困難的部分是要了解中國市場的變化,若住在台灣,你的感受是不會很深的,」黃純瑩表示,中國不僅市場在變、競爭也加劇,許多外商都進來了,相關法規也一直在調整,尤其最近三年變化最大。「只有了解整個環境及市場的改變,才能及時回應,做對事情。」

▲東曜突破低迷台灣生技資本市場,成為第一家赴港掛牌成功的生物製藥公司。左五為東曜總經理黃純瑩。(照片:林宏文)

黃純瑩說,東曜一直是以建立「兩個鏈」為發展目標。第一個是「產品鏈」,總計有三個技術平台、十二個產品線,其中包括七個生物藥、五個化學藥,並且從明年開始,每年都以取得一張藥證為目標。第二個鏈則是「產業價值鏈」,也就是包括臨床、研發、生產、營銷等四大領域,全部都自己建立,而且每個價值鏈都會採取開放模式,也就是說,每一個環節除了自己使用外,也都可以和外部企業進行合作。

例如在臨床部分,由於目前許多癌症藥物都採用合併使用,因此東曜在臨床實驗上可以與其他合作夥伴共同進行,至於研發部分除了開發自己的產品線外,也可以和外部企業共同開發,成果則一起分享。至於在蘇州工業區的生產線,目前產量規模為1.6萬公升,同樣在內部使用之餘,也對外接受委託研究開發暨生產服務(CDMO)訂單。至於營銷部門現在有五十餘人團隊,已先從代理日商藥品練兵,為明年起營銷自己的產品做準備。

生物製藥投資嚴苛  重視現金流

林榮錦說,產業競爭加劇,生物製藥產業的投資已進入更嚴苛的階段,企業一定要非常重視現金流,因為資本市場不可能一直給公司太多的錢。東曜是今年到香港掛牌的第十一家生物製藥公司,也是很少數已做完前期投資,並準備回收現金流的企業。未來包括對外授權、合作開發與製造、營銷等,都將持續創造現金流。

不過,就像生技界常說的「十年磨一劍」,東曜也一樣經歷了初期投資與虧損的歷程,2015年原來大股東東洋退出,晟德找來維梧資本(Vivo)等股東接手,並且在之後又募集一次資金後,就成功取得在港股掛牌的資格。此次在港股掛牌,除了國泰人壽參與投資外,還包括3名基石投資者晟德、維梧及年興紡織,分別認購了500萬美元、1000萬美元及500萬美元,晟德也因此繼續維持三成以上的最大控股股東。

台股加權指數近來已多次刷新二十九年新高,但表現突出的全都是電子股,原本低迷的生技類股,目前仍在低檔徘徊,許多新藥開發公司甚至已經出現資金無以為繼的情況。東曜此次能夠在香港成功掛牌,其實正是示範了台灣生技業走出台灣、布局中國的決心,也值得許多想要突破困境的企業,一個很好的參考範本。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