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力行 1500 天的 成績單 獨家專訪 台積電總執行長

作者:林宏文、林易萱

接掌台積電總執行長四年的蔡力行,首度接受《今周刊》專訪。四年來,蔡力行低調、務實的作風,為台積電立下多項戰功,完成許多不可能的任務。
張忠謀樹立了晶圓代工的典範,創造台積電一兆四千億元市值,穩居台灣第一大企業,身為張忠謀的接班人,蔡力行要努力為台積電走出一條新路,為台積電創造出第二個兆元的成長曲線。

「我不能說我們已經度過這次金融風暴,今年還是很壞的一年;但至少,我們員工從無薪假,變成要回來加班了!」在台積電新竹總部八樓的辦公室裡,五月的陽光,撒在蔡力行臉上。

蔡力行的言談,平靜而穩重,不時帶著爽朗的笑聲,這樣的氣氛,很難讓人聯想到,全球還在百年難遇的金融海嘯中,驚魂未定。在這個十坪不到的房間裡,蔡力行運籌帷幄,率領台積電團隊,有驚無險地跨過公司成立二十二年來最大的難關。

舉足輕重
繪圖、3G晶片,大都產自台積電

成功通過「壓力測試」,對台積電來說,不僅僅是股價回到一年來高點、員工又恢復工作;也代表全球資訊電子業,又重燃活力。

為何台積電這麼重要?全世界有數千萬名電腦遊戲玩家,數以億計的智慧手機消費者,還有數千萬名數位相機愛好者,若台積電奈米級工廠停止生產,電玩遊戲將不再好玩,因為所有三度空間及動態影像全部大打折扣;智慧手機將無法通話,數位相機影像也不再清晰,因為繪圖晶片、3G晶片及影像感測晶片,幾乎全都產自台積電。

同時,全世界每年數十億個電子產品都要用到的電池,如果沒有台積電的技術支援,待機時間可能全部要從十小時變成兩小時,因為所有電源管理功能的晶片,都在台積電生產。更可怕的是,若沒有台積電,所有的電子產品都要貴上兩、三倍,要想用一萬元左右的價位買到小筆電,根本就是空談。

再看看台積電一年的營業額──新台幣三千三百億元。當台積電客戶把這些晶圓做成IC,會創造出一兆元到一兆五千億元的IC市場;然後這些IC賣給終端消費性電子產品,產值又再成長三至五倍。也就是說,台積電牽動的是全世界近五兆元的電子產品市場。

為了服務這五兆元的市場,台積電在全球有十一座工廠、兩萬兩千名大軍,每年生產近千萬片晶圓,分秒不差地送到全世界數百家客戶手上,讓全球電子產業鏈順暢地完成工作。

眼前這個人,就是指揮整個台積電部隊運作的指揮官,他是蔡力行,半導體龍頭廠台積電的總執行長。

四年前,蔡力行從「半導體教父」張忠謀手上,接下台積電總執行長的棒子。在他領軍之下的台積電,雖然體態龐大,卻身輕如燕,始終維持滿滿的成長活力。四年來,台積電營收獲利持續成長,並且與日俱進,即使○八年遇到金融海嘯,台積電每股獲利仍有四.三一元,與過去網通泡沫時期大幅衰退,○一年每股獲利只有○.八三元相較,顯現其體質與應變能力大幅提升。

讓大象也能跳舞,不是魔法的威力,蔡力行靠的是低調務實的基本功,還有說到一定做到的超高效率與執行力!

應變力
嚴格管控,度過史上最強金融海嘯

去年九月,全球金融風暴演變為經濟大衰退,瞬間訂單急速萎縮,但到了今年第一季,訂單又急速回升,「景氣急速下滑,然後又急速上升,這是一次困難度極高的挑戰。」蔡力行平靜地說。

因此,當客戶訂單突然不見時,台積電是第一家宣布實施行政假、無薪假的公司,內部也進行各種材料成本的控管,並取消所有主管的交通津貼,出國都要各層級主管批准,而且,花錢有很多控管流程,把所有要花錢的控管層級,全部提高至少兩層以上,幾萬元的開支,就要廠處長批准。蔡力行笑著說:「前陣子,我的桌上忽然間多了很多需要簽的東西。」

台積電晶圓廠內的每台機器,少則三百萬美元,貴則兩、三千萬美元,都是非常精密的儀器設備,這些機器不是說要關機,把 Power〈電源〉關掉就好,每台機器都要調好各種參數,從電力、水、冷卻系統到各種氣體,其中還包括有腐蝕性的氣體等,否則很容易發生意外,「不是只有員工有個性,連機器也都有個性。」一位台積電主管形容。

後來,訂單突然在第一季又緊急回籠,要讓機器那麼快衝上來,其實比關機更不容易,「有一家客戶,第二季下的單,是第一季的十倍多。」當客戶急單來時,台積電要在短短的幾天內,把廠房內三百台機器全部打開,這更是一項艱難又龐雜的任務,員工熬夜加班,不眠不休,才把機器設備就定位。

「三百萬美元的機器,要開關機,是有知識的累積;很短的時間開一台機器,很簡單,很短的時間開三百台機器,才是了不起。」台積電主流技術事業部資深副總經理魏哲家說。

就在這種嚴控支出,又急速滿足客戶急單需求下,當外界都看壞台積電第一季會出現虧損,但最後結算還是獲利了。此外,台積電也預估,第二季營收將比第一季成長八成,再一次讓許多專家跌破眼鏡。雖然第一季的盈餘僅十五億餘元,但「產能利用率只有四成,依然能夠獲利。」這個成績不只破了台積電的紀錄,也破了全世界晶圓代工產業的紀錄,未來若產能利用率回到正常的八、九成,獲利能力將會更明顯提高。

效率力
爭取時間,手錶永遠調快十分鐘

從蔡力行的辦公室,可以清楚看到十二廠第四期的工地,「我每天都在監工啊!」蔡力行指著遠處,工人們正調動著超大型機具,安裝玻璃帷幕。「我每天都會觀察,有幾台機具在工作,有沒有超越我們原先規畫的進度。」這裡是目前全世界最頂尖的十二吋廠,目標是研發最先進的二十八及二十二奈米製程技術。未來,台積電兩千多名研發人員,都將搬到這裡。

新廠還有一項全世界最大膽的設計,就是在園區內建起一條橫跨馬路的空橋,藉此連接三期與四期兩座晶圓廠。未來無塵室內的人員及晶圓,將透過這個空中走廊在兩座廠房內迅速移動,為客戶爭取更多時效。

對於時間與效率的要求,完全不打折。四月的某一天,蔡力行正在準備台積電美國技術論壇的資料,他突然靈機一動,很多歐美的客戶,在台積電下單很久,卻從來沒看過台積電的廠房。念頭一來,下一秒鐘他馬上拿起電話打給員工,要求立刻加拍一段廠房的介紹影片。

論壇活動舉辦在即,員工幾個小時內就找來拍攝廠商,當天下午立刻進行拍攝,回去再熬一整夜,剪接出兩分鐘的帶子,只過了一天半的時間,成品已經送到蔡力行手上。

一九九三年,台積電決定斥資三.九五億美元,興建國內第一座八吋晶圓廠;當時被指派接受這項重大任務的人,是完全沒有建廠經驗的蔡力行。沒想到,起初連水、電配置都不懂的蔡力行,竟然創下兩年內蓋好新廠、量產等待時間最短的紀錄;而且,這座廠在第一個月就賺到三千萬元,再加一項獲利速度最快的紀錄!

為了更快完成各種任務,蔡力行手上的錶,永遠撥快十分鐘,以確保不論是主管會議、董事會,或固定每周與董事長的見面,他都能夠提前十分鐘坐下來,平靜地思考後,再出擊。

和時間的賽跑,就連做運動、看書的時候,也沒有停止。蔡力行總是把每天的跑步、淋浴和更衣,控制在一個小時內完成;他喜歡看書評勝過看完一本書,因為這樣吸收精華的速度最快,尤其愛看國外報章雜誌的深度報導,篇幅既不冗長,又能同時兼顧知識性。

執行力
絕對認真,不做到目標絕不罷休

蔡力行對執行力的要求,就像他的名字「力行」一樣。提到這位「換帖」好友,台灣大哥大總經理張孝威說:「他從小做什麼事情都很認真,執行力很強。」舉個例子,工程師出身的蔡力行,品評紅酒的知識,比商學院出身的張孝威還要厲害。「就是因為他很認真啊!」張孝威形容蔡力行,可以為了了解紅酒,買一堆年鑑回來研究;蔡力行自己也曾經推薦過,日本很專業的紅酒漫畫《神之》。現在,蔡力行已經是勃艮地〈Burgundy,法國知名紅酒產區〉的專家,活像一本紅酒字典。

「Rick〈蔡力行英文名〉接手後,紀律嚴明的情況更明顯了。」台積電科技委員兼專案經理吳文欽這麼說。

蔡力行要求每位研發人員,不能只是提出概略的研究方向,而是要列出具體的達成辦法、完成時間表、經費支出的評估,還要附上和競爭對手的技術比較表,嘗試用量化的方式來管理研發過程。不像英特爾等公司,是養一批研發工程師,讓他們慢慢去做可能二十年後才派得上用場的科技。吳文欽說:「在這裡,人力很少有夠用的時候。」

魏哲家也說,「台積電的文化是不講價的,老闆說,你就做;答應的事情,打死都要做到。」管晶圓廠出身的蔡力行,過去十幾年來,從來沒有任何一條生產線曾對他說:「抱歉,我們這次沒有達成目標。」

有一回,魏哲家刻意問賣半導體設備的廠商,自家的工程師素質怎麼樣?廠商回答:「啊!安啦,比我們厲害多了。」他形容,碰上大停電時,廠房一片漆黑,台積電的工程師摸黑走到機器邊,二話不說鑽到底下,把零件抽出來,螺絲鬆開,重新調整好再塞回去,重點是,這整個過程,「工程師的眼睛都沒有張開!」魏哲家聽到這個答案,對自家工程師訓練有素的程度,滿意得不得了!

台積電從來不諱言,自家產品的確比別人貴,搶訂單,靠的是技術和服務,讓客戶覺得跟台積電做生意很划得來。「我們總是比客戶緊張,不管產品出錯的地方是在我們身上或客戶身上,我們都會急著先把錯誤找出來,急著改進。」魏哲家說,讓客戶趕快能夠出貨,到市場上搶商機,這種精神和傳統,已經存在台積電很久了。

憑著這種高素質的能力,台積電不但順利撐過金融海嘯,還可以在不景氣時,照樣不殺價競爭,而是繼續以技術和服務贏得客戶的心。在蔡力行四年的戰績中,最重要的一項突破,就是拿下英特爾的訂單!

過去,英特爾是從來不把微處理器〈CPU〉拿到外面生產,因為英特爾的技術一直是最先進的,因此產品都在自家廠房生產,但是,這次宣布與台積電共同合作,英特爾將把凌動晶片的核心轉移至台積電技術平台上,包括製程、IP〈智慧元件〉、資料庫,與設計流程。未來,台積電將可據此,為客戶生產嵌入式微處理器產品。

微處理器向來是電腦的心臟,台積電從此掌握了電腦的核心技術,未來還將把影響力延伸到包括手機、遊戲機等各種電子產品中。過去英特爾強調每台電腦都是 Intel Inside,未來將變成 tsmc inside〈內含台積電晶片〉。

改造力
推線性IC,組織調整乾坤大挪移

「與英特爾的合作,雙方已談了很久,而且是從高層談起,」蔡力行說,雙方著眼的是兩家公司在長期策略上的布局,而且範圍非常廣泛。「未來,主要是以嵌入式CPU應用為主,這些應用會越來越多,高通〈註:Qualcomm,全球3G晶片霸主〉都在做,一些大的設計公司也在做。台積電的平台很完整、有效,價格又很有競爭力。」

除了英特爾的合作案以外,四月底,日本前三大半導體公司富士通微電子,也宣布將四○奈米邏輯晶片交給台積電生產,同時,兩家公司的合作也將延伸到二八奈米以後更高階的技術。在全球金融海嘯後,歐、美、日等半導體廠商已無力繼續投資,未來這些廠商的訂單,將更加速流向台積電。

今年四月下旬,在台積電美國技術研討會上,蔡力行對數百家來自世界各地的IC設計公司演講時,特別提到一個小故事。

他說,最近自己想買一台一千四百萬畫素的數位相機,太太對他說,「你瘋了嗎?以前七百萬畫素相機就很好用了,幹麼買這麼好的?」蔡力行回答她,如果是在數位相機那麼小的螢幕上看,當然分不出差別;但是,「若把它放到電視或電腦螢幕上看,你漂亮的女兒,就會變得很不一樣!」

在蔡力行專業的開導下,太太開心地買下這台數位相機,這台一千四百萬畫素的相機,用的正是台積電積極搶攻的線性IC。「我們開發很多技術,讓客戶的夢想一一實現。」蔡力行不忘對太太再補充一句。

二十多年來,台積電已經是全球邏輯運算IC的龍頭;但在三年前,台積電內部進行一場討論,若台積電未來要變成營業額一百億美元的公司,成長的驅動力會是什麼?因此,積極發展線性IC,便成為蔡力行全力推動的方向。

近幾年,台積電在線性IC上展現驚人成果,占營業額比重增加到近兩成。去年三月,為了擴大在線性IC的布局,台積電更進一步把公司分成兩大事業部,依客戶特性,分為「先進技術事業」和「主流技術事業」兩大平台,分別由劉德音和魏哲家兩位資深副總經理接任事業群負責人,這是台積電成立二十多年來,幅度最大、規模最廣的組織改造。

蔡力行認為,過去台積電的組織依功能區分,生產、研發、業務各有人負責,原本劉德音與魏哲家也各自負責十二吋及八吋晶圓的生產。分成兩個事業群後,兩人從原本只負責生產,變成一個事業部負責人,必須扛起財務盈虧、策略規畫和營運目標,等於是把台積電再細分成兩家公司,各由一位總經理來負責。兩位負責人要了解研發技術最新趨勢,要親自和客戶溝通,兩大事業部的人員,也要與研發、設計、業務等支援部門充分討論合作。

近一年來,蔡力行陸續調動多位廠長及副廠長,讓原本熟悉生產的高階主管,也可以轉做行銷規畫等工作,原本負責台積電在中國建廠的總經理趙應誠,也調回台灣負責未來如太陽能、LED等新事業投資。這麼做的目的,是把每位員工訓練成擁有全方位經理人的決策心智,不只有助公司成長,也讓員工職涯發展更寬廣。

管理力
激勵人心,和兩萬名員工心跳一致

過去,蔡力行在台積電裡,就有「小張忠謀」之稱,不管是對事情的態度、反應,甚至細微的肢體語言和表情,都和張忠謀很像,也有媒體形容,蔡力行的管理風格很「鐵血」。但根據許多主管的描述,蔡力行的管理雖然嚴格,卻很願意和主管、員工打成一片。

「他喜歡跟我們吃完飯,還找大家一起唱卡拉OK,」魏哲家說,蔡力行年紀、生活與大家都比較接近,藉由吃飯、聊天,可以紓解大部分工作上的壓力,「這是很人性化的管理,不鐵血啦!」

蔡力行在職場上謹守傳統價值;在生活上,卻很洋派開放。很愛唱歌的他,曾經在員工面前高唱過女歌手許茹芸的「如果雲知道」技驚全場;現在,每一季台積電全球業務會議,他都會拉著世界各地回來的業務一起唱卡拉OK,中英文歌曲統統來者不拒。業務原本都會搭晚上十一點的班機離台,到了晚上八、九點,大家急著要走,蔡力行會硬把大家留到最後,台灣的團隊更會一直唱到十一、二點,十幾個人在台上又唱又跳,high 到最後,連陸軍軍歌都唱出來。

去年,蔡力行特地到十二吋廠鼓舞士氣,他站在舞台上,對著台下滿場的員工大喊:「你們是不是在最棒的公司!」、「台積電是不是擁有最佳的團隊!」、「台積電是不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在這場名為「Rick 激勵大會」上,主持人李文欽說:「我好意外,Rick 實在很猛,那天大家真的被他激勵了!」

「Rick 一直以來都是一位模範生。」張孝威說,蔡力行就是那種自動自發,而且使命感、責任感都很強的人。高中聯考,蔡力行是第一志願建國中學的榜首,大學聯考,又以全國前十名的成績進入台大物理系。

○五年,張忠謀宣布把晶圓代工龍頭執行長的位置,交棒給蔡力行,沒有人知道那一刻蔡力行真正的心情;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個位置,蔡力行沒有推辭的餘地,也沒有拒絕的權利。更重要的是,蔡力行知道自己有責任、有使命,不管是為了延續張忠謀打下的江山、台積電二十多年來建立的成績,或是為了兩萬多名員工的前途,幾十萬小股東的託付,他必須全力以赴。

作為張忠謀接班人,蔡力行亦步亦趨地守著張忠謀定下的方向,過去四年,蔡力行卻也在各種不同的重大決策中,展現了更多的勇氣、決心和開創性。

日前,台積電宣布再徵三百名研發人才。蔡力行第一次提到,未來台積電要找的人才是「科學家與工程師」,因為過去台積電研究與開發〈R&D〉比較偏開發〈D〉,未來要往更先進的研究走,因此要找的是科學家〈scientist〉。

台積電目前負責製程研發的人才有一千兩百人,負責設計的人才六百多人,預計前者還要再增加三成,後者還要再增加一五%。「台積電不光會講,我們是一家做事的、行動的公司,投資這些人才,將全部回饋給客戶。」

蔡力行還提到,以前,他會很羨慕一些國際級的公司,可以宣稱在全世界各地都有研發團隊。如今,他也可以很驕傲地說,除了台灣與大陸外,台積電在全球都有研發人才,還遍及美國矽谷、達拉斯、加拿大渥太華、比利時魯汶等地。

此外,台積電如今與英特爾、三星等大廠平起平坐,共同參與全世界下一世代十八吋廠的開發,這些成績,已讓台積電走向另一個境界,也代表著蔡力行在不同階段的新作為。

接班挑戰
延續張忠謀打下的江山,全力以赴

張忠謀曾多次提到,微軟與英特爾兩家公司已橫跨電腦產業二十餘年,台積電要做的,就是要變成大家都要用的技術平台。如今,蔡力行努力推動的,就是所謂的台積電開放創新平台〈OIP,open innovation platform〉,如果說張忠謀建立了晶圓代工一.○版本,蔡力行這個更大膽雄心的遠景,就可以稱為晶圓代工二.○或是台積電二.○,這就是蔡力行要努力完成的任務。

如今,台積電不論技術研發都已領先全球半導體業,這頭大象有如健步如飛的一匹馬,跑到完全沒有人煙的肥美草原,整片大草原都任由它馳騁,過去十年,台積電獲利成長四倍,未來十年,只要獲利成長兩到三倍,台積電的市值就有機會突破二兆元甚至三兆元,屆時大象不僅可以跳舞,甚至可以飛天。

對蔡力行而言,不論是張忠謀或是台積電,都像是巨人般。站在巨人肩膀上,他的視野更寬廣,夢想愈大,他真正要做的是,如何超越過去張忠謀所建立的龐大基礎,為台積電創造下一個兆元未來!

蔡力行帶領台積電 安度金融風暴

接任台積電總執行長四年來,蔡力行致力提升台積電技術和研發實力,進行組織改造,並贏得英特爾等重要客戶,帶領公司營收獲利持續成長,更安然度過百年難遇的金融海嘯。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