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忠謀回鍋內幕六 揮別爭雄 老曹擁抱藝術人生

文 / 林宏文、賴筱凡

六月十一日下午五點,在台積電記者會舉行的前一個小時,我們見到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會面的地點在十樓,正好可以俯瞰腳下周末夜間川流不息的車潮。

相較於一個小時後即將宣布回任執行長的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他多年的勁敵曹興誠,正一派輕鬆地準備接受我們的專訪。同樣的爽朗笑聲,招牌的白髮,過著退休生活的曹興誠精神奕奕。對比張忠謀屆滿七十八歲高齡,還要重披戰袍,曹興誠顯得自在快活。

曾在台灣半導體產業舉足輕重,以晶圓雙雄與張忠謀並稱的曹興誠,瑜亮情結是外界描繪他們的競合關係,如此一代大老,隨著退居幕後,更添神秘色彩。

「我剛從新加坡回來,好不容易這次空中小姐都不認識我了。」比起每天對公司營運的緊迫盯梢,曹興誠選擇將生活重心擺在研究收藏,與每個月定期出國一次。

愛打麻將訓練腦力

甫自新加坡回來的曹興誠,下個月又將和太太一同到地中海搭郵輪出遊,每個月固定與三五好友相約出國遊山玩水、打麻將預防老人痴呆,「你看一個骰子丟下去,數字馬上要加起來,找到對的方位,還要找到對的牌位,這是三道運算,如果能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正確完成,表示腦筋還夠用。」

問他打多大?曹興誠笑了笑,說是都打記帳的,「所以那本子要保存好,誰希望本子燒掉,你就知道誰輸的多了。」

如果打麻將是訓練腦力,藝術投資就是一項大研究。還沒踏進曹興誠家,一出電梯映入眼簾的,是兩座法國當代藝術家 Pierre Matter 的銅雕作品,表像看起來是牛,身上卻有著各式的機械零組件,撫摸著雕像,他一邊向我們介紹其結合傳統與現代前衛的衝突感。一入客廳,宛如進到小型博物館一般,日本當代畫家千住博的畫作、青銅器、佛雕,還有不少畫作,在展示燈的照耀下,散發著典雅、沉靜的氣息。佇立在客廳裡的,還有北齊石佛,「你看他是非常瀟灑、自然的。」注視著佛雕的同時,曹興誠展現了他對歷史文物的熱愛。

曹興誠熱愛藝術收藏,因為給價大方,他的太太曾經問他,為甚麼都不殺價?他說:「我買的藝術品都物超所值,為了證明,我賣一張給妳看」。這一賣,把一幅收藏十年的畫作,賣得了二十倍的價錢,太太為之折服。

收藏文物做歷史研究

對於曹興誠而言,每收藏一件文物,就等於做了一項大研究。他手裡捧著最近剛收藏的十二世紀印度帕拉王朝的國寶級佛像,仔細地向我們介紹著,「你看它身体用黃銅製作,鑲嵌以紅銅與白銀。變成彩色的」小小一尊佛像,曹興誠為了細細品嚐它的美,花了近兩個月的時間,對印度歷史和宗教研究了一番,「西元八到十二世紀,印度東北方的帕拉王朝篤信佛教,製做了許多佛像,但十三世紀初,回教徒入侵,大肆摧毀佛教,許多佛像遭到棄置掩埋。這個帕拉佛像,未遭掩埋,沒有銹蝕;應是在印度滅佛之前就被帶到西藏去,十分精美珍貴。」

由於曹興誠父親是中學歷史老師,從小就浸濡在中國歷史裡,對於歷史有著濃厚興趣,而古董是看的到也摸的到的「活歷史」,自然成為他與過去歷史接軌的最好媒介。曹興誠說,收藏文物的目的,應該是培養鑑賞能力。他對文物雖然喜歡,卻不一定要買,「曹興誠曾經寫過一篇遊戲性的短文,題為「淺談鑑賞與收藏」,他說:」鑑者知真假,賞者知高低,收藏只是花錢亂買東西。」

拿出二○○七年底倫敦 Scala 出版社出版的《Great Collectors of Our Time》,曹興誠得意地與我們分享被介紹為全球大收藏家的喜悅。這本書介紹的,主要是西方大收藏家,如洛克菲勒家族,Rothschilds 家族,石油大王保羅蓋蒂,古根漢美術館的創辦人珮姬古根漢等等。這本書也附帶地介紹了三位華人、四位日本人。其中兩位被介紹的華人已經過世,因此曹興誠成為書中唯一在世的華人代表。當時這本書的作者 James Stourton 還專程飛抵台灣,採訪曹興誠的收藏心得,並以五頁的篇幅來介紹這位台灣科技界的大老、現今當代的偉大收藏家。

除了收藏,曹興誠對於歷史文物的意義與價值,也有許多見解。最近圓明園的兔首、鼠首在巴黎拍賣,中國有律師團要求停止拍賣,逕自歸還。抗議無效後,有福建人跑去拍賣,卻在得標後公開表示違約不付錢。這件事轟動國際,因此曹興誠在香港出版的《Orientations 雜誌》五月號上,以英文發表對此事的看法,結果受到不少國際友人的共鳴。

至於收藏藝術品有否所謂「投資效益」,曹興誠倒不那麼在意。去年因為四川大地震,讓他拿出珍藏的「乾隆御製料胎畫琺瑯西洋母子圖筆筒」,作慈善拍賣,拍賣所得用來賑災。雖然最後以六千七百五十萬港幣拍出,低於他買入的價格,他卻不在意,以達公益目的為優先。

曹興誠也透露,研究文物,自然及於文化史、藝術史;然後又會觸及宗教史、哲學史。因此他對哲學與宗教現在大感興趣。他最近在看的書,包括『物理學家看生命』,『哲學大問題』,『哲學家在想什麼』,『Machines as the Measure of Men』等等,幾乎都是哲學屬性的書。

他這麼感覺,「現在的哲學家,有科學的幫助,又見證了近半世紀人類文明的種種進步與問題,比起過去的哲學家而言,應該要更有深度與境界。譬如我們現在看到,自然界雖然青山綠水、萬般美麗,但對活在裡面的動物而言,其實是個地獄。他們生存的條件極端的嚴酷匱乏,生活的方式是極端的殘忍、野蠻、自私,也唯有這樣,才能生存下去。我們可以說,原始人是活在地獄之中」

「文明的意義,就是要跳脫這個地獄。」要把嚴酷匱乏變成甜美舒適,自私、殘忍與野蠻要變成仁慈、友善、法治。文明與生態因此有其天生的矛盾。今天如果有人說要回歸大自然,那是很可笑的。」有人在颱風天爬山失蹤,那是回歸自然了,但我們卻得去搶救他」。

所以人從生態的地獄出來,慢慢的讓曹興誠了解到,「今天的人,跟一百年前的比,各個都有超能力。」就像 Google 也是超能力,一個問題只要輸入,答案馬上就出來,電子郵件一傳,有如電光火石般快速,「所以,今天的人跟以前的人比,是超人,慢慢的人會變成神人。」

從活動裡面取得快樂

看著曹興誠面對藝術品,暢談他對文史、哲學的看法,對照昔日勁敵張忠謀仍逐鹿沙場,曹興誠顯然對復出之路,興趣缺缺,倒不是他要「回歸山林」,而是在藝術收藏中,研究文史、宗教,找到另一個新天地。「人要從活動成就裡面,取得快樂,沒有活動就沒有快樂,快樂是活動的獎賞。」這一番哲學聽來饒口,念在嘴裡卻別有韻味。

但「活動」是要活動什麼?他在談成吉思汗與宋徽宗時,顯然聽的出,他對於如何留下歷史價值,有更高的興趣。因為成吉思汗終年四處征戰,滅國無數,但除了打打殺殺,最後什麼也沒留下;雖然宋徽宗因沉迷藝術,導致北宋亡國,但他倡導而留傳下來的兩宋書法、繪畫,詩詞、瓷器等藝術品,卻成為人類文明史上永垂不朽的瑰寶。

活到六十二歲的曹興誠,認為人要活的好,就像藝術品一般,具有獨特的價值。雖然是半導體一代大老,是拉拔台灣半導體產業的背後推手之一,但秉著聯電「四等親不能用」的原則,曹興誠的兒子都未隨他踏進半導體產業,而鼓勵他們自行創業。

至於還在就讀小學五年級的小兒子,他分享了這麼一個笑話,「同學跟他講說,我祖母五十八歲,我兒子跟他講,我爸爸六十一歲。」讓兒子的同學當場傻眼,「等到郭台銘小孩上小學的時候,會說我爸爸七十歲,哈哈。」比起郭台銘、張忠謀紛紛重回第一線,一句「祝福他們」,曹興誠更樂於經營他的價值人生。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