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援紓困救得了 DRAM 嗎?

金援紓困救得了 DRAM 的未來?政府出面救災 慎防大廠趁勢棄船 

處於寒冬的台灣 DRAM 產業,總計向銀行聯貸四千多億元,政府近日提出六千億元大企業救災計畫,把正陷入巨額虧損的記憶體大廠列為首要救災對象。但國內 DRAM 業者似乎已在為未來「棄船」做準備,政府的大動作最後恐怕無功而返。

日前行政院提出六千億元「 大企業救災計畫」,把正陷入巨額虧損的國內四大 DRAM 廠列為首要救災對象。這項美意看在產業界及金融界眼中,都認為是「愛之適足以害之」,另一方面,國內 DRAM 業者似乎已在為未來「棄船」做準備,這恐怕才是最大的問題。

兩個多月前,經濟部及工業局的多位主管,就開始四處徵詢產業界及金融界人士,認為 DRAM 廠商向國內銀行聯貸四千多億元,一旦 DRAM 廠發生財務危機,對國內經濟可能產生的骨牌效應,絕對不下於次貸風暴的影響,於是把 DRAM 廠列為首要救災對象。

不過,即使主管機關有令,但早從今年初起,就有不少銀行拒絕再對 DRAM 廠進行融資。而且,對於財務壓力較小的業者來說,原本冀望這波不景氣可以汰弱留強,順勢進行產業整併。如今的救災行動,反而阻礙了產業的健康發展。

DRAM 廠充滿變數

台灣目前四家 DRAM 公司中,台塑集團下就有華亞科技與南亞科技兩家,每年台塑集團都要投入近六百至八百億元到 DRAM 產業。隨著王永慶過世、王永在退居幕後,王家第二代接班,華亞科跟南亞科的未來也出現變數。王家第二代成員就曾有人私下說過,DRAM 是燙手山芋,長期算起來沒賺錢,但投資又是無底洞,是七人小組最頭痛的難題,未來最有可能的出路,就是想辦法賣掉這兩家公司。

這次華亞科大股東英飛凌退出,把股份轉賣給美光,已為台塑集團的動向做了預告。過去美光一直靠購併壯大,例如一九九八年購併德儀的記憶體事業部門,如今,美光入股華亞科,可能是日後收購的前奏。

另一個可能,則是將華亞科與南亞科合併為一,雖然兩家公司都否認這個傳言,但以台塑集團對 DRAM 的支持可能轉彎的情況來看,未來兩家公司不排除先進行合併,待兩年後 DRAM 景氣回升,再一舉併給美光,這可能是台塑集團在 DRAM 產業最好的退場劇本。

至於財務情況向來不佳的茂德,在技術來源韓國海力士第三季虧損高達十二.七億美元的情況下,無處求援,幸好金士頓總裁孫大衛決定強力支持,由於孫大衛與茂矽及茂德長期往來密切,早期就曾金援茂矽,此次孫大衛總計拿出近一億美元給茂德,只是,光靠孫大衛的個人融資,雖暫時度過難關,茂德未來的挑戰仍然很大。

此外,茂德還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合作夥伴海力士財務狀況不佳,加上韓國政府對技術輸出也多所限制,對茂德的發展也產生較多不利因素。

而現金較多的力晶,目前已與爾必達簽署更深度的結盟,爾必達除了分別增加力晶與瑞晶的持股外,也宣布暫停在大陸蘇州十二吋晶圓廠的設置計畫,集中全力在力晶與瑞晶的投資擴廠,由於力晶與瑞晶已占爾必達超過五成的生產量,兩家公司此刻結盟相當合理。

作為目前日本惟一的一家 DRAM 大廠,爾必達社長本幸雄其實有很大的發揮空間,不僅可以向爾必達兩大股東NEC及日立再增資要錢,而且,在此次全球金融海嘯中,日本銀行受傷相對輕微,因此,未來日本必會全力支持一家 DRAM 廠,力晶有幸搭上爾必達的列車,在淘汰賽中出局的機會相對較小。

威剛科技董事長陳立白指出,以目前來看,要救國內的 DRAM 產業,大約需要花五百到一千億元的資金。不過,政府若確定要進行紓困,一定要考慮到時機點,要在紓困的黃金時間內完成,否則過了這段時間,恐怕用三倍的資金也無法解決。

以目前的情況來看,茂德明年二月就有公司債到期,因此要救茂德在今年底以前將是黃金時間,至於力晶截至第三季底的現金與約當現金約一七六億元,但因第三季就虧損一五○億元,顯然,第四季或明年首季也將出現龐大的資金需求。

不過,即使這些 DRAM 廠撐過了這波不景氣,但 DRAM 廠未來如何提升競爭力,恐怕才是更大的問題。而且,若政府耗費巨資協助企業紓困,但最後國內 DRAM 廠卻一一成為國際大廠的附屬廠,這樣的結局,恐怕就是一場更大的悲劇了。

發佈留言

error: 歡迎直接轉貼本文網址