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德背後的神祕金主 孫大衛續賺二十二年的共生哲學

前後挹注茂德資金超過五十億元 孫大衛續賺二十二年的「共生哲學」 

茂德案經過半年的紛擾,終於在銀行團答應撥款三十億元下落幕,而在近半年來掏出個人及企業超過五十億元資金,暗中協助茂德的金士頓創辦人孫大衛,卻是茂德度過情人劫的背後大金主。

茂德驚險度過二月十四日「情人劫」,雖然最後一刻銀行團承諾借款茂德三十億元,是讓茂德暫時過關的關鍵,但其實背後還有一個人,不僅掏出超過三十億元現金支援茂德,他旗下的集團企業更全力支持,這個人就是金士頓創辦人孫大衛。

其實,孫大衛的名號大家早已不陌生。他是二○○四年阿扁總統遭槍擊事件後,捐出一億元重新驗票的人;在更早的一九九六年,孫大衛與杜紀川兩位金士頓創辦人,拿出一億美元作為員工年終獎金,更成為當年矽谷最被稱頌的美談。

金士頓創立於一九八七年,切入DRAM模組產業,孫大衛與茂矽、茂德的淵源相當深,與茂矽前負責人胡洪九也是多年好友,早期孫大衛就曾靠茂矽賺了一大筆錢,二○○三年茂矽出事時,孫大衛也曾出資協助。

淵源極深

多次出資協助茂德茂矽

這波DRAM產業從前年開始走下坡時,孫大衛個人也多次掏腰包協助茂德,包括去年六月及十月,總計前後就拿出約一億美元,協助茂德度過難關。

雖然孫大衛一直隱身在幕後,但對於兩家公司的影響力卻相當大,例如茂矽獨立董事李中新,就是孫大衛的同學,此外,茂德也有一位獨立董事廖忠機,則是目前力成科技的副執行長,而力成科技最大股東就是孫大衛與杜紀川。

此外,金士頓作為與茂德配合多年的下游客戶,在孫大衛的主導下,金士頓也多次以預付貨款方式借款給茂德,並以未來的DRAM貨源相抵,另外也接收了茂德的部分不動產,金額也在數十億元。

同時,力成科技也是此次大力支持茂德的封測廠商,由於力成多年來持續高獲利,在茂德財務出現狀況時,也願意將部分應收貨款改為借款,另外也接收茂德部分機台,金額也在十餘億元。因此,總計孫大衛個人、金士頓及力成等旗下企業,挹注給茂德的資金大約超過五十億元。

事實上,在孫大衛的主導下,力成很早就已展開資助茂矽集團的動作,例如○七年七月底,由於茂矽現金不夠,因此將手上持有的九.八%南茂股權,平均賣給茂德及力成兩家公司。

不過,力成對於DRAM廠的支持不僅是茂德而已,由於力成最初是由力晶半導體所投資,二○○三年,DRAM景氣不佳時,力晶半導體決定出脫力成股權,孫大衛及杜紀川便以高於當時市價的十一元收購,成為力成最大股東。去年六月,力成也認購力晶半導體發行的可轉換公司債五億元。

不過, 眼看著茂德問題越來越大,包括杜紀川、力成董事長蔡篤恭、金士頓副總裁陳思軻等人,都反對孫大衛繼續投入資金。然而,孫大衛如此強力地支持茂德,不僅賭上旗下企業的大筆資金,甚至還自掏腰包近一億美元,道理究竟何在?

長青祕訣

作好員工與供應商管理

其實,DRAM模組產業與上游的製造業有相當程度的依存關係。對DRAM廠來說,模組廠是協助銷售的「出海口」,在不景氣時,模組廠能否快速銷貨,是DRAM廠免於積壓存貨的關鍵;對模組廠來說,DRAM廠是衣食父母,在缺貨時,誰與DRAM廠關係最好,一定是最後贏家。而目前名列全球模組廠龍頭地位的金士頓,就是善於與DRAM晶圓廠相處,讓金士頓創立二十二年來每年都賺錢。

孫大衛曾說,模組廠與DRAM廠的合作應該是,「當晶圓廠大賠時,你不要讓他賠太多,你跟著賠一點,等他大賺的時候,你再比他多賺一點。」

孫大衛認為,當市場一有變化,金士頓最快四小時就能反應,最慢是兩天,但是晶圓廠生產一批晶片的時間要六十天,無法快速反應,因此當市場突然出現變化時,金士頓的銷售人員一得到訊息,馬上回來分析哪些晶片太多、哪些晶片不足,然後回頭向合作的那幾家晶圓廠要求,哪些晶片要多買一些,哪些晶片能不能比預訂時少買一些。

「我們市場反應快,所以一定賺錢。重要的是,你不要一次把所有的錢賺足,這樣才能每年都賺錢。」

除了管理好DRAM供應商外,孫大衛另一個重要工作就是管好員工。孫大衛認為,把員工照顧好,充分了解誰適合做什麼工作,讓每個人都知道怎樣把事情做好,就省掉查核的工夫,如此,他和杜紀川就很省事,樂得每天打球。

「只要做好員工和供應商管理,產品的貨源、品質、價格、服務自然都會好,客戶自然就來,」孫大衛說,他從來不去拜訪客戶,不是他傲慢,而是時間大多花在照顧員工和供應商上,這兩件事做好,事情就做完了。

金士頓九六年被日本軟體銀行以十五億美元收購八成股權,當年,孫大衛和杜紀川就已同時名列全球第一百五十九名大富豪。有趣的是,二○○○年網路泡沫時,軟體銀行為了籌錢,又把金士頓的股權以四.五億美元賣回給孫與杜,這一來一往,加上經營DRAM模組生意有成,據了解,孫大衛與杜紀川兩人身價早已超過十億美元。

不過,儘管孫大衛個人口袋再深,畢竟DRAM製造業的虧損實在太大,產業發展前途也是明暗未卜,此次銀行團承諾撥款,傳出金士頓已退出茂德擔保人的行列,看來孫大衛雖救得了茂德一時,後續的發展卻不是孫大衛一個人能夠承擔的。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